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生命絮语:东西差异

发布时间:2018-12-12 11:25:55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杜亮

中国的地域文化由来已久。自有文字以来,中国历史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都主要围绕着中原地区展开。直到公元317年,五胡乱华、晋室南渡,从那时起,人们心中北人、南人的概念才开始明晰起来。北人刚劲朴实,南人温婉聪慧,等等。各种比较,纷至沓来,贯穿着近两千年的中国历史,且至今仍然占据着地域文化的主流。

不信你看,两人初次见面,不超过三句话必问:“你哪儿人啊?”问者暗含的意思本来是,“你是北方人还是南方人?”然后不论你回答广东还是陕西,还是其他省份,都会给你打上南人或北人的标签,就此扯出一大堆话头来。

其实,中国的地域文化差别不止是南北,还有东西。“人分南北,地分东西”。但东西差异的产生似乎是中国近代化以后的事,是随着源自西方的海洋文明逐渐取代中国的河流文明来的。说“东南沿海人”“东部人”,那是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说“西北人”“西部人”,那是需要努力赶超东部的。不过,东西差异到底年轻,以至于在人们心目中还没形成定论。如果像“南人北人”一样,同理得出“东人西人”,怎么听怎么别扭。事实上,在近代的一些文献里,“东人”特指的是黄皮肤的中国人、东亚人;“西人”特指的是白皮肤的欧洲人、美国人。完全就是超越国界,进入了人种文化研究的范畴了。

所以,没了“东人西人”这样的称谓,研究中国地域文化里的东西差异就有些难。不过,现实中,东西差异确实存在,而且有显性化的趋势。1986年全国人大六届四次会议公布的“七五计划”中,首次划分了东、中、西部地区。此后,在经济统计中,也有东中西部的比较。就GDP而言,东部和西部的差距是巨大的,中部次之。当然,这些年,随着西部大开发的进行以及西部地区政府、人民的不懈努力,差距有所缩小,但东西差异还是有的。我就从“企业生存发展环境”举个例子试着说明下。

A公司位于西部,是销售农产品的。按照老板的说法,自己搞了30多年的农产品销售,以前算是个轻资产企业。几年前,在地方政府“做大做强”的鼓励下,建了宽阔的厂房冷库;上固定资产需要贷款,迄今为止负债已经上亿,成了高负债重资产企业。老板很愁,也很怀念当年那段日子。

B公司位于东部,是做汽车装备的,算是个高科技企业。十年前,从路边店起步,一步步稳扎稳打,现在产值已经做到8000多万,明年就破亿了。十年间,工厂搬了三次地方,每次搬迁都是扩大再生产的需要,建厂房、买设备、招员工,根本无需政府动员;贷款都是量入为出,够用就行,迄今为主也不过几百万的贷款。“现在不需要贷款了,稳稳地干几年。”老板自信地说。

这两个案例也许并不能代表所有的东部和西部企业,但反映的倾向是值得重视的,那就是西部企业受到政府的干预会比较多,处于“强干预环境”,东部企业受到政府的干预比较少,处于“弱干预环境”。我们可以看到,“强干预环境”下的企业生存不由自主,非老板所能决定;“弱干预环境”下的企业生存可以自主,老板仍然掌握发展决定权。当然,这两种环境下生存的企业的素质也是不一样的,前者经不起风吹浪打,后者能够勇立市场潮头。

“弱干预环境”恰恰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暗合。这次会议对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有一个精确的表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市场在前,政府在后,切不可颠倒了。

就像一棵树苗,对政府而言,你给它阳光空气水,还是要把它生存的土壤也给换了。其结果是大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