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通华商之气脉,杜洋商之挟持”——中国通商银行股份制史迹钩沉(一)

发布时间:2019-11-22 11:08:51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林振荣

尽管睁眼看世界的最早一批中国先行者,像魏源、洪仁玕、容闳、钟天纬、陈炽,以及李鸿章、唐廷枢、郑观应等洋务运动将帅,都曾有过兴办现代银行之宏论,但真正付诸行动并取得成功者却是招商局的第三代掌门人盛宣怀——1897年中国通商银行创办,标志着中国华商银行业的开端——中国人第一家自办银行拉开了近代金融的序幕,也成就了盛宣怀“处于非常之世,作了非常之事的非寻常之人”的腔调(注1),一切似机缘巧合又似冥冥中自有天意,偶然中蕴含着必然。而中国通商银行股份制的初具雏形、艰难探索及无奈败落的宿命,见证了晚清中华民国那段积贫积弱、贪官污吏横行、民生凋敝的历史。


盛宣怀

中国通商银行的实际创办人是盛宣怀。1870年,26岁的盛宣怀经人举荐入北洋通商事务署做幕僚,目光高远,腹有良谋,有包藏经济之机,吞吐天地之志,很快脱颖而出,得到李鸿章的欣赏与倚重。洋务派兴办了一批军用及民用工业,如轮船招商局、开平矿务局、天津电报局、上海机器织布局等,在这些经世之用实践中,盛宣怀尽心效命,发挥着高参智囊与践行能手的作用。到1896年,经北洋大臣王文韶与湖广总督张之洞的保举,盛宣怀擢升全国督办铁路事务大臣,同时接办处于困境的汉阳铁厂,成为集轮船、铁路、煤电、矿产等经济命脉企业经营权于一身的经济界领军人物。发展新式路矿实业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资金匮乏,盛宣怀深知“华商无银行,商民之财无所依附,散而难聚”,而英、美、德、俄、日、比、荷等国银行在中国竞相开办,“形成周遭群雄环伺之状态,经济侵略,巨细靡遗,举凡我国内一切大工商业,以及对外贸易,莫不遭受外国资本之垄断,国人若欲创办较大之事业,必先仰承外国银行之鼻息……彼时我国原有票号钱庄等旧式金融机构,以组织欠健,资力短拙,根本难期与外商新式银行相抗衡”。于是,时势造英雄,1896年11月1日,盛宣怀上书光绪帝《条陈自强大计折》,力谏兴办银行。其中的“请设银行片”条中,系统阐述了开办银行的道理:“西人聚举国之财为通商惠工之本,综其枢纽,皆在银行,我国亟应仿办,毋任洋人银行专我大利”,“近年中外士大夫多建开设银行之议,商务枢机所系。现又举办铁路,造端宏大,非急设中国银行,无以通华商之气脉,杜洋商之挟持”。时值甲午战败,光绪皇帝急于变革,盛的奏请很快得到旨批。11月12日,光绪帝谕令军机处:“如果办理合宜,洵于商务有益,著即责成盛宣怀选择殷商,设立总董,招集股本,合力兴办,以收利权”,盛被委以招股筹办重任。接着,12月6日,盛宣怀向总理衙门呈递《共议中国银行大概章程》(堪为中国人自开银行的第一个可行性系统方案)。光绪帝又谕军机大臣“前已谕令盛宣怀招商集股,合力兴办。银行办成后,并准其附铸一两重银元十万元,试行南省。如无窒碍,再由户部议订章程办理”。盛宣怀虽无督理之名,却有奉旨办银行之实权。

曾有文章披露,在紧锣密鼓筹备中资银行之际,有华俄道胜银行欲图抢跑道,劝阻盛宣怀不必另开银行,高薪邀请盛加盟,出任督办筹建中俄银行,遭到盛的严词拒绝。华俄道胜银行的图谋引发了盛宣怀及筹备同伴们的警觉,大家认为华俄道胜银行之所以愿与中国合股,一是借以获取中国500万银两官股,二是意在侵夺各省、关饷项官款的发存和汇拨之权(注2)。从维护国家利权考虑,唯有抢得先机,加速筹办银行步伐。

开创新纪元,中国人实现银行业零的突破

对于财力最雄厚的实业家来说,要创办一家前无古人的银行亦非易事,因为那根本不是缺不缺钱的事,何况盛宣怀生逢乱世,在破天荒背后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他用官商之手段行现代工商业之能事,“一手官印,一手算盘,亦官亦商,左右逢源”,谋事谋人胆识超群,凭着不言败不气馁的勇气,冲破派系矛盾及地方保护滋生出的牵制掣肘,化解了来自内外的阻挠,诸如列强觊觎、朝廷苛求、钱庄票号旧式金融机构抵制等重重干扰,费尽心机,如履薄冰,护佑了孕育孵化,于光绪二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1897年5月27日)催生新银行在上海呱呱坠地。


中山东一路6号的中国通商银行大楼(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银行之名,盛宣怀上奏时曾建议用“中国银行”之名称,到1896年11月,根据李鸿章的意见曾设想为“中华商会银行”,但在最后时刻确定为“中国通商银行”,意在凸显通商兴利之初心。

未能查阅到开业当天盛况的新闻报道,但据《中国通商银行创立五十周年纪念册》的后来追记,可以想象得出,这一天的上海外滩热闹非凡,广东路口停满了前来道贺的轿子,官宦富贾云集,广东路6号带有内外阳台东印度风格的3层砖木结构房屋(原大英银行旧址)前,旗杆上高高飘扬着大旗,上书“中国通商银行”六个大字,十分醒目。一件在当时人们看来稀松平常的商家开张场面,需要很久之后才能悟出其历史意义来,因为它标志着“朝野上下,均有一致之醒悟,在‘非振兴实业不足以图强,非改革金融机构不足以振兴实业’之前提下,业务日进无疆,既损利权得以陆续挽回”,堪称非凡功业。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足以彪炳史册的日子,“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从此,外滩6号成为了近代华商银行的龙兴之地。


中国通商银行宣传语。

气派体面的建筑无疑是金融机构最直观的形象代言,中国通商银行大楼是外滩保存至今最古老的建筑——原为会德丰拍卖行的房产,美国旗昌洋行通过交易购得,1876年轮船招商局(通商银行大股东)又从旗昌洋行手中买得此楼,通商银行创立时行址便设于此——1906年因通商银行业务规模扩大,对原建筑进行了改建修葺。

新建筑由建筑设计师格兰顿(玛礼逊洋行)设计,仿照了欧洲文艺复兴末期市政厅哥特式建筑式样。主体部分三层,斜坡屋顶处外开老虎窗,算做第四层。主立面每层的造型均有变化,一层为券廊式构造,二层变化为半月形的大落地窗,三层用平窗作为过渡,四层则与众不同地使用了哥特式风格的尖券,配以小尖塔,呈现一种蓬勃向上的风貌。老上海人习惯称其“元芳大楼”,估计与靠近元芳弄(中山东一路与四川中路之间)有关。 (未完待续)

【注释】

注1 夏东元.盛宣怀传[M].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

注2 邓娟 “中国首家银行的创立”《知识窗》2006年第7期


“通华商之气脉,杜洋商之挟持”——中国通商银行股份制史迹钩沉(一)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时间:2019-11-22

□林振荣

尽管睁眼看世界的最早一批中国先行者,像魏源、洪仁玕、容闳、钟天纬、陈炽,以及李鸿章、唐廷枢、郑观应等洋务运动将帅,都曾有过兴办现代银行之宏论,但真正付诸行动并取得成功者却是招商局的第三代掌门人盛宣怀——1897年中国通商银行创办,标志着中国华商银行业的开端——中国人第一家自办银行拉开了近代金融的序幕,也成就了盛宣怀“处于非常之世,作了非常之事的非寻常之人”的腔调(注1),一切似机缘巧合又似冥冥中自有天意,偶然中蕴含着必然。而中国通商银行股份制的初具雏形、艰难探索及无奈败落的宿命,见证了晚清中华民国那段积贫积弱、贪官污吏横行、民生凋敝的历史。


盛宣怀

中国通商银行的实际创办人是盛宣怀。1870年,26岁的盛宣怀经人举荐入北洋通商事务署做幕僚,目光高远,腹有良谋,有包藏经济之机,吞吐天地之志,很快脱颖而出,得到李鸿章的欣赏与倚重。洋务派兴办了一批军用及民用工业,如轮船招商局、开平矿务局、天津电报局、上海机器织布局等,在这些经世之用实践中,盛宣怀尽心效命,发挥着高参智囊与践行能手的作用。到1896年,经北洋大臣王文韶与湖广总督张之洞的保举,盛宣怀擢升全国督办铁路事务大臣,同时接办处于困境的汉阳铁厂,成为集轮船、铁路、煤电、矿产等经济命脉企业经营权于一身的经济界领军人物。发展新式路矿实业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资金匮乏,盛宣怀深知“华商无银行,商民之财无所依附,散而难聚”,而英、美、德、俄、日、比、荷等国银行在中国竞相开办,“形成周遭群雄环伺之状态,经济侵略,巨细靡遗,举凡我国内一切大工商业,以及对外贸易,莫不遭受外国资本之垄断,国人若欲创办较大之事业,必先仰承外国银行之鼻息……彼时我国原有票号钱庄等旧式金融机构,以组织欠健,资力短拙,根本难期与外商新式银行相抗衡”。于是,时势造英雄,1896年11月1日,盛宣怀上书光绪帝《条陈自强大计折》,力谏兴办银行。其中的“请设银行片”条中,系统阐述了开办银行的道理:“西人聚举国之财为通商惠工之本,综其枢纽,皆在银行,我国亟应仿办,毋任洋人银行专我大利”,“近年中外士大夫多建开设银行之议,商务枢机所系。现又举办铁路,造端宏大,非急设中国银行,无以通华商之气脉,杜洋商之挟持”。时值甲午战败,光绪皇帝急于变革,盛的奏请很快得到旨批。11月12日,光绪帝谕令军机处:“如果办理合宜,洵于商务有益,著即责成盛宣怀选择殷商,设立总董,招集股本,合力兴办,以收利权”,盛被委以招股筹办重任。接着,12月6日,盛宣怀向总理衙门呈递《共议中国银行大概章程》(堪为中国人自开银行的第一个可行性系统方案)。光绪帝又谕军机大臣“前已谕令盛宣怀招商集股,合力兴办。银行办成后,并准其附铸一两重银元十万元,试行南省。如无窒碍,再由户部议订章程办理”。盛宣怀虽无督理之名,却有奉旨办银行之实权。

曾有文章披露,在紧锣密鼓筹备中资银行之际,有华俄道胜银行欲图抢跑道,劝阻盛宣怀不必另开银行,高薪邀请盛加盟,出任督办筹建中俄银行,遭到盛的严词拒绝。华俄道胜银行的图谋引发了盛宣怀及筹备同伴们的警觉,大家认为华俄道胜银行之所以愿与中国合股,一是借以获取中国500万银两官股,二是意在侵夺各省、关饷项官款的发存和汇拨之权(注2)。从维护国家利权考虑,唯有抢得先机,加速筹办银行步伐。

开创新纪元,中国人实现银行业零的突破

对于财力最雄厚的实业家来说,要创办一家前无古人的银行亦非易事,因为那根本不是缺不缺钱的事,何况盛宣怀生逢乱世,在破天荒背后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他用官商之手段行现代工商业之能事,“一手官印,一手算盘,亦官亦商,左右逢源”,谋事谋人胆识超群,凭着不言败不气馁的勇气,冲破派系矛盾及地方保护滋生出的牵制掣肘,化解了来自内外的阻挠,诸如列强觊觎、朝廷苛求、钱庄票号旧式金融机构抵制等重重干扰,费尽心机,如履薄冰,护佑了孕育孵化,于光绪二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1897年5月27日)催生新银行在上海呱呱坠地。


中山东一路6号的中国通商银行大楼(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银行之名,盛宣怀上奏时曾建议用“中国银行”之名称,到1896年11月,根据李鸿章的意见曾设想为“中华商会银行”,但在最后时刻确定为“中国通商银行”,意在凸显通商兴利之初心。

未能查阅到开业当天盛况的新闻报道,但据《中国通商银行创立五十周年纪念册》的后来追记,可以想象得出,这一天的上海外滩热闹非凡,广东路口停满了前来道贺的轿子,官宦富贾云集,广东路6号带有内外阳台东印度风格的3层砖木结构房屋(原大英银行旧址)前,旗杆上高高飘扬着大旗,上书“中国通商银行”六个大字,十分醒目。一件在当时人们看来稀松平常的商家开张场面,需要很久之后才能悟出其历史意义来,因为它标志着“朝野上下,均有一致之醒悟,在‘非振兴实业不足以图强,非改革金融机构不足以振兴实业’之前提下,业务日进无疆,既损利权得以陆续挽回”,堪称非凡功业。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足以彪炳史册的日子,“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从此,外滩6号成为了近代华商银行的龙兴之地。


中国通商银行宣传语。

气派体面的建筑无疑是金融机构最直观的形象代言,中国通商银行大楼是外滩保存至今最古老的建筑——原为会德丰拍卖行的房产,美国旗昌洋行通过交易购得,1876年轮船招商局(通商银行大股东)又从旗昌洋行手中买得此楼,通商银行创立时行址便设于此——1906年因通商银行业务规模扩大,对原建筑进行了改建修葺。

新建筑由建筑设计师格兰顿(玛礼逊洋行)设计,仿照了欧洲文艺复兴末期市政厅哥特式建筑式样。主体部分三层,斜坡屋顶处外开老虎窗,算做第四层。主立面每层的造型均有变化,一层为券廊式构造,二层变化为半月形的大落地窗,三层用平窗作为过渡,四层则与众不同地使用了哥特式风格的尖券,配以小尖塔,呈现一种蓬勃向上的风貌。老上海人习惯称其“元芳大楼”,估计与靠近元芳弄(中山东一路与四川中路之间)有关。 (未完待续)

【注释】

注1 夏东元.盛宣怀传[M].成都: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

注2 邓娟 “中国首家银行的创立”《知识窗》2006年第7期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