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让慈善插上保险的“翅膀”(中)

发布时间:2019-07-04 08:59:27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随着国家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慈善事业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尤其是民营经济发达的福建,慈善组织与商业保险机构发挥各自优势,进行一系列探索和有益尝试,达到三方共赢效果,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当一份份温暖的保单由保险公司服务人员送达至晋江市62000多名70岁以上失能老人的家中,他们的家庭得到的不仅是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一份保障,更是一份社会和政府给予的爱与分担。大爱为善,初心使然,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纵深推进,慈善扶贫逐渐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正有如晋江市长期照护保险这种由当地民政局、当地慈善总会共同出资向商业保险统一投保的新模式探索,既能有效缓解了政府和社会的负担,利用保险放大慈善效应,又提高当地老年人及家庭抗风险能力,是一次慈善与保险相融合的有益尝试。

我国慈善事业发展情况

2018年是新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的慈善事业在这个经济变革的时代也经历了跨越式的发展:1981年开始,中国成立了第一家全国性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在1989年,全社会最广泛参与、影响力最深远的民间公益事业“希望工程”的发起和实施,直到 2018年底,全国范围内已认定的慈善组织的数量从2017年年末的3378家增长至5167家,增长率超50%。所有慈善组织中有1413家获得公开募捐资格,占总量的27%。1413家公募慈善组织中约三分之二为基金会,三分之一为社会团体。

近几年,我国正式颁发了《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和《社会组织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共3部与《慈善法》密切相关的规章制度,另有尚在征求意见阶段的《社会组织等级管理条例》,慈善事业的发展在政策层面得到了中央和各级政府部门极大的鼓励与支持。

福建省慈善事业特点

作为民营经济发达的福建,长期以来当地的爱心企业家、海内外乡贤,热心慈善公益事业,一手聚财,一手布施,闽商尤其是泉商通过慈善总会这一平台,纷纷设立冠名慈善基金,在医疗卫生、教育、体育、文化、社区建设、助老等方面开展公益资助,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口碑。

以福建晋江为例,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不仅总结出了县域经济高速发展的“晋江经验”,也诞生了民间慈善事业发展的“晋江模式”。2002年,晋江市成立晋江市慈善总会系全国首家县级民间慈善机构,截至2018年11月30日,当地善款累计筹集总额已达30.71亿元,仅2018年12月18日晋江市慈善机构举办的“慈善之夜”就募集款项超5.8亿元,先后投入慈善资金17.14亿元实施一大批扶贫济困和赈灾救灾项目,被称为民间慈善事业发展的“晋江速度”和集体行善的“晋江现象”,造就了“慈善晋江”的城市名片。

目前慈善事业发展存在的不足

经济的发展,推动了我国慈善事业的高速发展,社会捐赠已成为一种常态,慈善机构组织的数量不断增长,慈善行业的格局初步形成,在困难/受灾群众的帮扶、社会矛盾的缓和和社会问题的解决等多方面做出了较大的贡献,成为新型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组成部分,我国慈善事业在承担社会功能方面也越来越多,但在其发展过程中呈现出来的亟待解决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1.救助款物资源仍较匮乏。据相关数据表明,全国每年募集到的慈善款物总额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相当低。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仍存在2000多万的城镇困难人群、 超过3000万的农村贫困人群、8500多万的登记在册的残疾人、以及自然灾害发生等产生的灾民,都需要及时得到帮扶和救助,要解决好这些特殊群体面临的问题,不仅需要政府部门的财政要加大投入,而且需要慈善事业不断创新,进一步发展壮大以及寻求其他途径的结合。

2.慈善组织设立和覆盖范围有限。慈善机构的数量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慈善事业发展的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社会慈善捐赠的总额。2018年底,全国范围内已认定的慈善组织的数量从2017年年末的3378家增长至5167家,已有相当大的增长幅度,但与美国的慈善组织超过100万个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如英国,较活跃的慈善机构也超16万个,而慈善组织的数量与当地经济情况成正比,也限制了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各方面救助情况。

3.从业和服务人员相对较少。据2018年网络数据显示,中国的慈善组织从业和服务人员数量不到50000人。与美国相比,不足对方慈善机构从业和服务人员的10%,在英国,亦有超80万人以上服务人员。从业人员较少也对我国慈善服务能力的深度和广度产生一定的影响。

4.社会参与度不高。不可否认,目前中国慈善事业还在探索阶段,关于慈善的现存问题,尽管政府现在大力倡导,但一些人仍对慈善事业存在着认识上的误区。甚至连个别慈善机构及其服务人员,也只是将慈善和公益事业作为是单纯的“道德事业”,而不是一种社会分工的产物,也不认为是不断发展的社会事业来对待,在工作理念上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慈善事业存在着较大思维差距。社会参与度与认知度的不足,导致慈善公益宣传的广度和力度也有待提升,“人人可慈善、慈善为人人”的理念尚未深入人心。

“慈善+保险”的实践意义与作用

创新,对任何一个产业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论是产品本身的创新、研发技术的创新、经营模式的创新抑或是服务方式的创新,都会给产业带来巨大的变革力量。商业保险公司开发的“慈善保险”,是通过设计特定的慈善保险产品(如大病险、健康险、意外险、农房、种植、助贷保险等)的形式从事慈善活动,也是将慈善理念植入保险机制,用保险手段运作慈善,并将慈善事业逐步走向开放、公益、透明、可持续化,为“慈善+保险”的创新演化提供了极大想象的空间。

而“慈善+保险”则是“慈善保险”的升级版,是指通过保险纽带,发挥保险的精算、服务、网络、专业、团队等优势,有效联结社会慈善资源(包括政府财政资源以及通过慈善机构基金会吸收的社会资源)与慈善保险产品的形式从事慈善活动,目的在于发挥“慈善保险”的放大效应。社会慈善资源与慈善保险产品相融合的形式,目前主要包括送保险保障、保险相关增值服务、保险费用补贴、共同建立风险补偿资金池、提高赔付比例和保额、特殊情况下的除外责任免除、加大救助帮扶力度等。在诸多外部因素影响下,“慈善+保险”这片广阔的新兴领域,正迎来社会使命、创新驱动与技术变革的最好时代。

以福建省为例,近年来,福州、厦门、泉州市等地市慈善总会从当地经济规模大、发展水平高的特点出发,积极探索,形成了许多有益的经验,而各大保险公司热心公益,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在服务民生保障、社会救助捐赠等方面也踊跃参与,得到社会广泛好评与认可,有效提升了行业社会地位。慈善与保险交融互鉴、相得益彰,成效显著。如漳州市慈善总会在近年开展的“扶贫宝”精准扶贫保险项目,就是将慈善事业与金融保险紧密结合,以提高保额和赔付比例为贫困群体提供保障,帮助当地贫困人群有效缓解了因意外伤害返贫、因病返贫和因贷款创业失败返贫等后顾之忧。南平市慈善总会联合当地医保部门开展“精准医疗扶贫慈善救助”活动,每年支出1200万元用于全市“11.7”建档立卡贫困户大病救助补助,都得到社会各界及贫困对象的普遍欢迎和支持。

“慈善+保险”的有机结合,有着共赢的实践意义:一是将有限的慈善资金通过保险功能转化,有利于借助保险公司的专业特长,放大慈善资金的使用效益,增强社会慈善资金的整体力量,达到“1+1>2”的效果;二是慈善资金进入保险金融领域,能促进保险保障在贫困地区的有效延伸,通过保险的作用放大慈善资金帮扶的效能,扩大扶贫救助的覆盖面;三是利用商业保险公司的精算优势、产品优势和品牌优势弥补慈善存在的不足,提高慈善救助的精准对接;四是发挥商业保险公司的专业人才优势、网络机构优势、提供最便捷、最及时、最规范的服务,使慈善的温暖能够迅速得到传递,切实发挥“慈善+保险”对特殊困难群体的慈善救助、风险防范与保障作用;五是慈善机构也能够通过此渠道,加强与合作保险公司的联系,积极参与宣传“慈善+保险”的服务内容,共同做好双方的品牌和服务宣传,为参保家庭提供优质的保险保障及服务;六是发挥商业保险公司科技优势,在互联网捐赠、掌上捐赠、线下捐赠等方面拓宽了捐赠渠道,增加慈善资金的来源。

慈善+保险的结合设想

我国社会慈善捐赠中最受民众关注的三个领域是教育、医疗健康、扶贫与发展,据有关数据统计,2018年分别占全部捐赠量的30.44%、26.05%、21.01%,其中扶贫领域的捐赠增长最为明显,2018年比2017提高近10个百分点,2019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最后阶段,也是我国“精准扶贫”计划目标达成的关键一年,国家出台相应政策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定点扶贫。商业保险公司和慈善机构双方应发挥各自优势,以开拓创新为动力,立足当地实际,在募捐、救助和项目开发等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并形成上下联动以及深入合作的救助体系。

(一)从险种创新方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探索:

1.扶贫救助。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实施习总书记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一个都不能少的重要内容。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扶贫一直广受慈善事业参与主体和各商业保险公司的关注,在未来,可以让保险真正成为慈善组织参与扶贫事业的纽带,成为政府精准扶贫工作的重要推手,在医疗健康扶贫、助困扶贫、造血扶贫等方面开展特殊人群补充医疗保险、特殊手术/药品保险、农房保险、农村小额贷款保险、仓单质押保险等项目合作的深度探索,拓宽对救助人群的保障深度和广度。

2.赈灾救灾。福建是个自然灾害频繁发生的省份,台风、洪涝、旱灾、泥石流、冰雹等自然灾害给福建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重大威胁。仅2018年福建省就遭受了23次灾害过程,全省115.16万人次受灾,因灾死亡5人,紧急转移安置24.59万人。2018年福建启动省级Ⅲ级自然灾害救助应急响应1次,救助受灾困难群众25.41万人;组织实施海上搜救123次,成功救助船舶80艘、人员821人。为切实保障受灾群众的基本生活,迅速恢复生产秩序,维护灾区社会稳定,各级政府安排了大量的救灾补助资金,慈善组织也高度重视赈灾救灾工作,对灾区群众重建家园、恢复生产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而保险公司尤其是财产保险公司的巨灾保险、农业/农房/森林/公路等财产保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能有效分散风险,迅速弥补灾后损失,助贷险等防止“因灾返贫、因灾致贫”的情况。

3.助老扶残。2015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的意见》。意见指出,到2020年,残疾人权益保障制度基本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更加完善,残疾人事业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残疾人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帮助残疾人共享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并要求,大力发展残疾人慈善事业,广泛开展志愿助残服务,加快发展残疾人服务产业,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我国8500万残疾人中,在农村还有1230万残疾人仍未脱贫,260万城镇残疾人生活得不到保障,城乡残疾人的人均家庭收入与社会平均水平有比较大的差距。而做好失能人员的基本民生保障,养老助残方面,保险公司已在部分地区展开残疾人意外险、养老机构责任保险、长期护理保险等项目,有效环缓解了残疾人经济负担,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体系,取得了较好的反响。

4.教育保障。在福建省的老、少、边、贫地区,高中教育不普遍,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才占比较低。近年来,福建省各级慈善组织积极开展向贫困山区中小学捐赠电脑教室、帮扶贫困家庭孩子完成学业、创新创业及基础教育等活动。而商业保险公司纷纷组织公益活动,以教育扶贫为发力点,运用保险特有优势,通过进一步完善教育扶贫救助机制,有效提升学生风险保障水平和保障覆盖面、结合捐赠教学物资、推进当地贫困学校图书馆建立、设立助学金等多种方式助力当地教育扶贫工作,树立有价值、有担当、有温度的行业形象。

(伍朝晖 王春年)


让慈善插上保险的“翅膀”(中)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07-04

随着国家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国慈善事业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尤其是民营经济发达的福建,慈善组织与商业保险机构发挥各自优势,进行一系列探索和有益尝试,达到三方共赢效果,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当一份份温暖的保单由保险公司服务人员送达至晋江市62000多名70岁以上失能老人的家中,他们的家庭得到的不仅是商业保险公司提供的一份保障,更是一份社会和政府给予的爱与分担。大爱为善,初心使然,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纵深推进,慈善扶贫逐渐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正有如晋江市长期照护保险这种由当地民政局、当地慈善总会共同出资向商业保险统一投保的新模式探索,既能有效缓解了政府和社会的负担,利用保险放大慈善效应,又提高当地老年人及家庭抗风险能力,是一次慈善与保险相融合的有益尝试。

我国慈善事业发展情况

2018年是新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的慈善事业在这个经济变革的时代也经历了跨越式的发展:1981年开始,中国成立了第一家全国性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在1989年,全社会最广泛参与、影响力最深远的民间公益事业“希望工程”的发起和实施,直到 2018年底,全国范围内已认定的慈善组织的数量从2017年年末的3378家增长至5167家,增长率超50%。所有慈善组织中有1413家获得公开募捐资格,占总量的27%。1413家公募慈善组织中约三分之二为基金会,三分之一为社会团体。

近几年,我国正式颁发了《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和《社会组织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共3部与《慈善法》密切相关的规章制度,另有尚在征求意见阶段的《社会组织等级管理条例》,慈善事业的发展在政策层面得到了中央和各级政府部门极大的鼓励与支持。

福建省慈善事业特点

作为民营经济发达的福建,长期以来当地的爱心企业家、海内外乡贤,热心慈善公益事业,一手聚财,一手布施,闽商尤其是泉商通过慈善总会这一平台,纷纷设立冠名慈善基金,在医疗卫生、教育、体育、文化、社区建设、助老等方面开展公益资助,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口碑。

以福建晋江为例,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不仅总结出了县域经济高速发展的“晋江经验”,也诞生了民间慈善事业发展的“晋江模式”。2002年,晋江市成立晋江市慈善总会系全国首家县级民间慈善机构,截至2018年11月30日,当地善款累计筹集总额已达30.71亿元,仅2018年12月18日晋江市慈善机构举办的“慈善之夜”就募集款项超5.8亿元,先后投入慈善资金17.14亿元实施一大批扶贫济困和赈灾救灾项目,被称为民间慈善事业发展的“晋江速度”和集体行善的“晋江现象”,造就了“慈善晋江”的城市名片。

目前慈善事业发展存在的不足

经济的发展,推动了我国慈善事业的高速发展,社会捐赠已成为一种常态,慈善机构组织的数量不断增长,慈善行业的格局初步形成,在困难/受灾群众的帮扶、社会矛盾的缓和和社会问题的解决等多方面做出了较大的贡献,成为新型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组成部分,我国慈善事业在承担社会功能方面也越来越多,但在其发展过程中呈现出来的亟待解决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

1.救助款物资源仍较匮乏。据相关数据表明,全国每年募集到的慈善款物总额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相当低。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仍存在2000多万的城镇困难人群、 超过3000万的农村贫困人群、8500多万的登记在册的残疾人、以及自然灾害发生等产生的灾民,都需要及时得到帮扶和救助,要解决好这些特殊群体面临的问题,不仅需要政府部门的财政要加大投入,而且需要慈善事业不断创新,进一步发展壮大以及寻求其他途径的结合。

2.慈善组织设立和覆盖范围有限。慈善机构的数量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慈善事业发展的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社会慈善捐赠的总额。2018年底,全国范围内已认定的慈善组织的数量从2017年年末的3378家增长至5167家,已有相当大的增长幅度,但与美国的慈善组织超过100万个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如英国,较活跃的慈善机构也超16万个,而慈善组织的数量与当地经济情况成正比,也限制了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各方面救助情况。

3.从业和服务人员相对较少。据2018年网络数据显示,中国的慈善组织从业和服务人员数量不到50000人。与美国相比,不足对方慈善机构从业和服务人员的10%,在英国,亦有超80万人以上服务人员。从业人员较少也对我国慈善服务能力的深度和广度产生一定的影响。

4.社会参与度不高。不可否认,目前中国慈善事业还在探索阶段,关于慈善的现存问题,尽管政府现在大力倡导,但一些人仍对慈善事业存在着认识上的误区。甚至连个别慈善机构及其服务人员,也只是将慈善和公益事业作为是单纯的“道德事业”,而不是一种社会分工的产物,也不认为是不断发展的社会事业来对待,在工作理念上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慈善事业存在着较大思维差距。社会参与度与认知度的不足,导致慈善公益宣传的广度和力度也有待提升,“人人可慈善、慈善为人人”的理念尚未深入人心。

“慈善+保险”的实践意义与作用

创新,对任何一个产业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论是产品本身的创新、研发技术的创新、经营模式的创新抑或是服务方式的创新,都会给产业带来巨大的变革力量。商业保险公司开发的“慈善保险”,是通过设计特定的慈善保险产品(如大病险、健康险、意外险、农房、种植、助贷保险等)的形式从事慈善活动,也是将慈善理念植入保险机制,用保险手段运作慈善,并将慈善事业逐步走向开放、公益、透明、可持续化,为“慈善+保险”的创新演化提供了极大想象的空间。

而“慈善+保险”则是“慈善保险”的升级版,是指通过保险纽带,发挥保险的精算、服务、网络、专业、团队等优势,有效联结社会慈善资源(包括政府财政资源以及通过慈善机构基金会吸收的社会资源)与慈善保险产品的形式从事慈善活动,目的在于发挥“慈善保险”的放大效应。社会慈善资源与慈善保险产品相融合的形式,目前主要包括送保险保障、保险相关增值服务、保险费用补贴、共同建立风险补偿资金池、提高赔付比例和保额、特殊情况下的除外责任免除、加大救助帮扶力度等。在诸多外部因素影响下,“慈善+保险”这片广阔的新兴领域,正迎来社会使命、创新驱动与技术变革的最好时代。

以福建省为例,近年来,福州、厦门、泉州市等地市慈善总会从当地经济规模大、发展水平高的特点出发,积极探索,形成了许多有益的经验,而各大保险公司热心公益,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在服务民生保障、社会救助捐赠等方面也踊跃参与,得到社会广泛好评与认可,有效提升了行业社会地位。慈善与保险交融互鉴、相得益彰,成效显著。如漳州市慈善总会在近年开展的“扶贫宝”精准扶贫保险项目,就是将慈善事业与金融保险紧密结合,以提高保额和赔付比例为贫困群体提供保障,帮助当地贫困人群有效缓解了因意外伤害返贫、因病返贫和因贷款创业失败返贫等后顾之忧。南平市慈善总会联合当地医保部门开展“精准医疗扶贫慈善救助”活动,每年支出1200万元用于全市“11.7”建档立卡贫困户大病救助补助,都得到社会各界及贫困对象的普遍欢迎和支持。

“慈善+保险”的有机结合,有着共赢的实践意义:一是将有限的慈善资金通过保险功能转化,有利于借助保险公司的专业特长,放大慈善资金的使用效益,增强社会慈善资金的整体力量,达到“1+1>2”的效果;二是慈善资金进入保险金融领域,能促进保险保障在贫困地区的有效延伸,通过保险的作用放大慈善资金帮扶的效能,扩大扶贫救助的覆盖面;三是利用商业保险公司的精算优势、产品优势和品牌优势弥补慈善存在的不足,提高慈善救助的精准对接;四是发挥商业保险公司的专业人才优势、网络机构优势、提供最便捷、最及时、最规范的服务,使慈善的温暖能够迅速得到传递,切实发挥“慈善+保险”对特殊困难群体的慈善救助、风险防范与保障作用;五是慈善机构也能够通过此渠道,加强与合作保险公司的联系,积极参与宣传“慈善+保险”的服务内容,共同做好双方的品牌和服务宣传,为参保家庭提供优质的保险保障及服务;六是发挥商业保险公司科技优势,在互联网捐赠、掌上捐赠、线下捐赠等方面拓宽了捐赠渠道,增加慈善资金的来源。

慈善+保险的结合设想

我国社会慈善捐赠中最受民众关注的三个领域是教育、医疗健康、扶贫与发展,据有关数据统计,2018年分别占全部捐赠量的30.44%、26.05%、21.01%,其中扶贫领域的捐赠增长最为明显,2018年比2017提高近10个百分点,2019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最后阶段,也是我国“精准扶贫”计划目标达成的关键一年,国家出台相应政策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定点扶贫。商业保险公司和慈善机构双方应发挥各自优势,以开拓创新为动力,立足当地实际,在募捐、救助和项目开发等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并形成上下联动以及深入合作的救助体系。

(一)从险种创新方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探索:

1.扶贫救助。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实施习总书记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一个都不能少的重要内容。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扶贫一直广受慈善事业参与主体和各商业保险公司的关注,在未来,可以让保险真正成为慈善组织参与扶贫事业的纽带,成为政府精准扶贫工作的重要推手,在医疗健康扶贫、助困扶贫、造血扶贫等方面开展特殊人群补充医疗保险、特殊手术/药品保险、农房保险、农村小额贷款保险、仓单质押保险等项目合作的深度探索,拓宽对救助人群的保障深度和广度。

2.赈灾救灾。福建是个自然灾害频繁发生的省份,台风、洪涝、旱灾、泥石流、冰雹等自然灾害给福建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重大威胁。仅2018年福建省就遭受了23次灾害过程,全省115.16万人次受灾,因灾死亡5人,紧急转移安置24.59万人。2018年福建启动省级Ⅲ级自然灾害救助应急响应1次,救助受灾困难群众25.41万人;组织实施海上搜救123次,成功救助船舶80艘、人员821人。为切实保障受灾群众的基本生活,迅速恢复生产秩序,维护灾区社会稳定,各级政府安排了大量的救灾补助资金,慈善组织也高度重视赈灾救灾工作,对灾区群众重建家园、恢复生产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而保险公司尤其是财产保险公司的巨灾保险、农业/农房/森林/公路等财产保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能有效分散风险,迅速弥补灾后损失,助贷险等防止“因灾返贫、因灾致贫”的情况。

3.助老扶残。2015年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的意见》。意见指出,到2020年,残疾人权益保障制度基本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更加完善,残疾人事业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残疾人社会保障和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帮助残疾人共享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并要求,大力发展残疾人慈善事业,广泛开展志愿助残服务,加快发展残疾人服务产业,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我国8500万残疾人中,在农村还有1230万残疾人仍未脱贫,260万城镇残疾人生活得不到保障,城乡残疾人的人均家庭收入与社会平均水平有比较大的差距。而做好失能人员的基本民生保障,养老助残方面,保险公司已在部分地区展开残疾人意外险、养老机构责任保险、长期护理保险等项目,有效环缓解了残疾人经济负担,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体系,取得了较好的反响。

4.教育保障。在福建省的老、少、边、贫地区,高中教育不普遍,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才占比较低。近年来,福建省各级慈善组织积极开展向贫困山区中小学捐赠电脑教室、帮扶贫困家庭孩子完成学业、创新创业及基础教育等活动。而商业保险公司纷纷组织公益活动,以教育扶贫为发力点,运用保险特有优势,通过进一步完善教育扶贫救助机制,有效提升学生风险保障水平和保障覆盖面、结合捐赠教学物资、推进当地贫困学校图书馆建立、设立助学金等多种方式助力当地教育扶贫工作,树立有价值、有担当、有温度的行业形象。

(伍朝晖 王春年)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