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建设“金融画派”适逢其时——访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杨雍

发布时间:2019-08-23 10:50:45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人物素描:

杨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金融文联全委会委员、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会员、北京美协会员、北京书协会员。

2014年,被金融文联评为“金融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成继跃 记者 方磊

萌生“金融画派”并非凭空

记者:您的美术艺术历程是怎样的?

杨雍:大凡画画的人多数都有“童子功”。对于我的画画,多少受一些家庭影响。我的外公当年是在天津开南纸店的,也兼营些书画文房之类。外公去世的早,所以,外祖母晚年一直和我母亲生活在一起,她从老家带过来不少天津名流字画。那时候我小,不懂得这些。可惜的是,经过“文革”,抄的抄,毁的毁,几乎糟蹋殆尽。后来我对书画兴趣大了,也只有去我舅舅(舅舅原来家里很穷,是过继给我外公的)那儿才能饱饱眼福,那时候我舅舅在社里当干部,所以他能留下点东西。在舅舅那里我见过有中堂、条屏、镜心什么的。我小时候只知道我父亲也画画,后来我在他上班的单位发现他画过不少油画风景以及大量的政治宣传画、漫画之类。可从没见我父亲对传统书画感兴趣过,不然,我外祖母带到我们家的字画他完全可以转移到北京来免于被红卫兵抄走,也可能是他明白其中利害,不冒这个险。我的父亲算得上是标准的严父,他在京上班,一年见不到几次面,显得很有陌生感。所以,我不敢当他的面画画,更不敢向他请教,可是,他会不断地买些画书给我,这样我基本上可以自学。画素描是我自小自学就是从素描开始的,那会儿也临摹了不少工农兵形象。而在我上班后的1986年,北京分行(工商银行)为我们创造条件考入北京职工业余大学美术专科,脱产学习了两年。有幸得到了中央美院和中央工艺美院教授讲师们的亲授。当时教我们素描的是戴泽先生,素描从画石膏像、人像、到画人体,学习的还算比较全面,所以到我画胡同的时候算是学有所用了。画素描只是在2000到2004那几年的事,现在不画了。其实,山水画才是我最情有独钟的。

记者:为什么您对山水画情有独钟?

杨雍:我和山水有共鸣。我有几方印就足以表达我对山水的情怀所系,一方是“我山心若”,一方是“观山怀远”,一方是“此山非山”。我山心若如同说我心若山,我心是和山相通的。观山怀远是我山水情怀和思想境界的寄托。此山非山是我对国画山水画理论上的理解。虽然画山水画可以不求甚解,但山水画又非常讲究格局,只有山水画可以使画面气象万千、高华壮丽,古人有“养天地正气,极风云壮观”的话,这种气象气势这种魄力只有在大格局的山水画中才能体现得出来。

记者:您发表过关于“金融画派”的论述,这与您作为秘书长对“金融画派”的提出是否有关,您对“金融画派”的提出是怎么考虑?

杨雍:在“金融画派”这个提法上,我与梁振华(金融美协常务副主席)有共识,最初是振华在2014年提出的,但提出后无人“呼应”;为此,2015我还在专门谈金融主题创作的作文中以《从打造金融画派说起》再次烘托“金融画派”;此文发表在《中国金融工运》2015美术专刊上;但依然没有“回音”。其实那个时候也只是一个愿望。直到有一天突然在唐双宁先生处一次性欣赏到了他的一二百幅超凡大写意作品,唐主席的画使我为之震惊和震撼,因之前只知道他的狂草。我当时心想:唐主席绝对是大艺术天才,若无大胸怀大修养决无此大手笔也!无疑唐主席就是金融画派的领袖。刹那间,我就预感到了“金融画派”的希望;因为,提出金融画派,领军人物至关重要。因此,在2017年的三届三次理事会上,我就把“金融画派”作为议题拿到理事会上展开讨论,由于时间关系,讨论没有结果。随后,挨过春节,我在征得领导同意后,又在微信主席团群发起充分讨论,讨论持续了半个月,微信论证文字就有数千字,但依然不能达成共识,虽然多数人表示赞成,也有不赞成、两可和观望几种不同意见。后来此项议题得到了金融文联领导的高度重视,在郭永琰主席的主导下进行了拟题论证。并于2018年5月3日下午,金融文联召集金融美协部分主席团成员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召开了“金融画派”座谈研讨会。随后金融文联名誉主席、金融美协名誉主席唐双宁,中国金融工会副主席、金融文联驻会副主席杨树润,金融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陈炜到会听取了由我综合主席团成员意见作的汇报。

双宁主席在听取汇报和大家发言后讲话,他充分肯定了打造“金融画派”研讨会并提到议事日程来,对于增强文化自信、提升金融美术社会影响将起到促进作用。他指出,打造“金融画派”,要坚持“先内后外”“先小后大”“先提出后跟进”原则;用作品说话,不断强化金融美术的风格和内涵。并强调,要以服务金融、反映金融生活为前提,以“具象、抽象”两个表现形式发挥好金融美术的社会功能,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把基础打扎实,把内功做到位。树润主席表示,打造“金融画派”的启动是金融文联的一项开创性工作,具有里程碑意义,金融文联全力支持;他要求任何工作都不会一蹴而就,“金融画派”的打造,需要金融美协同仁上下一心,共同努力。永琰部长最后指出,打造“金融画派”,一定要按照领导的要求,搞好理论向导、顶层设计,坚持稳中求进,突然特色性、开放性、人文性、专业性、目的性。会议结束后,双宁主席饶有兴致地题写了“金融画派”四个遒劲大字并与参会人员合影留念。

记者:无疑,金融画派的启动是个战略构想,具有里程碑意义,但它有什么依据靠什么支撑呢?

杨雍:“金融美术”十几年来异军突起方兴未艾,也渐次成为中国丹青版图上的一支劲旅,这是不争的事实。社会上对金融美术已渐渐有着极大的好感和普遍的认可度。也由于我们拥有着众多的具有专业水准的美术家,而且金融美协不止于举办两年一届的全国金融美展,到目前为止举办过将近十次的大型展览,这也是社会上极少美术团体和行业组织能够坚持做到的。中国金融行业又是一个拥有着七八百万员工的大家庭,也是个高学历相对集中的行业。我们称“金融画派”并非我们妄自尊大,我们将以覆盖全国的“金融版图”作为一个“金融地域”,我们不应该放弃我们的金融文化自觉,我们更应该有我们的金融文化自信!

我在《关于金融画派的思考》一文中说:称“金融画派”,无疑是对金融行业中的美术家这个群体而言,若在多数人认为画派是以地域来划分来说,那么,“金融画派”则是以全国为范围,完全可以以全国金融范围为一个“地域”来认定。如同庄子《说剑》中三剑之“天子之剑”:以燕溪石城为峰、齐岱为锷、魏晋为脊……这是“庄子底气”。而且金融美术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开拓创新以正大气象为主流的美术群体,并且我们拥有近三分之一非常热爱本职的能“讲好金融故事”的主题画作者。对于整个金融美术来说,它摒弃庸俗、低级趣味、颓废、无病呻吟、无厘头、前卫现象。早在2012年北京第十五届艺术博览会中即受到广泛好评,并荣获“最具影响力组织奖”。金融美术明显区别于其他组织和个人作品,独树一帜。而且金融画派是依托于中国金融工会和金融文联这个实体的,并非凭空“想当然”来的。以一个系统一个群体构成画派,理当在情理之中。

金融画派主打金融主题创作

记者:您觉得金融如何对接艺术传承?

杨雍:从金融与艺术的对接传承上来看,金融业自古以来就对书画艺术的发展起着保驾护航作用,同时也涌现出了不少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书画大家:海派国画大家王一亭(名震)曾集资创办中国第一家民办商业储蓄银行--信成商业储蓄银行,并担任董事;曾两任上海总商会主席;有资料称,其自1934年起,任中华商业储蓄银行董事长,直至去世。书画界杰出的大收藏家,原国家鉴定委员会委员张伯驹先生新中国成立前也是银行家,曾历任盐业银行总管理处稽核,南京盐业银行经理、秦陇实业银行经理等职。为书画界所熟知的著名国画大家南昌黄秋园先生,生前就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员工。还有著名的书法大家、原山东省书协名誉主席济南的魏启后先生,生前也是人民银行的普通一员,书画双绝蜚声艺坛,由于书法成就大,以至画被书掩。而现任金融文联名誉主席、李可染画院名誉理事长、原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先生,堪称杰出的诗、书、画全才,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讲,他都是金融美术和“金融画派”无可争议地的领袖人物。现任金融美协主席卢冰先生连续五届入展全国美展,6件作品获大奖、银奖、铜奖和优秀奖。他们无疑都是中国金融的骄傲,更是中国金融画人的骄傲!向他们致敬!

由此可见,金融行业不仅仅是金钱活动,用唐双宁先生的话说就是:金融人也有诗和远方。

记者:从打造金融画派说起,接下来要说什么呢?

杨雍:从金融画派这个战略构想出发,金融工会副主席张亮主席,自三届五次理事会兼任金融美协驻会副主席以来,十分关心协会建设,到任之初即开始组建完成了协会艺委会建制,并对“金融画派”作了理论先行的指示,同时强调要加强金融主题画在金融美展中的分量。毋庸置疑,“金融画派”的战略意义就在于提醒社会对金融行业金融美术的重视,而金融美术就必须有它的特殊性,而它的特殊性即在于金融主题。只就金融美术而言,“金融美术”这个词的出现不过14年时间,在金融美协成立以前没有这个概念。在全国历史上除金融界展览之外的各类美展中可以说从未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金融题材的美术作品。因此,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撑起“金融画派”这面旗帜的主打之作——金融主题创作。

金融主题创作金融人当仁不让

记者:提到金融主题创作,是不是也只有我们金融系统的美术家才搞金融题材创作呢?

杨雍:对,你说的很对。放眼全国,在世界经济面前,在文化产业前提下的金融文化和文化金融已无处不在,覆盖各行各业;但真正的正面的金融题材美术创作在各类美术展览中可谓凤毛麟角。究其原因,不是金融没得可画,一个是不了解金融,一个是白领阶层的“笔挺的”西服革履不好表现。因此多数人更乐意去描绘社会的自由阶层如贩夫杂役市工农商以及藏民与平民底层百姓甚至乞丐流浪汉。

如果从“打擦边球”的思维立意,反而到处是金融题材,比如有人“以小见大”,画上一个小朋友像歌词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这根本不是金融题材!否则,市井生活都是金融的变态,哪一个生活在城市的居民都离不开现金、转账、支付宝,不然他将寸步难行,那岂不是出行、旅游、聚会、购物、修鞋补胎都有金融痕迹吗?实际上真正地金融活动表面上只是平稳寡淡地三尺柜台,柜台后的工匠精神、志愿服务、赈灾救助、劳模身影、项目核查、甚至有轰轰烈烈的银企合作开发等等。那就需要我们下基层深入生活、开阔视野,眼到心到手到触发联想。因此,我们可以完全自信的也是很无奈地说:我们,只有我们,只有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己的金融美术家才更了解金融,才更热爱金融,来反映金融、讴歌金融,“金融人画金融人、画金融事”。

记者:如果说反映金融和讴歌金融主要靠人物画,那山水花鸟怎么体现金融主题呢?

杨雍:毫无疑问,人物画是金融主体创作的“主力军”,因为金融活动都是人的活动,古今中外人是世界的主宰,任何事情事件的主角主题一定离不开人,所以,人物画担纲主题创作义不容辞。因为主题性绘画有她叙事性的一面,她担当着一种责任,或者说有使命在身,大多可归属于现实主义题材。但是,也不能说山水题材的画就不能担纲主题性创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新中国山水画创作中,在以钱松岩、黎雄才、傅抱石、李可染、关山月等为代表的山水画家以歌颂祖国形势一片大好以及描绘主席词意“江山如此多娇”和革命圣地方面,画出了大量的寓意新中国新生活的新山水画,其主题性作用和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人物画。

但在山水画表现金融主题上难度就比“寓意性”山水难度要大得多了。虽然确实有极大的难度,但也能担当部分主题画创作。其实,从宽泛的角度考虑,金融山水画主题也有其可突破之处,比如,就全国来说,无论城镇、矿山、码头、开发区以及水利工程、建桥筑路等等大型项目的开工建设,甚至援外项目均离不开金融业的贷款支持,其中不少个案在金融界都可圈可点,其实,这些都是山水画可以涉足之地,而且通过画题加以说明足以成为优秀的主题画作。事实上,山水画表现金融主题之难,更难在缺乏资料,缺少生活上。山水画尤其是工程画就更离不开深入写生,选取入画角度,甚至需要掌握第一手历史资料来画在建中的施工场景(在建场景主题山水画钱松岩、魏紫熙、何海霞等先生都有不俗的表现)以及已建项目。至于花鸟画反映主题范围更加局限,比方牡丹是工商银行的“行花”,总不能十人二十人的都画牡丹吧。

记者:在目前阶段,金融主题创作的现状是什么样的呢?

杨雍:可以肯定地说,在中国“大美术之林”金融美术独树一帜,而且,经过十多年的历练,我们已有异军突起之势。通过历届美展,我们发现我们具有把握金融题材艺术创作的极高能力和水平,也不乏具有文化含量的巧思之作。我们或是以传统造型艺术的表现手法赋予金融主题以新的生机,或是以全新的视角甚至摒弃和突破原有的风格模式,进行了不懈地努力和探索,或以极具创新意识的描绘方式来塑造和表现我们新时代的新金融。不管怎么说,我们投入了极大的热情,通过笔墨和油彩传达和浓缩着我们美术家对金融的热爱、认知与理解。虽然我们的作品中还很少见那种我们期望中的大主题大杰作。但是我们坚信:只要我们保持旺盛的金融赤子之心,保持不断进取地主题意识,保持饱满地创作精神,我们完全有潜力、有能力拿出更多更好不愧于时代、不愧于金融的金融主题作品;我们更希望通过今年第五届全国金融美展,有更多的金融主题力作亮相,迎接新时代新金融美术的春天,为我们“金融画派”的崛起作出我们的应有贡献!


建设“金融画派”适逢其时——访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杨雍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08-23

人物素描:

杨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金融文联全委会委员、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会员、北京美协会员、北京书协会员。

2014年,被金融文联评为“金融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成继跃 记者 方磊

萌生“金融画派”并非凭空

记者:您的美术艺术历程是怎样的?

杨雍:大凡画画的人多数都有“童子功”。对于我的画画,多少受一些家庭影响。我的外公当年是在天津开南纸店的,也兼营些书画文房之类。外公去世的早,所以,外祖母晚年一直和我母亲生活在一起,她从老家带过来不少天津名流字画。那时候我小,不懂得这些。可惜的是,经过“文革”,抄的抄,毁的毁,几乎糟蹋殆尽。后来我对书画兴趣大了,也只有去我舅舅(舅舅原来家里很穷,是过继给我外公的)那儿才能饱饱眼福,那时候我舅舅在社里当干部,所以他能留下点东西。在舅舅那里我见过有中堂、条屏、镜心什么的。我小时候只知道我父亲也画画,后来我在他上班的单位发现他画过不少油画风景以及大量的政治宣传画、漫画之类。可从没见我父亲对传统书画感兴趣过,不然,我外祖母带到我们家的字画他完全可以转移到北京来免于被红卫兵抄走,也可能是他明白其中利害,不冒这个险。我的父亲算得上是标准的严父,他在京上班,一年见不到几次面,显得很有陌生感。所以,我不敢当他的面画画,更不敢向他请教,可是,他会不断地买些画书给我,这样我基本上可以自学。画素描是我自小自学就是从素描开始的,那会儿也临摹了不少工农兵形象。而在我上班后的1986年,北京分行(工商银行)为我们创造条件考入北京职工业余大学美术专科,脱产学习了两年。有幸得到了中央美院和中央工艺美院教授讲师们的亲授。当时教我们素描的是戴泽先生,素描从画石膏像、人像、到画人体,学习的还算比较全面,所以到我画胡同的时候算是学有所用了。画素描只是在2000到2004那几年的事,现在不画了。其实,山水画才是我最情有独钟的。

记者:为什么您对山水画情有独钟?

杨雍:我和山水有共鸣。我有几方印就足以表达我对山水的情怀所系,一方是“我山心若”,一方是“观山怀远”,一方是“此山非山”。我山心若如同说我心若山,我心是和山相通的。观山怀远是我山水情怀和思想境界的寄托。此山非山是我对国画山水画理论上的理解。虽然画山水画可以不求甚解,但山水画又非常讲究格局,只有山水画可以使画面气象万千、高华壮丽,古人有“养天地正气,极风云壮观”的话,这种气象气势这种魄力只有在大格局的山水画中才能体现得出来。

记者:您发表过关于“金融画派”的论述,这与您作为秘书长对“金融画派”的提出是否有关,您对“金融画派”的提出是怎么考虑?

杨雍:在“金融画派”这个提法上,我与梁振华(金融美协常务副主席)有共识,最初是振华在2014年提出的,但提出后无人“呼应”;为此,2015我还在专门谈金融主题创作的作文中以《从打造金融画派说起》再次烘托“金融画派”;此文发表在《中国金融工运》2015美术专刊上;但依然没有“回音”。其实那个时候也只是一个愿望。直到有一天突然在唐双宁先生处一次性欣赏到了他的一二百幅超凡大写意作品,唐主席的画使我为之震惊和震撼,因之前只知道他的狂草。我当时心想:唐主席绝对是大艺术天才,若无大胸怀大修养决无此大手笔也!无疑唐主席就是金融画派的领袖。刹那间,我就预感到了“金融画派”的希望;因为,提出金融画派,领军人物至关重要。因此,在2017年的三届三次理事会上,我就把“金融画派”作为议题拿到理事会上展开讨论,由于时间关系,讨论没有结果。随后,挨过春节,我在征得领导同意后,又在微信主席团群发起充分讨论,讨论持续了半个月,微信论证文字就有数千字,但依然不能达成共识,虽然多数人表示赞成,也有不赞成、两可和观望几种不同意见。后来此项议题得到了金融文联领导的高度重视,在郭永琰主席的主导下进行了拟题论证。并于2018年5月3日下午,金融文联召集金融美协部分主席团成员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召开了“金融画派”座谈研讨会。随后金融文联名誉主席、金融美协名誉主席唐双宁,中国金融工会副主席、金融文联驻会副主席杨树润,金融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陈炜到会听取了由我综合主席团成员意见作的汇报。

双宁主席在听取汇报和大家发言后讲话,他充分肯定了打造“金融画派”研讨会并提到议事日程来,对于增强文化自信、提升金融美术社会影响将起到促进作用。他指出,打造“金融画派”,要坚持“先内后外”“先小后大”“先提出后跟进”原则;用作品说话,不断强化金融美术的风格和内涵。并强调,要以服务金融、反映金融生活为前提,以“具象、抽象”两个表现形式发挥好金融美术的社会功能,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把基础打扎实,把内功做到位。树润主席表示,打造“金融画派”的启动是金融文联的一项开创性工作,具有里程碑意义,金融文联全力支持;他要求任何工作都不会一蹴而就,“金融画派”的打造,需要金融美协同仁上下一心,共同努力。永琰部长最后指出,打造“金融画派”,一定要按照领导的要求,搞好理论向导、顶层设计,坚持稳中求进,突然特色性、开放性、人文性、专业性、目的性。会议结束后,双宁主席饶有兴致地题写了“金融画派”四个遒劲大字并与参会人员合影留念。

记者:无疑,金融画派的启动是个战略构想,具有里程碑意义,但它有什么依据靠什么支撑呢?

杨雍:“金融美术”十几年来异军突起方兴未艾,也渐次成为中国丹青版图上的一支劲旅,这是不争的事实。社会上对金融美术已渐渐有着极大的好感和普遍的认可度。也由于我们拥有着众多的具有专业水准的美术家,而且金融美协不止于举办两年一届的全国金融美展,到目前为止举办过将近十次的大型展览,这也是社会上极少美术团体和行业组织能够坚持做到的。中国金融行业又是一个拥有着七八百万员工的大家庭,也是个高学历相对集中的行业。我们称“金融画派”并非我们妄自尊大,我们将以覆盖全国的“金融版图”作为一个“金融地域”,我们不应该放弃我们的金融文化自觉,我们更应该有我们的金融文化自信!

我在《关于金融画派的思考》一文中说:称“金融画派”,无疑是对金融行业中的美术家这个群体而言,若在多数人认为画派是以地域来划分来说,那么,“金融画派”则是以全国为范围,完全可以以全国金融范围为一个“地域”来认定。如同庄子《说剑》中三剑之“天子之剑”:以燕溪石城为峰、齐岱为锷、魏晋为脊……这是“庄子底气”。而且金融美术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开拓创新以正大气象为主流的美术群体,并且我们拥有近三分之一非常热爱本职的能“讲好金融故事”的主题画作者。对于整个金融美术来说,它摒弃庸俗、低级趣味、颓废、无病呻吟、无厘头、前卫现象。早在2012年北京第十五届艺术博览会中即受到广泛好评,并荣获“最具影响力组织奖”。金融美术明显区别于其他组织和个人作品,独树一帜。而且金融画派是依托于中国金融工会和金融文联这个实体的,并非凭空“想当然”来的。以一个系统一个群体构成画派,理当在情理之中。

金融画派主打金融主题创作

记者:您觉得金融如何对接艺术传承?

杨雍:从金融与艺术的对接传承上来看,金融业自古以来就对书画艺术的发展起着保驾护航作用,同时也涌现出了不少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书画大家:海派国画大家王一亭(名震)曾集资创办中国第一家民办商业储蓄银行--信成商业储蓄银行,并担任董事;曾两任上海总商会主席;有资料称,其自1934年起,任中华商业储蓄银行董事长,直至去世。书画界杰出的大收藏家,原国家鉴定委员会委员张伯驹先生新中国成立前也是银行家,曾历任盐业银行总管理处稽核,南京盐业银行经理、秦陇实业银行经理等职。为书画界所熟知的著名国画大家南昌黄秋园先生,生前就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员工。还有著名的书法大家、原山东省书协名誉主席济南的魏启后先生,生前也是人民银行的普通一员,书画双绝蜚声艺坛,由于书法成就大,以至画被书掩。而现任金融文联名誉主席、李可染画院名誉理事长、原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先生,堪称杰出的诗、书、画全才,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讲,他都是金融美术和“金融画派”无可争议地的领袖人物。现任金融美协主席卢冰先生连续五届入展全国美展,6件作品获大奖、银奖、铜奖和优秀奖。他们无疑都是中国金融的骄傲,更是中国金融画人的骄傲!向他们致敬!

由此可见,金融行业不仅仅是金钱活动,用唐双宁先生的话说就是:金融人也有诗和远方。

记者:从打造金融画派说起,接下来要说什么呢?

杨雍:从金融画派这个战略构想出发,金融工会副主席张亮主席,自三届五次理事会兼任金融美协驻会副主席以来,十分关心协会建设,到任之初即开始组建完成了协会艺委会建制,并对“金融画派”作了理论先行的指示,同时强调要加强金融主题画在金融美展中的分量。毋庸置疑,“金融画派”的战略意义就在于提醒社会对金融行业金融美术的重视,而金融美术就必须有它的特殊性,而它的特殊性即在于金融主题。只就金融美术而言,“金融美术”这个词的出现不过14年时间,在金融美协成立以前没有这个概念。在全国历史上除金融界展览之外的各类美展中可以说从未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金融题材的美术作品。因此,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撑起“金融画派”这面旗帜的主打之作——金融主题创作。

金融主题创作金融人当仁不让

记者:提到金融主题创作,是不是也只有我们金融系统的美术家才搞金融题材创作呢?

杨雍:对,你说的很对。放眼全国,在世界经济面前,在文化产业前提下的金融文化和文化金融已无处不在,覆盖各行各业;但真正的正面的金融题材美术创作在各类美术展览中可谓凤毛麟角。究其原因,不是金融没得可画,一个是不了解金融,一个是白领阶层的“笔挺的”西服革履不好表现。因此多数人更乐意去描绘社会的自由阶层如贩夫杂役市工农商以及藏民与平民底层百姓甚至乞丐流浪汉。

如果从“打擦边球”的思维立意,反而到处是金融题材,比如有人“以小见大”,画上一个小朋友像歌词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这根本不是金融题材!否则,市井生活都是金融的变态,哪一个生活在城市的居民都离不开现金、转账、支付宝,不然他将寸步难行,那岂不是出行、旅游、聚会、购物、修鞋补胎都有金融痕迹吗?实际上真正地金融活动表面上只是平稳寡淡地三尺柜台,柜台后的工匠精神、志愿服务、赈灾救助、劳模身影、项目核查、甚至有轰轰烈烈的银企合作开发等等。那就需要我们下基层深入生活、开阔视野,眼到心到手到触发联想。因此,我们可以完全自信的也是很无奈地说:我们,只有我们,只有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己的金融美术家才更了解金融,才更热爱金融,来反映金融、讴歌金融,“金融人画金融人、画金融事”。

记者:如果说反映金融和讴歌金融主要靠人物画,那山水花鸟怎么体现金融主题呢?

杨雍:毫无疑问,人物画是金融主体创作的“主力军”,因为金融活动都是人的活动,古今中外人是世界的主宰,任何事情事件的主角主题一定离不开人,所以,人物画担纲主题创作义不容辞。因为主题性绘画有她叙事性的一面,她担当着一种责任,或者说有使命在身,大多可归属于现实主义题材。但是,也不能说山水题材的画就不能担纲主题性创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新中国山水画创作中,在以钱松岩、黎雄才、傅抱石、李可染、关山月等为代表的山水画家以歌颂祖国形势一片大好以及描绘主席词意“江山如此多娇”和革命圣地方面,画出了大量的寓意新中国新生活的新山水画,其主题性作用和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人物画。

但在山水画表现金融主题上难度就比“寓意性”山水难度要大得多了。虽然确实有极大的难度,但也能担当部分主题画创作。其实,从宽泛的角度考虑,金融山水画主题也有其可突破之处,比如,就全国来说,无论城镇、矿山、码头、开发区以及水利工程、建桥筑路等等大型项目的开工建设,甚至援外项目均离不开金融业的贷款支持,其中不少个案在金融界都可圈可点,其实,这些都是山水画可以涉足之地,而且通过画题加以说明足以成为优秀的主题画作。事实上,山水画表现金融主题之难,更难在缺乏资料,缺少生活上。山水画尤其是工程画就更离不开深入写生,选取入画角度,甚至需要掌握第一手历史资料来画在建中的施工场景(在建场景主题山水画钱松岩、魏紫熙、何海霞等先生都有不俗的表现)以及已建项目。至于花鸟画反映主题范围更加局限,比方牡丹是工商银行的“行花”,总不能十人二十人的都画牡丹吧。

记者:在目前阶段,金融主题创作的现状是什么样的呢?

杨雍:可以肯定地说,在中国“大美术之林”金融美术独树一帜,而且,经过十多年的历练,我们已有异军突起之势。通过历届美展,我们发现我们具有把握金融题材艺术创作的极高能力和水平,也不乏具有文化含量的巧思之作。我们或是以传统造型艺术的表现手法赋予金融主题以新的生机,或是以全新的视角甚至摒弃和突破原有的风格模式,进行了不懈地努力和探索,或以极具创新意识的描绘方式来塑造和表现我们新时代的新金融。不管怎么说,我们投入了极大的热情,通过笔墨和油彩传达和浓缩着我们美术家对金融的热爱、认知与理解。虽然我们的作品中还很少见那种我们期望中的大主题大杰作。但是我们坚信:只要我们保持旺盛的金融赤子之心,保持不断进取地主题意识,保持饱满地创作精神,我们完全有潜力、有能力拿出更多更好不愧于时代、不愧于金融的金融主题作品;我们更希望通过今年第五届全国金融美展,有更多的金融主题力作亮相,迎接新时代新金融美术的春天,为我们“金融画派”的崛起作出我们的应有贡献!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银行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