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一位保险人于中美文化交错中的凝思

发布时间:2018-08-31 10:42:44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记者 方磊

中国人寿陕西分公司的黄天顺先生近期赴美国波士顿旅行,行走间对美国文化有着更真切如徽的体察,引发了个人对中美文化交错中的凝思,以信作为老保险人对保险文化建设的深虑。

别样中美文化

记者:您此次美国之行的目的有哪些?

黄天顺:众所周知,2018年7月6日,对中美乃至世界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这一天美国正式对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两个世界经济大国的贸易战正式点燃战火。7月9日,我从西安出发到北京换乘海南航空公司HU481航班穿越欧亚大陆飞行13个小时抵达美国波士顿机场,开始为期一个月的美国自由行。

此次出行,第一是女儿在波士顿克拉克大学读研毕业,我去接她回国。第二是想顺便了解美国国内普通民众对中美贸易战的看法。第三是想了解美国本土文化,以及美国科技、经济、保险、文化等方面的发展情况,力求对美国作出我个人的判断。

记者:路上见闻中有哪些特别的启示?

黄天顺:初到美国,感到美国人的文明程度很高,社会秩序井然,丝毫没有觉察到两国正在进行贸易战。不管是政府工作人员,还是普通民众,对待中国人还是比较有礼貌的。在办理入关手续方面我们就遇到了麻烦,我和爱人的英语水平有限,而美国的入关手续全部是在电脑上办理的,几次试验都没有通过。我们用简单的词语请求机场工作人员帮助,一个黑人工作人员熟练的替我们操作,时间不长一切就办理妥当了。黑人工作人员对我们很热情,当我们对她说:“thank you very mach”时,没想到人家用汉语笑着说:“欢迎你们到美国观光旅游”。在异国他乡,能听到汉语,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在车让行人方面,我原以为是西安的独创,到了波士顿乃至伍斯特才知道,马萨诸塞州法律规定,所有车辆抵达十字路口,不管是否有行人,必须停车10秒以上,优先让行人通过,这种善待生命的法律规定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另一个对我触动较大的是,波士顿是美国的智力、技术和政治思想中心,是全美人口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城市,拥有各类大学200多所,号称“波士顿五大名校”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塔夫茨大学、波士顿学院、布兰迪斯大学等著名院校就坐落在这座城市。与国内大学动辄以“985”“211”甚至“双一流”自称的大学不同的是,这些大学全都标榜自己是研究型大学。不知道国内有几所大学敢以研究型大学自称?如果我国的大学以研究型大学为主,断不至于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落后于人,也不会因为一个芯片问题,使世界500强企业中兴公司受制于美国,还被美国再三处罚!有人在慨叹当下中国大学教育现状时说“大学虽已遍天下,人间再无蔡元培”。我虽不是教育界人士,但认为此评价切中时弊,毫不为过。我们的大学教育的确到了应该反思的时候了。不做研究,或者很少做研究,专注于知识灌输,培养的学生自然缺乏创新能力,更没有创新精神。

还有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就是,走过波士顿的主要街区,在城市中心地带仍能不时见到美国革命时期为国捐躯的烈士公墓。这种位于城市核心区域的景观在中国很难见到。我想,不仅仅是美国人崇拜国家英雄,中国人一样崇拜国家英雄,民族先贤,但我们做的怎样,值得深思!

记者:您对中美文化乃至中西方文化的差别如何理解?

黄天顺:应该承认,中美文化或者说中西方文化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而且已经成为保持世界和平和共同发展的障碍。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融合了儒释道三种文化的精华,以儒家文化为主线,引领了中国文化几千年的传承和发展,形成了以“礼”为中华文明与传统思想的精髓,是人类为维系和发展优良的社会秩序与生态和谐而共同遵守的道德规范。西方文化的核心是契约精神,在契约之下,才有平等,民主,自由,博爱等价值观。没有契约精神,所谓的平等,民主,自由,博爱就没有了意义。从这方面讲,西方文化的核心其实就是律法精神与法制精神。而美国文化的核心是个人主义和依靠自己、机会均等和公平竞争、物质享受和努力工作,其中个人主义是美国文化的核心。

中美文化融合不易

记者:您如何理解这三种文化?

黄天顺:比较一下三种文化,就会发现,只有中国文化具有包容精神,倡导“以礼相待”、“以和为贵”,没有动辄刀兵相见的做派。美国的个人主义文化核心,上升到国家层面,就变成了霸权主义,而且美国霸权主义早就形成了。略知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在美洲完成了霸权扩张,随后借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发战争横财,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的地位,使其处于绝对强势地位。为了追求绝对安全,美国开始主动寻找敌人,寻找对手。特朗普在就职典礼上提到的“更重要的是,上帝会保佑我们(美利坚)”,就是把“美国优先,美国至上”这种优越感再次进行了发挥。单边主义和没事找事的做派,并非中国文化所倡导的。这也许就是两种文化表现出来的不同结果。

记者:通过此行您对文化的融合与发展有哪些个人的感悟?

黄天顺:我认为文化融合与发展很难,尤其是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的融合与发展。美国在建国之初,有一个著名问题:美国人是什么?克雷夫科尔回答说:美国人是新人类,美国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国家。美国人愿意相信,是上帝把伊甸园重新安置在了美国,在这里人类能够享受到最好的体系。由此,美国的种族优越感直接导致了“美国例外论”和偏执狂心态,这也深深地影响了美国人对其他国家的看法和态度。

中国文化经过了几千年封建社会的锤炼,形成了以儒家文化为主流的中华文明,具有兼容并蓄的气度,在当今世界舞台上,中国文化吸收美国文化精华并进行发展是可能的,要让美国文化兼容中国文化比较难。在美国期间,我曾经与已经定居美国的华人交流,他们也认为美国白人看似彬彬有礼,其实在骨子里依然看不起有色人种,没有种族歧视的美国人可能不足2%。

汲取美国保险养分

记者:作为保险人,此行对您有哪些回国后事业上的借鉴?

黄天顺:作为保险人,我在美国旅游期间,也通过大陆导游,台湾导游等对美国的保险业进行了了解。说实在的,美国的保险业相对比较成熟,在保险产品的创新、保险资金的积累和运用以及保险监管的模式及其演变等方面,一直引领着全球保险业的发展。在人身险业务发展方面几乎实现了全覆盖,大病医疗保险报销比例很高。

在美国生活,没有保险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以疾病保险为例,如果没有保险,昂贵的医疗费用很可能让一家人的经济收入无力承担。一些到美国留学或者进行学术交流的中国人,很担心自己在美国生病,因为没有保险的缘故,他们在美国根本看不起病。这种情况,和国内一些不愿意购买人身险的客户一样,一旦发生重大疾病住院,昂贵的医疗费用就会让一个家庭回到解放前。作为基层公司的工作人员,我们唯有加大保险宣传力度,不断用典型案例启示不愿购买保险产品的客户,让客户了解保险产品,争取做到相知、相亲、相融,不断提升保险的覆盖面和深度,努力推动保险事业的健康发展。

记者:此行对于国内的保险文化您收获了怎样的启示?

黄天顺:保险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在保险行业的浓缩和凝结,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力量。保险业被誉为朝阳产业,是一个大有作为的事业。当下,保险业也面临着行业规范经营,产品推陈出新,服务全面深化等问题。我认为,保险业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离不开积极向上的文化引领。只有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不断汲取国外同业的先进做法,中国保险事业才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才会为广大民众提供更加全面的服务,共同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早日实现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