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红楼梦》中金融的影子(上、中)

发布时间:2021-02-19 08:48:13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杨正华

刚刚开始读《红楼梦》,一般感觉是,云里雾里,能够明白故事情节,已经不错了。《红楼梦》吸引力,当然是其本身神奇的艺术魅力,思想的光辉,美的享受。在我看来,还有读不懂,读不明,吸引着读者。反复地读,我们会发现,《红楼梦》的魅力才慢慢地展开。每次读它,都有新的发现,新的认知,好像是,在开启一扇又一扇宝库的门,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绝妙的天地,这个感觉很棒,“书不醉人,人自醉”。

人名的深意

看着《红楼梦》,总有一种感觉,甄士隐(真事隐)、贾雨村(假语存)两个特殊人物,明确地表示出,此书是讲述“隐情”的。什么隐情呢?曹雪芹只说了“大旨谈情”;脂砚斋很认可这个“情”字之中的儿女情,他说“宝玉之心,凡女子之前,不论贵贱,皆亲密之至”;后来各类红学专家的讲席上,也都认可“大旨谈情”,包括女儿之纯情,儿女之真情,人世之悲情这些隐情,另有政情一说也在其中。

除了这些,是否还有其他?细细地读来,金融的影子,在我的眼前晃荡。凤姐挪用工资放高利贷,薛蟠家的典当行典当了邢蚰烟的衣服,贾芸向醉金刚倪二借了15两3钱银子,这些看似不经意的小片段,根据我直觉判断,这里面,大有文章。贾府与古代金融业,有很密切的联系。

首先,我对贾府的日常开支,进行了算账,这是我的专长,发现在《红楼梦》中反映出来他们的收入,薪资、地租收入、赏赐等与他们的收入、支出,不配比,贾府的巨大开支明显大大地超出了其收入。我有了疑问,他们的收入,有隐情,隐藏在书里面。他们靠什么收入来维系着贾府的运转?如果是金融业,怎么来证明?我必须顺着这一思路,找到解密的钥匙。

要印证贾府的金融业,必须从四个层面来解读。我们先从第一个层面开始,找出贾府的“贾”字、贾府姓名里隐藏的秘密。

如果,《红楼梦》我们不把这个字理解为姓,把它读成gǔ,对于我们理解《红楼梦》,必将出现一个全新的视角,解读出一个全新的世界。

贾,作为姓,读jiǎ,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但作为文学作品,不一定按照约定俗成来理解,可以是一种职业,比如屠夫、小贩,用所从事的职业来称呼。《红楼梦》里面的贾,理解为一种职业,就不应该读jiǎ,应该读gǔ。贾gǔ,主要的意思是商人、从事商业,与经商有关。古时特指囤积营利的坐商,有称行商为“商”,坐商为“贾”,后泛指商人。

如果把贾,读成gǔ,贾府,就是商铺、商场,经商的地方。这是作者,隐在书中的。这个国公府,是一个超级市场,做买卖的。“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这里的第一个贾,应该是说,贾字的读音,不能读成jiǎ,应该理解为贾gǔ。商铺、从事商业的意思。作者用了一个文字游戏,读者要仔细地理解,才可以看出,贾家是一个商人家庭,从事买卖。家里的别墅不错,汉白玉砌的客厅,门口摆放着铜马,很明显的商人的品位,铜钱味很浓。暗示了,贾府所经营的业务,与白玉、金银有关。在古代,这里很明显,是钱庄、当铺业务。如果是官家,室内陈设应该有书香气息,门口可能是狮子、麒麟,有气势,有气派,有官威。

书中说,全书是“假语村言”,这个怎么也不好理解,如果看成是“贾gǔ语村言”,马上就明白了,贾语,商人的话,村言,很粗俗。商人的话,很俗气,在商言利,意思很连贯,不别扭。

再来看,贾府的人名。水字派,贾演、贾源。演、源,意思是水流、水源,象征着财源滚滚,符合生意人的祈盼。

代字派,代化、代善。代,变化。化,变化。善,合作、美好、圆满。商场如战场,千变万化,商机瞬息万变。只有适应这种变化,才能有圆满的结果,赚到钱。

文字派,敷,施加、给予、足、够,欲取之,先必与之。敬,慎重的对待,对每一笔生意,必须认真,谨慎。赦,宽免,生意人,不要太尖刻,要懂得反馈。政,采取措施,做正确的决策。敏,动作快捷。既要做出正确的判断,又要抓住商机。

玉字派,珍、珠、宝玉,都是指获得的财富。琏,指祭祀祖先。春,欣欣向荣、充满活力的景象,生意兴隆。“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梦寐以求。

草字派,蓉,好运、钱财。巧,精巧,玩弄花样。兰,兰草、兰花、君子。生意做得好了,有钱有势,不容易得来,必须要功于心计,有生意人的手段。有了钱财,还要附庸风雅,做慈善,装作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

从贾府人名,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对待经商,是有完整的思路,一套非常稳健的措施,讲究与客户持续的处理好关系。不是一般的经商、也不是一般的商人思想。他们的人名,暗示出他们经营的是特殊的商品,是经营金融业务。

冷子兴的身份

冷子兴,古董商,周瑞的女婿。他与贾府,似乎有点关系,但不是亲密的关系。周瑞,在贾府,不过是一个管理田产,收租的奴才,不算重要的角色。

冷子兴,要想与官府贾府扯上关系,是不太可能的。但从他与贾雨村的交谈来看,他与贾府的关系,应该是比较密切的,不但来往多,而且,对贾府的底细,也是很清楚的。

冷子兴对贾府的历史十分了解,从宁国公、荣国公开始,一直到贾府延续5代的情况,都了解得非常细致。对贾府的亲戚关系,也是十分清楚。这个了解,说明了冷子兴与贾府的关系非同一般,持续而且长久,有着利益层面上的密切关系。这层关系就是借贷关系。冷子兴经营古董,需要的资金量非常大,随机性、偶然性的机会多,他与贾府来往,深知其中隐情,自然有一条利益链,牵系在一起。

冷子兴看贾府,是十分清楚、比较全面的,可信度非常高。在他讲解贾琏与王熙凤夫妻的关系时,他看得最清楚明白。很多人以为是贾琏无才,怕老婆,其实,贾琏是贾府里面,算得上是最有才干的人之一,办事十分干练。可是,他老婆王熙凤更有才干,敢想敢干,不留情面。内敛的贾琏在张扬的老婆面前,自然就比下去了。

冷子兴说,贾府已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看得深入。关键是贾府人才匮乏,后继无人,“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这些都说到了点子上,击中要害。贾府后继无人,才是贾府金融业务衰败的关键一环。

种种迹象表明,冷子兴是“知己知彼”的战略高手,不仅仅是“旁观者清”。我们不要忘了,冷子兴商人的身份。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必须对自己的交易对手尽职调查,必须有可靠的信用保证。这里暗示,贾府是冷子兴生意上的关系密切者,是一个资金交易对手,是客户——资金提供者和使用者。

在贾府,我们可以找到商人和经商以及经营金融业务的信息。贾雨村拿着林如海的推荐信,来到贾府,找了贾政。贾政在朝廷,表面上有一个官职,这个官职很小,工部员外郎,很多人忽视了这个官名,以为是一个工部的办事员,七品或者六品官。这个员外郎,其实类同于现在的政府雇员,候补官差。

工部主要是管手工业、朝廷基建这类事务。贾政做什么呢?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基建老板,承包朝廷的基建工程。

林如海找了小舅子贾政,为贾雨村谋一个官位。正常情况下,应该找贾珍、贾赦,这两个人有正式的爵位,是朝廷的命官,怎么看,能量要比贾政强啊。贾政按照他自己所处的官场位置,自己混的也是马马虎虎,怎么可以帮助他人谋到官职呢?因为,贾政有自己的事业,基建老板有钱,身处在权力中心,在朝廷建立了关系。与朝廷重臣有利害关系,是利益相关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通过贾府金融业务建立起来的,是金融机构幕后老板与股东、资金使用人之间的关系,是切实的利益关系。

后来,黛玉入住贾府,比贾府的小姐“三春”还要好,除了亲情,当然有利益在里面。史湘云不能常住,可能是与她家没有入股、没有红利可分有关。

(作者系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湖南作协会员)


《红楼梦》中金融的影子(上、中)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1-02-19

□杨正华

刚刚开始读《红楼梦》,一般感觉是,云里雾里,能够明白故事情节,已经不错了。《红楼梦》吸引力,当然是其本身神奇的艺术魅力,思想的光辉,美的享受。在我看来,还有读不懂,读不明,吸引着读者。反复地读,我们会发现,《红楼梦》的魅力才慢慢地展开。每次读它,都有新的发现,新的认知,好像是,在开启一扇又一扇宝库的门,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绝妙的天地,这个感觉很棒,“书不醉人,人自醉”。

人名的深意

看着《红楼梦》,总有一种感觉,甄士隐(真事隐)、贾雨村(假语存)两个特殊人物,明确地表示出,此书是讲述“隐情”的。什么隐情呢?曹雪芹只说了“大旨谈情”;脂砚斋很认可这个“情”字之中的儿女情,他说“宝玉之心,凡女子之前,不论贵贱,皆亲密之至”;后来各类红学专家的讲席上,也都认可“大旨谈情”,包括女儿之纯情,儿女之真情,人世之悲情这些隐情,另有政情一说也在其中。

除了这些,是否还有其他?细细地读来,金融的影子,在我的眼前晃荡。凤姐挪用工资放高利贷,薛蟠家的典当行典当了邢蚰烟的衣服,贾芸向醉金刚倪二借了15两3钱银子,这些看似不经意的小片段,根据我直觉判断,这里面,大有文章。贾府与古代金融业,有很密切的联系。

首先,我对贾府的日常开支,进行了算账,这是我的专长,发现在《红楼梦》中反映出来他们的收入,薪资、地租收入、赏赐等与他们的收入、支出,不配比,贾府的巨大开支明显大大地超出了其收入。我有了疑问,他们的收入,有隐情,隐藏在书里面。他们靠什么收入来维系着贾府的运转?如果是金融业,怎么来证明?我必须顺着这一思路,找到解密的钥匙。

要印证贾府的金融业,必须从四个层面来解读。我们先从第一个层面开始,找出贾府的“贾”字、贾府姓名里隐藏的秘密。

如果,《红楼梦》我们不把这个字理解为姓,把它读成gǔ,对于我们理解《红楼梦》,必将出现一个全新的视角,解读出一个全新的世界。

贾,作为姓,读jiǎ,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但作为文学作品,不一定按照约定俗成来理解,可以是一种职业,比如屠夫、小贩,用所从事的职业来称呼。《红楼梦》里面的贾,理解为一种职业,就不应该读jiǎ,应该读gǔ。贾gǔ,主要的意思是商人、从事商业,与经商有关。古时特指囤积营利的坐商,有称行商为“商”,坐商为“贾”,后泛指商人。

如果把贾,读成gǔ,贾府,就是商铺、商场,经商的地方。这是作者,隐在书中的。这个国公府,是一个超级市场,做买卖的。“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这里的第一个贾,应该是说,贾字的读音,不能读成jiǎ,应该理解为贾gǔ。商铺、从事商业的意思。作者用了一个文字游戏,读者要仔细地理解,才可以看出,贾家是一个商人家庭,从事买卖。家里的别墅不错,汉白玉砌的客厅,门口摆放着铜马,很明显的商人的品位,铜钱味很浓。暗示了,贾府所经营的业务,与白玉、金银有关。在古代,这里很明显,是钱庄、当铺业务。如果是官家,室内陈设应该有书香气息,门口可能是狮子、麒麟,有气势,有气派,有官威。

书中说,全书是“假语村言”,这个怎么也不好理解,如果看成是“贾gǔ语村言”,马上就明白了,贾语,商人的话,村言,很粗俗。商人的话,很俗气,在商言利,意思很连贯,不别扭。

再来看,贾府的人名。水字派,贾演、贾源。演、源,意思是水流、水源,象征着财源滚滚,符合生意人的祈盼。

代字派,代化、代善。代,变化。化,变化。善,合作、美好、圆满。商场如战场,千变万化,商机瞬息万变。只有适应这种变化,才能有圆满的结果,赚到钱。

文字派,敷,施加、给予、足、够,欲取之,先必与之。敬,慎重的对待,对每一笔生意,必须认真,谨慎。赦,宽免,生意人,不要太尖刻,要懂得反馈。政,采取措施,做正确的决策。敏,动作快捷。既要做出正确的判断,又要抓住商机。

玉字派,珍、珠、宝玉,都是指获得的财富。琏,指祭祀祖先。春,欣欣向荣、充满活力的景象,生意兴隆。“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梦寐以求。

草字派,蓉,好运、钱财。巧,精巧,玩弄花样。兰,兰草、兰花、君子。生意做得好了,有钱有势,不容易得来,必须要功于心计,有生意人的手段。有了钱财,还要附庸风雅,做慈善,装作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

从贾府人名,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对待经商,是有完整的思路,一套非常稳健的措施,讲究与客户持续的处理好关系。不是一般的经商、也不是一般的商人思想。他们的人名,暗示出他们经营的是特殊的商品,是经营金融业务。

冷子兴的身份

冷子兴,古董商,周瑞的女婿。他与贾府,似乎有点关系,但不是亲密的关系。周瑞,在贾府,不过是一个管理田产,收租的奴才,不算重要的角色。

冷子兴,要想与官府贾府扯上关系,是不太可能的。但从他与贾雨村的交谈来看,他与贾府的关系,应该是比较密切的,不但来往多,而且,对贾府的底细,也是很清楚的。

冷子兴对贾府的历史十分了解,从宁国公、荣国公开始,一直到贾府延续5代的情况,都了解得非常细致。对贾府的亲戚关系,也是十分清楚。这个了解,说明了冷子兴与贾府的关系非同一般,持续而且长久,有着利益层面上的密切关系。这层关系就是借贷关系。冷子兴经营古董,需要的资金量非常大,随机性、偶然性的机会多,他与贾府来往,深知其中隐情,自然有一条利益链,牵系在一起。

冷子兴看贾府,是十分清楚、比较全面的,可信度非常高。在他讲解贾琏与王熙凤夫妻的关系时,他看得最清楚明白。很多人以为是贾琏无才,怕老婆,其实,贾琏是贾府里面,算得上是最有才干的人之一,办事十分干练。可是,他老婆王熙凤更有才干,敢想敢干,不留情面。内敛的贾琏在张扬的老婆面前,自然就比下去了。

冷子兴说,贾府已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看得深入。关键是贾府人才匮乏,后继无人,“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这些都说到了点子上,击中要害。贾府后继无人,才是贾府金融业务衰败的关键一环。

种种迹象表明,冷子兴是“知己知彼”的战略高手,不仅仅是“旁观者清”。我们不要忘了,冷子兴商人的身份。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必须对自己的交易对手尽职调查,必须有可靠的信用保证。这里暗示,贾府是冷子兴生意上的关系密切者,是一个资金交易对手,是客户——资金提供者和使用者。

在贾府,我们可以找到商人和经商以及经营金融业务的信息。贾雨村拿着林如海的推荐信,来到贾府,找了贾政。贾政在朝廷,表面上有一个官职,这个官职很小,工部员外郎,很多人忽视了这个官名,以为是一个工部的办事员,七品或者六品官。这个员外郎,其实类同于现在的政府雇员,候补官差。

工部主要是管手工业、朝廷基建这类事务。贾政做什么呢?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基建老板,承包朝廷的基建工程。

林如海找了小舅子贾政,为贾雨村谋一个官位。正常情况下,应该找贾珍、贾赦,这两个人有正式的爵位,是朝廷的命官,怎么看,能量要比贾政强啊。贾政按照他自己所处的官场位置,自己混的也是马马虎虎,怎么可以帮助他人谋到官职呢?因为,贾政有自己的事业,基建老板有钱,身处在权力中心,在朝廷建立了关系。与朝廷重臣有利害关系,是利益相关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通过贾府金融业务建立起来的,是金融机构幕后老板与股东、资金使用人之间的关系,是切实的利益关系。

后来,黛玉入住贾府,比贾府的小姐“三春”还要好,除了亲情,当然有利益在里面。史湘云不能常住,可能是与她家没有入股、没有红利可分有关。

(作者系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湖南作协会员)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