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先有躯体 后有灵魂

发布时间:2020-11-13 09:34:33    作者:方磊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方磊

10月30日,“2020中国艺术品鉴藏与金融高峰论坛”在金融界瞩目中于杭州举办。11月8日,2020亚洲艺术品金融论坛(第五届)暨链接全球财富·文化赋能城市高峰论坛于上海开幕。这两届盛会可谓是令人百感交集的2020年中国金融界令人振奋和激荡的大事。

光从字面来理解,毫无疑问“金融”与“文化”是两个最醒目的主题词,人们印象里面目气质迥异的金融与艺术“两兄弟”仿佛一下如亲戚般血脉同源,而真正深透洞悉与理解“金融”与“文化”之后,我们会真正发现它们本就有着根脉同归。

从货币来到世间,金融文化就有了自己的皈依。据有史可依的考证,在中国,最早记载有金融文化的当首推《国语》。《国语·周语》记载:远古时代,天灾降临,先王为拯救百姓,便造出货币以解决百姓交换中的困难。这是圣王制币说的肇始,应是世界上最早的货币传奇。而《管子·山权数》则有更具体、更明确的记载:禹汤遭受水旱之灾,百姓卖儿鬻女。为让百姓赎回子女,禹汤便造出了货币。禹汤造币是否确实并不重要,但这两位被万代称颂的先民领袖造币的传说故事,是可列为世界上最早出现的金融文化现象的。

金融与社会发展,历史延宕,民众生态紧密相关,它看似磅礴撑起社会之脊,其实也附着在民生的点点滴滴丝丝缕缕之间,渗入在民众生活的细微之处。金融关系到社会长治久安,更关系到个人的平稳生活。当金融需要一份精神文化的沉淀去熏陶、指引行业健康发展,有益于社会和人民时,金融文化悄然而生。

中国金融文联名誉主席、中国光大银行原董事长唐双宁先生说,文化与经济金融是灵魂和躯体的关系。经济是一个国家的躯体,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先有躯体,后有灵魂。既不能“魂不附体”,又要“体内生魂”。所以金融文化源于金融实践,反过来指导金融实践,最后又随着金融实践的发展而发展。没有金融实践,产生不了金融文化;没有金融文化的影响,金融实践难以健康进行。笔者深以为然。

金融文化相对于国家文化、社会文化来说,是一种行业文化。金融业各个机构还可以形成本机构的特有文化,我们可以把它喻之为金融企业文化。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金融文化力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竞争力量。

金融文化是中国社会主义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金融业核心竞争力的源泉所在。

无数事实和研究表明真正深远影响金融企业发展的并不是被热门关切的“人才”和“科技”,能够在当今市场竞争中真正支撑金融企业健康发展的是渗透在金融企业决策者、管理者、经营者精神世界并落实在经营管理过程中的金融文化。

随着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愈加迅捷,越来越映衬出金融文化力量的市场竞争力,而这样的竞争力终极就是企业在市场的生产力。

如果真正使中国金融业彰显出它的文化生产力,需要努力的还有太多,而意识上的觉醒却是一切努力的开端。首先要提高各级金融决策者对金融文化软实力就是金融核心竞争力的认识。同时需要从制度上、投入上加强对金融文化建设的支持。要从制度上明确金融文化建设和金融文化工作者的角色定位,确保其应有的从业地位。要把金融文化建设作为提升金融软实力、形成核心竞争力的金融事业对待。国务院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为我们研究并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金融文化体系奠定了组织基础。

当前,疫情浩劫还远未平息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黑色的问号,越是危难之时或许越有机会的酝酿,中国金融业在世界疫情拐点处能否有逆势而进的奋起际遇,这是对中国金融业的冷峻考验,也是一次值得我们对未来世界经济格局的勇敢拥抱,金融的文化力建设给我们更强的信念。

对金融文化的不断探寻与建设,这不仅是确保金融业发展方向、稳定金融业繁荣的基础,也是中国经济扬帆逐浪的不竭动能。


先有躯体 后有灵魂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11-13

□记者 方磊

10月30日,“2020中国艺术品鉴藏与金融高峰论坛”在金融界瞩目中于杭州举办。11月8日,2020亚洲艺术品金融论坛(第五届)暨链接全球财富·文化赋能城市高峰论坛于上海开幕。这两届盛会可谓是令人百感交集的2020年中国金融界令人振奋和激荡的大事。

光从字面来理解,毫无疑问“金融”与“文化”是两个最醒目的主题词,人们印象里面目气质迥异的金融与艺术“两兄弟”仿佛一下如亲戚般血脉同源,而真正深透洞悉与理解“金融”与“文化”之后,我们会真正发现它们本就有着根脉同归。

从货币来到世间,金融文化就有了自己的皈依。据有史可依的考证,在中国,最早记载有金融文化的当首推《国语》。《国语·周语》记载:远古时代,天灾降临,先王为拯救百姓,便造出货币以解决百姓交换中的困难。这是圣王制币说的肇始,应是世界上最早的货币传奇。而《管子·山权数》则有更具体、更明确的记载:禹汤遭受水旱之灾,百姓卖儿鬻女。为让百姓赎回子女,禹汤便造出了货币。禹汤造币是否确实并不重要,但这两位被万代称颂的先民领袖造币的传说故事,是可列为世界上最早出现的金融文化现象的。

金融与社会发展,历史延宕,民众生态紧密相关,它看似磅礴撑起社会之脊,其实也附着在民生的点点滴滴丝丝缕缕之间,渗入在民众生活的细微之处。金融关系到社会长治久安,更关系到个人的平稳生活。当金融需要一份精神文化的沉淀去熏陶、指引行业健康发展,有益于社会和人民时,金融文化悄然而生。

中国金融文联名誉主席、中国光大银行原董事长唐双宁先生说,文化与经济金融是灵魂和躯体的关系。经济是一个国家的躯体,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先有躯体,后有灵魂。既不能“魂不附体”,又要“体内生魂”。所以金融文化源于金融实践,反过来指导金融实践,最后又随着金融实践的发展而发展。没有金融实践,产生不了金融文化;没有金融文化的影响,金融实践难以健康进行。笔者深以为然。

金融文化相对于国家文化、社会文化来说,是一种行业文化。金融业各个机构还可以形成本机构的特有文化,我们可以把它喻之为金融企业文化。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金融文化力是一种不可或缺的竞争力量。

金融文化是中国社会主义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是金融业核心竞争力的源泉所在。

无数事实和研究表明真正深远影响金融企业发展的并不是被热门关切的“人才”和“科技”,能够在当今市场竞争中真正支撑金融企业健康发展的是渗透在金融企业决策者、管理者、经营者精神世界并落实在经营管理过程中的金融文化。

随着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愈加迅捷,越来越映衬出金融文化力量的市场竞争力,而这样的竞争力终极就是企业在市场的生产力。

如果真正使中国金融业彰显出它的文化生产力,需要努力的还有太多,而意识上的觉醒却是一切努力的开端。首先要提高各级金融决策者对金融文化软实力就是金融核心竞争力的认识。同时需要从制度上、投入上加强对金融文化建设的支持。要从制度上明确金融文化建设和金融文化工作者的角色定位,确保其应有的从业地位。要把金融文化建设作为提升金融软实力、形成核心竞争力的金融事业对待。国务院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为我们研究并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金融文化体系奠定了组织基础。

当前,疫情浩劫还远未平息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黑色的问号,越是危难之时或许越有机会的酝酿,中国金融业在世界疫情拐点处能否有逆势而进的奋起际遇,这是对中国金融业的冷峻考验,也是一次值得我们对未来世界经济格局的勇敢拥抱,金融的文化力建设给我们更强的信念。

对金融文化的不断探寻与建设,这不仅是确保金融业发展方向、稳定金融业繁荣的基础,也是中国经济扬帆逐浪的不竭动能。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