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记者观察:想做支付方,先要走出“舒适圈”

发布时间:2020-01-02 09:23:46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记者 张爽

成为医疗机构的支付方是近年来商业健康险努力的方向之一,但很少有机构成功找到进入公立医院大门的钥匙。最近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对保险业伸出的橄榄枝,或许是实现这个目标的直接通道。

2013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乐城先行区,这个先行区有很多“高大上”的服务,但最大的卖点是享有医疗新技术、新器械、新药品(未列入国家允许临床应用医疗技术目录)和境外医疗资本准入的政策。到2019年,政策进一步放宽,有条件地允许先行区医疗机构的患者带合理自用量的进口药品离开先行区使用。

也就是说,在乐城先行区,患者可以不用跋山涉水、远渡重洋,就能享受到在海外医疗服务,算是在严防死守的医药管理机制中辟出一条探路的小径。

只不过,通常与“海外”、“进口”这种词语搭配出现的一定是“贵”,远甚于“看病贵”的“贵” 。而“未列入国家允许临床应用医疗技术目录”就意味着与基本医保绝缘,患者需要自行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于是,在2019年底,乐城先行区把目光对准了商业保险,希望通过商业保险的赔付来降低医疗费用的支付。据了解,已经有几家保险公司到先行区考察调研,准备把乐城的医疗服务囊括进“百万医疗险”产品,或者研发单独的特药险种。

从产品的角度来看,如果最终成功,那么“百万医疗险”的保障程度可能因此被提升。截至2019年6月30日,百万医疗险累计为23万人赔付29亿元,人均赔付1.26万元,赔付率不到20%,绝大多数消费者获赔金额低于5万元,其中71%的消费者获赔金额在1万元以下。“百万医疗险”距离“百万赔付”还远得很。

而从健康险长远发展来看,乐城先行区让保险作为医疗费用支付方,正是商业健康险一直以来奔走呼吁的。不同之处在于,商业保险是要喊着与公立医院合作,特别是大型公立医院。这样的合作会让商业保险公司“很有面子”,也的确会成为健康险产品的加分项。

然而,暂且不提这些人流量像火车站一样的大医院,在基本医保的支持下是否有意愿与保险公司合作,即便双方进行了合作,大型公立医院给商业保险消费者“开绿灯”,前者的社会责任将如何履行?那些千里迢迢从落后地区赶来看病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会作何感想?前两年保险公司想与公立医院合作,后者很强势。但是随着医改的不断推进,公立医院的态度确实有所转变,但是双方的合作始终未能深入推进。个中原因除了技术性问题之外,背后存在的道德困境恐怕也难以化解。

所以,在现阶段能够与商业保险一拍即合的一定是像乐城先行区这种基本医保“势力范围”之外,或者定位就不是“广覆盖、保基本”的医疗机构。对于乐城先行区来说,商业保险不仅能解决支付问题,还能引入就医患者,商业健康险的消费人群与乐城先行区定位的高净值人群相吻合。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商业保险机构寻求与公立医院合作,也是想试图借助基本医保的“庇护”,既想赚保费,又不想赔太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与其艰难寻找进入公立医院大门的钥匙,不如多开辟类似乐城先行区的合作,无论是医疗、药品还是护理服务,提供差异化服务才是正途。

只有走出“舒适圈”,才有机会获得新突破。


记者观察:想做支付方,先要走出“舒适圈”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20-01-02

□记者 张爽

成为医疗机构的支付方是近年来商业健康险努力的方向之一,但很少有机构成功找到进入公立医院大门的钥匙。最近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对保险业伸出的橄榄枝,或许是实现这个目标的直接通道。

2013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乐城先行区,这个先行区有很多“高大上”的服务,但最大的卖点是享有医疗新技术、新器械、新药品(未列入国家允许临床应用医疗技术目录)和境外医疗资本准入的政策。到2019年,政策进一步放宽,有条件地允许先行区医疗机构的患者带合理自用量的进口药品离开先行区使用。

也就是说,在乐城先行区,患者可以不用跋山涉水、远渡重洋,就能享受到在海外医疗服务,算是在严防死守的医药管理机制中辟出一条探路的小径。

只不过,通常与“海外”、“进口”这种词语搭配出现的一定是“贵”,远甚于“看病贵”的“贵” 。而“未列入国家允许临床应用医疗技术目录”就意味着与基本医保绝缘,患者需要自行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于是,在2019年底,乐城先行区把目光对准了商业保险,希望通过商业保险的赔付来降低医疗费用的支付。据了解,已经有几家保险公司到先行区考察调研,准备把乐城的医疗服务囊括进“百万医疗险”产品,或者研发单独的特药险种。

从产品的角度来看,如果最终成功,那么“百万医疗险”的保障程度可能因此被提升。截至2019年6月30日,百万医疗险累计为23万人赔付29亿元,人均赔付1.26万元,赔付率不到20%,绝大多数消费者获赔金额低于5万元,其中71%的消费者获赔金额在1万元以下。“百万医疗险”距离“百万赔付”还远得很。

而从健康险长远发展来看,乐城先行区让保险作为医疗费用支付方,正是商业健康险一直以来奔走呼吁的。不同之处在于,商业保险是要喊着与公立医院合作,特别是大型公立医院。这样的合作会让商业保险公司“很有面子”,也的确会成为健康险产品的加分项。

然而,暂且不提这些人流量像火车站一样的大医院,在基本医保的支持下是否有意愿与保险公司合作,即便双方进行了合作,大型公立医院给商业保险消费者“开绿灯”,前者的社会责任将如何履行?那些千里迢迢从落后地区赶来看病的患者和患者家属会作何感想?前两年保险公司想与公立医院合作,后者很强势。但是随着医改的不断推进,公立医院的态度确实有所转变,但是双方的合作始终未能深入推进。个中原因除了技术性问题之外,背后存在的道德困境恐怕也难以化解。

所以,在现阶段能够与商业保险一拍即合的一定是像乐城先行区这种基本医保“势力范围”之外,或者定位就不是“广覆盖、保基本”的医疗机构。对于乐城先行区来说,商业保险不仅能解决支付问题,还能引入就医患者,商业健康险的消费人群与乐城先行区定位的高净值人群相吻合。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商业保险机构寻求与公立医院合作,也是想试图借助基本医保的“庇护”,既想赚保费,又不想赔太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与其艰难寻找进入公立医院大门的钥匙,不如多开辟类似乐城先行区的合作,无论是医疗、药品还是护理服务,提供差异化服务才是正途。

只有走出“舒适圈”,才有机会获得新突破。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