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乐华丽:金融人需要文学心

发布时间:2019-03-08 17:40:41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记者 方磊

乐华丽,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安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杭州银行总行。爱好散文、诗歌和文学评论,先后在省、市报刊发表百余篇作品。出版散文集《那些年,那些事》。时光荏苒,沉醉于字里行间,在流年里浅吟轻唱,优雅地行走于内心的世界。

为生命需要写作

乐华丽说自己爱上文学,得益于小时候爱看书这个习惯。作为八十年代中期出生的人,那个时代的物资还不像现在那么富足,没有什么电子产品,放学也就是跳皮筋、踢毽子、打玻璃球之类的。乐华丽上小学那会,放学后除了写作业,和小伙伴们玩一会儿后,就觉得索然无味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大概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接触到了《红楼梦》,那是带图片的那种版本的,“我尽管那时候看不懂文字的意思,但是被图片的内容深深吸引了,如获至宝。这也算是我第一次接触经典名著。”此后的一个多月里,乐华丽的书包里一直放着这本《红楼梦》,下课或是放学没事时,就会一个人待在一个角落认真翻上好几页,如痴如醉。这算是她的文学启蒙。

从此爱上了看书,一发不可收拾。到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乐华丽大概已经阅读了像《飘》、《简爱》、《悲惨世界》、《麦田里的守望者》等等这样的文学作品。正如她所言,“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爱阅读也就慢慢爱上了写作,记得那时候我们学校举办作文比赛,从三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参赛,我作为三年级唯一入围的小选手,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就拿到了一等奖。这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舞和激励,此后很多次类似这样的比赛都拿过奖,甚至代表学校参加整个区甚至合肥市的作文比赛,都拿过一定的奖项。”

到初中时,乐华丽的文章已经在当地的热销的报纸副刊发表了,当时都是手写稿用邮筒寄出的。她说当时记得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慢慢地,乐华丽发表的作品越来越多了。

诗歌、小说、散文乐华丽都有创作,但是相比较而言,她更喜欢散文这种文体,“因为我觉得这更能承载我的想法和情感,在生活中的所思所想和所见所闻,我都会用文字予以记录。努力做到写出来的文字是有生命的,有绚烂的表情,有情感的体温,也有内心和视觉的享受,用语言展示艺术的魅力,用文字与世界对话。我出生在人杰地灵的安徽合肥,这也是也是散文蓬勃发展的故乡,受到身边许多散文大师,比如我的师父,也是中国著名散文大家刘湘如老师的影响,我对散文有种莫名的无以言说的热爱。”同时乐华丽喜欢这种富有诗意的表达。把自己融进去,端出一颗心来,情真意实,就会感染到读者,或启示人,感动人,或给人阅读愉悦,“我觉得这就是我写作的意义所在,非常符合我的内心。”她认为。

随着阅读层面的提升,乐华丽慢慢接触到一些国内外优秀的作品,特别是欧洲文学对她的影响很大。“他们的写作方式和叙事结构和我们平时传统接触的模式不太一样,我有时会写一些文学评论,虽然不太成熟,这也是自身学习的一个很好的途径。我们平时在写作中,要注重文字的厚重感和内容的丰富性,要打通中外,打通内外,打通古今,打通哲学、宗教和逻辑学等领域,要将熟悉的生活陌生化、新鲜化,要给读者惊喜;不熟悉的生活反而要熟悉化,给人亲切感,不会显得突兀和格格不入。总之,胸中有大意,笔下才有乾坤。”

作为一个写作者,乐华丽认为不能仅仅满足自身情感的表达,更要有一种社会使命感、社会责任或艺术良心,为生命的需要而写作,要在作品中表现较多的对人的关怀。“这也是我以后写作需要努力的方向和内心需要坚守的东西。”她相信,作家的使命,就在于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上,寻找自己独特的方式,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

柔软中的力量

乐华丽觉得进行文学写作,首先,必须要有一双敏锐的眼睛。“我特别喜欢观察生活,甚至有时在路上走路时,我都会去观察行色匆匆的路人以及他们的表情。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学会观察,就会发现生活处处有亮点,可写的素材也会很多。平时在生活中遇到什么有感而发的事情,都会随手用手机记录下关键的词语,回去等有时间再慢慢整理,形成完整的文字。生活处处有惊喜,需要用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去发现它们。”其次,她觉得从事文学写作的人要有情绪的爆发力情感表达的张力。情感要善于表达,而不是麻木地对待生活,对待这个世界。要有热情和活力,要敢爱敢恨,这样字里行间里透露的情感才是油然而生的。要有生活的棱角,不能被琐碎的生活磨灭了锐气和朝气。“不管什么年纪,我觉得内心都应该保持纯真,性格中要有天真烂漫的一面。不要随波逐流,让自己变得庸俗和无趣,我觉得无趣的人一定写不出有趣的文字。”

乐华丽认为写作绝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写作也不能看作是对人无关的纯客观的自然或自然物的描写。或者说,写作是自然的人化、自然的人性化、人情化、人格化、心灵化、审美情感化。文学也是从深处展示人的灵魂的真伪、美丑和善恶的一种特殊的艺术样式。她表示一个优秀的写作者,必须要多走出去,多与别人交流和对话,多挖掘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一面。要对生活有爱,培育爱的力量,要爱世界,爱生活,贴近生活,拥抱生活,关注人物的高处和低处。“作品是容器,生活是原材料,不能冗长,要学会过滤。情感是作品的魂,要写出生活的世俗味、烟火味、人情味,这样文字才有温度和温情,才能在读者心里生下根,柔软却有力量。”她如此理解写作。

乐华丽现在在银行工作,每天基本都是和数字打交道,文学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奢侈。“我一般只有在做好本职工作以外,才有空看书和写作。所以,我每天晚上的时间就显得特别宝贵。我的床头摆满了各种书,每晚睡前的阅读就成了我这十几年中雷打不动的习惯。”在进银行前,乐华丽在公安系统工作,在基层派出所也呆过,后来还是因为会写,被领导发现直接调到机关,专门从事文字工作。从事文字类的工作和文学创作也是两码事,公文写作有一定的“套路”,经常写也会得到锻炼和提升。但是文学创作就没这么简单了,它还需要一定的天赋,更多的是勤奋和努力,不怕吃苦的毅力。

在平时的工作和文学创作上,乐华丽在努力合理安排好时间和精力。她对自己提出:要学会处理好职业和事业,文学和生活,生存与发展之间的关系。

文学创作中,乐华丽感受着自己丰硕的收获。一是收获了生活的充实和人生的丰盈。每天看书和写作,对于乐华丽来说都是一种学习和进步,接受别人好的先进的思想,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观点。“人的生命是有终点的,我们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却能够增加生命的宽度。文字透过时间的光阴穿越千年,古人用智慧的光芒照耀着我们,我们亦可用文字为后人留下些什么。文字,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载体,这也激励着我们在当今写作和生活中更好的鞭策自己。”二是,她经常参加本地的文学活动,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文学上的朋友,“大家经常一起交流,这样可以开阔视野,也收获了友谊,有些朋友甚至成了挚友,这也是文学以外的收获。”三是文学让她看到了人世间的真善美。“人必须艺术、温暖、而高贵地活着。我们即使身处普通且平凡的生活中,也要找寻生活的点滴温暖和感动,这样内心才不空洞,生命的底色才有丰富的色彩。对于真善美的追求,才会让我们生活的更加明媚和多姿。”

金融人需要文学滋养

时代发展的呼唤,金融文学应运而生。我们整个金融行业也是一个庞大的组织,金融从业人数较多,金融也与国家、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由于金融这个行业情况比较特殊,很多人对此不甚了解,从文学题材的独特性上讲,是一座“文学富矿”。乐华丽相信金融事业的繁荣发展为广大作家提供了火热的金融生活,这也正是金融作家们的优势,所以中国金融作协提出“金融人写和写金融人”的理念。“作为金融人我们理应以认真谨慎的态度,扬长避短,深挖金融题材,追求独特性和创新性,用自己的勤奋和才华,去探寻自己还没达到的视野;用与时俱进的观念和态度去对待创作,为繁荣金融文学特别是中国文学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乐华丽是2017年加入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的,她觉得这是一种光荣,更是一份责任。这决定了自己的写作方向不光是抒发自己的情感,更要把文学与自己所从事的行业紧密结合,也就是说作品中要有金融这个行业背景,文学要为金融“说话”。“作为一名金融界人士,我觉得在文学方面除了多关注金融行业的情况外,还要多读文学经典,多加强自身的艺术修养,多陶冶自己的情操。”

乐华丽认为虽然每个人从事的职业有限,但是可以通过读书这件事,了解不同的领域,拓展自身的局限性。通过阅读各类文学作品,方能在复杂多元的生命形态中,在五彩缤纷的专业领域中,在各色各样的生活场景中,在复杂微妙的人性纠结中,无限地丰富生命的经历和生活的感受,用文学滋养金融人精神,丰富金融人内在。

乐华丽觉得不仅仅是金融行业,任何行业都需要一定的文学修养和气质。文学即“人学”,“人”是所从事一切活动的中心,也是关键所在。企业的发展是否长远,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人”的因素。好的文学作品之所以特别,往往是揭示了人性中共同的东西。“我们从事的金融行业,很大一部分是要和客户打交道的,我们的言谈举止和待人接物,都对会我们的业务发展和企业形象产生最直接的影响。不难发现,我们身边那些经常文学修养较高的人,他们在工作的处理上也很游刃有余,事情办得井井有条,情商也比较高,这就是文学给予我们普通职业人的益处。”她确信。

“现在很多单位都特别重视对职工文学修养和气质的培养。就拿我现在所供职的杭州银行来说吧,我们工会成立了读书俱乐部,每年都要组织员工进行文学经典书籍的阅读和分享,参与的同事非常多也非常积极、热情。在场的每位同事都认真分享了自己的读书心得和感悟,伴随着阵阵书香,进行一次心灵的旅程。大家在做好本职工作外,把业余时间花在了读书上,这也是我们单位贯彻基础管理工作的需要。举办读书会是为了打造学习型团队,营造更为浓厚的学习氛围,通过学习分享、思维交流,提高自我认识,提升自主思考和学习能力。”

读书改变气质,文学滋养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