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愿好人一生平安

发布时间:2019-07-18 08:48:03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记者 王健/摄影报道

“幺伯,我想吃冰糕。”在被楼板压住近11个小时后,刚刚被救出,躺在爸爸怀里的女儿,只说了这唯一的话,在随即送往医院的路上,孩子走了。随后的11个年头,每逢5月12日, 刘勇都会给女儿送上一支冰糕。

2008年5.12地震发生时,刘勇老师父女俩都在绵阳市警钟街小学,刘老师的办公室和孩子所在的五年级教室相隔不到一百米。

回忆往事,刘老师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说,他当时的办公室是平房,外面被灰尘笼罩,学生们的惊叫声、房屋倒塌声混成一片。眼前几个学生吓得不知所措,天崩地裂,让所有人瞬间都懵住了。快救学生,身为老师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抢救看得见的学生们,他让同学们抱住大树,从废墟中抢救受伤的学生。直到傍晚,一起救学生的老师提醒他,他才想起,自己的孩子也在他的学校,离他都不到百米。他尝试呼唤孩子的名字,孩子还活着,她被楼板压在最底层。刘老师有点哽咽地说,我不是不想救自己的女儿,我是这个学校的老师,我身边还有很多学生同样在石板下,我必须去先救他们。

绵阳市警钟街小学,始建于1945年,是一所全民所有制义务教育学校。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前,全校有学生481名,教师23人,地震造成了112名学生、11名教师遇难,40名学生和4名教师重伤,全校建筑夷为平地。求生,是人最基本的本能,但是老师们第一反应是把生的希望留给学生。在倒塌的教室楼板下,找到他们的遗体时,老师们大多都是在最后一刻用自己身体保护着学生,老师的手依然紧紧握着学生的小手,许久才被人们分开。

需要“关注”的一代

2008年7月,四川省《汶川特大地震中有成员伤亡家庭再生育的决定》正式实施,明确了地震灾区子女伤亡家庭的再生育工作,一批特殊背景下的婴儿诞生了。

2019年,这些宝宝最大的已经有11岁了,在大部分再生育家庭都存在着家长年龄偏大,文化层次偏低,收入水平较低,教育心态及教育思维较为落后的情况。由于失而复得心理的影响,更多父母只希望享受天伦之乐而不愿意费心孩子的教育,更多父母倾向于放任和包容再生育子女,认为只要孩子身体健康就行了。在这种教养方式下,儿童表现出缺乏自制,易冲动,爱发脾气,责任感和自信心都较低。

2019年7月1日上午,绵阳市中新友谊小学(震后由原绵阳市警钟街小学等几所学校合并)已经完成期末考试,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依然有两个班的同学在上课。蔡校长介绍说,这两个班的学生一共57人,全部都是“地震再生育子女”,其中一年级2人、二年级5人、三年级19人、四年级31人。自2015年开始,经绵阳市政府、教育局同意,绵阳市中新友谊小学开办“大手拉小手辅导班”,在教师中选派优秀志愿者,在课余时间集中安排课外班、暑期辅导班,督促和辅导孩子们在课余时间进行学习,解决再生育家庭的实际困难。为了不让同学们有“被特殊照顾”的不良心理产生,“大手拉小手”辅导班还会接收正常家庭的同学参加,以淡化“被标签”概念。

我们需要的很多

2008年10月8日,刘老师作为全国抗震救灾集体和抗震救灾模范的代表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刘老师至今还珍藏着那张合影,他说,这个荣誉是属于和他一起在灾难面前舍身抢救孩子们的老师们,是属于那些为保护孩子献出生命的老师们。


刘老师向来访者展示国家领导人接见全国抗震救灾集体和抗震救灾模范代表时的合影。

地震后,刘老师家的那条街的房子基本全部坍塌了,刘老师和姐姐一起盖了简易的二层楼赡养老人。农村每家都有很大的院子,刘老师家的院子很多地方还都空着。在院子深处,有两个四处透风的棚,他说当年就在这里度过了那段煎熬的日子。他半认真地打趣到,至今没有把它拆掉,是想万一再地震,还能用上。

刘老师今年有50岁了,也是再生育家庭,女儿今年9岁,学习成绩非常好,妈妈专心照顾女儿已不再工作,全家的收入只靠刘老师一人。刘老师说,当地教师待遇不是很高,和大城市没法比。个小城市,一碗面6块钱就可以吃饱,自己有三四千块钱的收入,还是可以满足的。但是刘老师也有自己的担心,自己退休的时候,孩子还没有工作,随着身体、年龄的变化,万一出现疾病,其实最后受苦的可能还是孩子。

不仅仅是绵阳地区,现在许多地方的年轻人都希望挣到更多的钱,许多体制内的老师也纷纷辞职,进入私立学校或者转行。老师说,新入职的年轻教师,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让他们安心教育工作有些不现实,买一份商业保险又要花费工资的很大一部分,买不起。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地震过后的很多年里,保险企业纷纷献出爱心,帮助在那场灾难中受到伤害的人们。

“我们保险人就是在人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他们帮助的人”。汶川地震发生后,苏黎世保险开始了对中新友谊小学的关注和援助。从2013年起至2018年,苏黎世保险坚持为学校捐赠书籍和教学用具。2018年,为了更好地支持灾后重建校园的发展并扶助农村的教育事业,苏黎世保险在该校筹设了为期五年的“苏黎世保险奖学金和助教金”用以奖励和激励成绩优异的学生以及工作表现突出的教师。2019年学期末,经过校方严格评选,共有6名学生和2名教师获得第一批奖学金和助教金。在这6名获奖同学中,有一名正是“再生育子女”。


获得奖学金的小同学。

苏黎世保险的志愿者说,刘老师周围的同事,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那段过去,不忍心去揭那块伤疤。“我们的企业很小,这点奖学金也只能表达一个心意。通过这些年和老师们的接触,能感觉到他们内心深处有很多不平静,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愿好人一生平安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07-18

记者 王健/摄影报道

“幺伯,我想吃冰糕。”在被楼板压住近11个小时后,刚刚被救出,躺在爸爸怀里的女儿,只说了这唯一的话,在随即送往医院的路上,孩子走了。随后的11个年头,每逢5月12日, 刘勇都会给女儿送上一支冰糕。

2008年5.12地震发生时,刘勇老师父女俩都在绵阳市警钟街小学,刘老师的办公室和孩子所在的五年级教室相隔不到一百米。

回忆往事,刘老师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说,他当时的办公室是平房,外面被灰尘笼罩,学生们的惊叫声、房屋倒塌声混成一片。眼前几个学生吓得不知所措,天崩地裂,让所有人瞬间都懵住了。快救学生,身为老师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抢救看得见的学生们,他让同学们抱住大树,从废墟中抢救受伤的学生。直到傍晚,一起救学生的老师提醒他,他才想起,自己的孩子也在他的学校,离他都不到百米。他尝试呼唤孩子的名字,孩子还活着,她被楼板压在最底层。刘老师有点哽咽地说,我不是不想救自己的女儿,我是这个学校的老师,我身边还有很多学生同样在石板下,我必须去先救他们。

绵阳市警钟街小学,始建于1945年,是一所全民所有制义务教育学校。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前,全校有学生481名,教师23人,地震造成了112名学生、11名教师遇难,40名学生和4名教师重伤,全校建筑夷为平地。求生,是人最基本的本能,但是老师们第一反应是把生的希望留给学生。在倒塌的教室楼板下,找到他们的遗体时,老师们大多都是在最后一刻用自己身体保护着学生,老师的手依然紧紧握着学生的小手,许久才被人们分开。

需要“关注”的一代

2008年7月,四川省《汶川特大地震中有成员伤亡家庭再生育的决定》正式实施,明确了地震灾区子女伤亡家庭的再生育工作,一批特殊背景下的婴儿诞生了。

2019年,这些宝宝最大的已经有11岁了,在大部分再生育家庭都存在着家长年龄偏大,文化层次偏低,收入水平较低,教育心态及教育思维较为落后的情况。由于失而复得心理的影响,更多父母只希望享受天伦之乐而不愿意费心孩子的教育,更多父母倾向于放任和包容再生育子女,认为只要孩子身体健康就行了。在这种教养方式下,儿童表现出缺乏自制,易冲动,爱发脾气,责任感和自信心都较低。

2019年7月1日上午,绵阳市中新友谊小学(震后由原绵阳市警钟街小学等几所学校合并)已经完成期末考试,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依然有两个班的同学在上课。蔡校长介绍说,这两个班的学生一共57人,全部都是“地震再生育子女”,其中一年级2人、二年级5人、三年级19人、四年级31人。自2015年开始,经绵阳市政府、教育局同意,绵阳市中新友谊小学开办“大手拉小手辅导班”,在教师中选派优秀志愿者,在课余时间集中安排课外班、暑期辅导班,督促和辅导孩子们在课余时间进行学习,解决再生育家庭的实际困难。为了不让同学们有“被特殊照顾”的不良心理产生,“大手拉小手”辅导班还会接收正常家庭的同学参加,以淡化“被标签”概念。

我们需要的很多

2008年10月8日,刘老师作为全国抗震救灾集体和抗震救灾模范的代表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刘老师至今还珍藏着那张合影,他说,这个荣誉是属于和他一起在灾难面前舍身抢救孩子们的老师们,是属于那些为保护孩子献出生命的老师们。


刘老师向来访者展示国家领导人接见全国抗震救灾集体和抗震救灾模范代表时的合影。

地震后,刘老师家的那条街的房子基本全部坍塌了,刘老师和姐姐一起盖了简易的二层楼赡养老人。农村每家都有很大的院子,刘老师家的院子很多地方还都空着。在院子深处,有两个四处透风的棚,他说当年就在这里度过了那段煎熬的日子。他半认真地打趣到,至今没有把它拆掉,是想万一再地震,还能用上。

刘老师今年有50岁了,也是再生育家庭,女儿今年9岁,学习成绩非常好,妈妈专心照顾女儿已不再工作,全家的收入只靠刘老师一人。刘老师说,当地教师待遇不是很高,和大城市没法比。个小城市,一碗面6块钱就可以吃饱,自己有三四千块钱的收入,还是可以满足的。但是刘老师也有自己的担心,自己退休的时候,孩子还没有工作,随着身体、年龄的变化,万一出现疾病,其实最后受苦的可能还是孩子。

不仅仅是绵阳地区,现在许多地方的年轻人都希望挣到更多的钱,许多体制内的老师也纷纷辞职,进入私立学校或者转行。老师说,新入职的年轻教师,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让他们安心教育工作有些不现实,买一份商业保险又要花费工资的很大一部分,买不起。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地震过后的很多年里,保险企业纷纷献出爱心,帮助在那场灾难中受到伤害的人们。

“我们保险人就是在人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他们帮助的人”。汶川地震发生后,苏黎世保险开始了对中新友谊小学的关注和援助。从2013年起至2018年,苏黎世保险坚持为学校捐赠书籍和教学用具。2018年,为了更好地支持灾后重建校园的发展并扶助农村的教育事业,苏黎世保险在该校筹设了为期五年的“苏黎世保险奖学金和助教金”用以奖励和激励成绩优异的学生以及工作表现突出的教师。2019年学期末,经过校方严格评选,共有6名学生和2名教师获得第一批奖学金和助教金。在这6名获奖同学中,有一名正是“再生育子女”。


获得奖学金的小同学。

苏黎世保险的志愿者说,刘老师周围的同事,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那段过去,不忍心去揭那块伤疤。“我们的企业很小,这点奖学金也只能表达一个心意。通过这些年和老师们的接触,能感觉到他们内心深处有很多不平静,但愿好人一生平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