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泰康调研报告:超七成养老机构护理人员不足

发布时间:2018-08-29 10:09:55    作者:李画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编者按:

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养老服务供给体系建设日益受到各方关注。同时伴随家庭结构核心化、少子化,加之日益加快的人口迁移流动,家庭在养老服务供给能力方面被大大削弱,日益增加的老年群体对社会养老服务的需求迅速增长。其中,机构养老模式为老年人提供专业化的养老服务,在养老服务中具有专业化、支撑性的作用。

近日,泰康保险集团发布了《我国典型地区养老服务机构从业人员服务能力调研报告》,报告显示,与巨大的养老服务需求相比,我国机构养老服务仍然存在发展滞后、结构失衡等诸多问题,特别是机构的经营管理能力、服务能力都面临严峻挑战,养老服务从业能力建设亟待加强。

□记者 李画

《我国典型地区养老服务机构从业人员服务能力调研报告》共计选取了22个省份中的27个城市开展调研,调查的养老照护服务机构充分覆盖了各种性质、类型和规模的养老服务机构,包括了敬老院、养老院、福利院,从规模水平来看,包括了50张床以下、50-199张床、200-299张床、300张床及以上几种类型。在抽取的每一家机构中,按照一定比例,调查了养老机构管理人员如院长、副院长、中层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如医生、护士。

调研报告显示了几大现象:第一,在调查的养老机构中,基本服务得到普遍开展。按照民政部2017年12月29日颁布的《养老机构服务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普遍开展了生活照料、膳食服务、清洁卫生、洗涤等向服务,其中生活照料服务是最主要的服务内容,占比达到了97.3%;而提供清洁卫生服务以及提供膳食服务所占比例分别为95.7%和95.2%。相比较而言,安宁服务和向社区辐射延展的居家和社区服务比例较低,开展率低于50%。

第二,机构人员总数、医生、护士、养老护理员、社工、健康管理师、心理咨询师、护士、养老护理员、营养师、康复辅具技师、其他员工的实际人数、理想人数的比较中,养老机构普遍存在需要人员总数普遍高于实际配置数的问题,涵盖了护理员和专业技术人员等所有职种。73.9%养老机构反应存在护理人力不足,回答不缺少员工仅占9.4%。特别是在专业人才、护理员、年轻员工及医疗护理人员等方面普遍存在人力不足。多数养老机构反应招聘员工困难,且人员普遍存在高流动现象,人力较为稳定的养老机构不足15%。

第三,养老机构护理员的年龄普遍偏大,回答护理员平均年龄在40岁及以上的人数占到85%,其中回答护理员平均年龄在50岁及以上者占到48.9%,院长普遍希望能够聘用到年轻人。院长/副院长在访谈中普遍反应护理员文化程度偏低,素质一般,认为在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占总访谈人数的46.1%。访谈中机构院长/副院长普遍希望护理员能持有养老护理员证书,希望持证率高于60%的达到46.7%,目前养老护理员实际持证率能达到60%的仅5.6%,其他反映实际持证率更低。机构院长/副院长普遍希望员工的专业化和年轻化,希望员工提升最多的是业务能力和专业水平。

第四,工作强度方面,参与访谈的50%左右的院长/副院长认为机构内工作人员工作强度适中,另外46.3%认为工作强度较大和很大,认为工作人员工作强度较小的仅占5%。院长/副院长访谈结果显示,机构一名护理人员平均照料失能3-5人,半失能6-8人,自理10-20人,居家4-6位老年人的比例最高。此外,访谈的养老机构中21.1%有稳定的志愿者,11.1%偶尔有志愿者。为机构提供志愿者服务的团队中,以学生为主,占14.4%,企业、社区组织仅占4.4%,由具体志愿者服务内容以日常简单服务、文娱、慰问演出、捐赠物品为主,普遍反应缺乏专业志愿服务。

第五,本次调查发现,一半的养老机构没有明确的职位晋升体系。近20%机构的晋升路径还不顺畅,养老机构人员职业晋升路径不论从制度建设还是具体的实施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职业培训方面,本次调查发现养老机构中非常重视职业培训,过半机构会经常安排培训。近60%的机构可以偶尔安排公派学习、参观、交流机会,不安排的公派学习、参观、交流机会占比仅占15.2%。

第六,受人关注的社会保障与福利待遇方面,有1/3的养老机构没有为员工购买五险一金;“部分购买”的比例较高,达到了46.2%;“全部购买”的比例最少,占19.6%。在购买了五险一金的养老机构中,42.9%的机构仅仅为“部分员工”购买了五险一金,全部员工购买比例仅占26.1%。在不同规模和类型养老机构进行比较发现,≥300张床的民政直属养老机构购买五险一金待遇最好,最差的是城乡敬老院。

第七,对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的调研显示,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男性比女性数量稍多。最小年龄为28岁,最大年龄为74岁,中位数为48岁,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年龄集中在40-59岁。大专或高职毕业及以上学历占比66.1%;专业背景以具有医学背景居多,占比23.1%,其次为管理学背景,占比21.5%;57.0%的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接受过护理、照顾相关专业教育,43.0%未接受过护理、照顾相关专业教育。此外,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已婚(初婚)人数占比91.4%。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汉族占绝对比重,为95.2%。中共党员(含预备)人数最多,占比49.5%。83.3%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没有宗教信仰的,有宗教信仰的占16.7%,以信仰佛教人员最多。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非常健康和比较健康占90%以上。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绝大多数都有着融洽的家庭关系。家庭总收入中位数为12万元。其中家庭收入在10万以下人员占26.9%,在10-19.9万有43.5%,在20-29.9万占比16.7%,在30万及以上占比12.9%。从业资质。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没有从业资格证书的人员占比为26.3%。有资质的院长/副院长中以养老护理员职业证居多,占比46.2%,其次为具备医师执业证,占比12.4%。其他类型的从业资格证书中,包括高级政工师证书、经济师证书、会计证书、养老行业管理资格证书等。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工作成就感整体水平较高,46.2%选择工作比较有成就感的,40.9%的人员认为工作很有成就感。访谈机构院长/副院长均认为自己在岗位上发挥了相应作用,主要表现在为老年人及家属满意度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提高和机构发展势头好,包括机构入住率提高、规模扩大等方面。

此外,院长/副院长每天和每周均超时工作,每日工作时间中位数为10小时。每周工作中位数为6天。调查的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认为工作强度比较强、勉强可以接受的与认为工作强度一般的人数接近,分别占比45.7%和45.2%。绝大多数院长/副院长都需要加班工作,且约有一半的被调查院长(49.5%)经常加班,仅7.5%的人员从不加班。被调查的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39.2%的人员无工沮丧、焦虑、疲惫等作负面情绪,在因工作造成的负面影响中,以疲惫占比最高,为40.3%。28.5%的人员有失眠,焦虑、压抑和沮丧的占比分别为17.2%、16.1%和5.4%。养老机构院长/副院长中工作满意度的占91.4%,对工作不满意的原因中,选择薪酬待遇低的人员最多,占比14.5%,其次是因为工作繁重,占比12.4%。

第八,对中层管理者和专业技术人员的调研显示,162位参与调查养老机构中层管理人员以女性为主,占72.8%;男性占总人数的27.2%。60名养老机构的专业技术人员(包括医生、护理相关人员、营养师等)中,也以女性为主,占比76.7%,高于中层管理者。中层管理人员平均年龄(41.47岁±10.89)岁,其中45岁以下成员占据最大比例,为61.1%。专业技术人员平均年龄(38.18±15.36)岁,45岁以下成员占75.0%。中层管理者和专业技术人员普遍年轻于院长,相比较专业技术人员更为年轻。中层管理人员大都集中在“本科毕业”、“中专或高中毕业”、“大专或高职毕业”文化程度,所占比例分别为35.8%、27.2%、25.9%。中层管理人员中接受护理/照护相关教育的比例为65.4%。其中,医学教育背景的最多,占比为35.8%。专业技术人员则大都集中在“本科毕业”、“大专或高职毕业”、占比85.0%。专业技术人员接受护理/照护相关教育的人数远超没有接受过护理/照护相关教育的人数,接受护理/照护相关教育的人数占比为73.3%,专业技术人员有医学教育背景的最多,比为68.3%。中层管理人员总体健康状况良好,非常和比较健康占92.0%,比较和非常不健康所占比例不足1%。专业技术人员健康状况为比较和非常健康的占96.7%。中层管理人员2人核心家庭比例最大,占29.0%;其次为3人的家庭,比例为25.9%。子女数量中占比最多的为1个子女,占58.0%;最少的为3个子女仅占3.1%。专业技术人员子女数量中占比最多的为1个子女,占比为53.3%。中层管理人员家庭收入水平为11.71万元/年。家庭收入在5-10万元的人最多,占30.9%。其次是10-15万元,占23.5%。

数据显示,9.6%中层管理者的岗位为入职后第一份工作,之前从事其他工作的占90.4%,多数中层管理人员之前从事不同的工作。访谈中层管理人员仅0.8%认为自己在岗位上没有优势,24%认为在目前岗位上最大的优势是从业时间长,工作经验丰富。专业技术人员15.9%的岗位为入职后第一份工作,之前从事其他工作的占84.1%,多数专业技术人员之前从事过医生或者护士工作。专业技术人员选择该职业主要原因是发展前景、兴趣、专业对口。专业技术人员从事养老、护理工作最主要的原因是“工作环境”,占比为53.3%,其次为以及“个人价值观”“ 职业发展前景”,比例分别为48.3%和46.7%。

中层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工作能力总体均不错。中层管理人员认为工作“有成就感,能够获得尊重”的占比最大,比例为35.2%,其次为“工作很好,但是目前还不被部分人理解”、“非常有成就感,获得满足感,能够获得尊重”,占比分别为32.7%和19.8%。专业技术人员认为工作“有成就感,能够获得尊重”的占比最大,比例为46.7%,其次为“工作很好,但是目前还不被部分人理解”、“一般,没有过多想法”,占比均为18.3%。

此外,中层管理人员每周工作天数为6天的占比最高,达到45.7%,其次为每周工作5天,占比38.3%,每周工作7天的比例为16.1%;专业技术人员每周工作天数6天的比例与中层管理者相当,但是工作5天的比例高于中层管理者,但是每周工作7天,占比仅为8.3%。工作强度中,中层管理人员认为工作强度“比较强,勉强可以接受”的占比最高,比例为46.3%,其次为认为工作强度“一般”,比例为43.2%,认为工作强度“非常强,难以接受”的仅占1.2%。专业技术人员认为工作强度“一般”的占比最高,比例为56.6%,其次为认为工作强度“比较强,勉强可以接受”,比例为40.0%。第二,工作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层管理人员没有负面情绪的均占比37.0%,负性情绪中疲惫的占比最高,为38.3%;失眠(24.7%)、压抑(24.1%)、焦虑(22.8%)作为主要的负性情绪紧随其后;专业技术人员没有负面情绪的占比51.7%,负性情绪中疲惫的占比30.0%;压抑(23.3%)、失眠(18.3%)、焦虑(13.3%)作为主要的负性情绪紧随其后。

中层管理人员个人年收入为6.55万元,最小年收入为1万元,最大为50万元,中位数为5.00。被访者个人年收入为“1-5万”的占比最高,比例为53.7%;其次为个人年收入“5-10万元”,比例为34.0%。专业技术人员个人年收入为5.19万元,最小年收入为1万元,最大为13万元,中位数为4.00。被访者个人年收入为“1-5万”的占比最高,比例为55.0%;其次为个人年收入“5-10万元”,比例分别为35.0%。收入满意度方面,中层管理者对收入状况满意“一般”的占比最高,比例为51.2%;其次为“比较满意”比例为30.9%,而感到“非常不满意”的仅占2.5%。专业技术人员对收入状况满意“一般”的占比最高,比例为46.7%;其次为“比较满意”比例为33.3%,而感到“非常不满意”的仅占5.0%。中层管理者期望工资水平为“6001-8000元/月”的占比最高,比例为20.4%;其次为“5001-6000元/月”以及“4001-5000元/月”,比例分别为18.5%和16.1%,而期望工资水平在2999元及以下的累积仅占3.7%。

第九,对养老服务机构护理服务人员的调研显示,男性护理服务人员较少且男性护理服务人员相对较多地分布在东部地区、农村地区、敬老院性质、床位数介于200-299张的养老服务机构中。年轻护理服务人员较少,养老服务机构中,护理服务人员的年龄分布多处于45-59岁,45岁以下的年轻护理服务人员数量相对较少,且相对较多地分布在西部地区、城市地区、福利院性质、床位数超过300张的养老服务机构中。养老服务机构中,护理服务人员的家庭收入多处于6-10万元、4-6万元、2-4万元的范围内,家庭收入处于2万元以下的较低收入家庭占比相对较少,占比12.21%;家庭收入处于10万元以上的较高收入家庭占比也相对较少,占比12.87%。

总体而言,护理服务人员文化程度低,护理服务人员的文化程度大多为初中毕业(37.79%)、小学毕业(26.16%),拥有中专/高中毕业及以上学历的护理服务人员相对较少。而且接受过护理相关教育的占比较低,占比68.07%,大多数护理服务人员并未接受过护理相关教育。从相关资格证书上看,尚不具备任何相关资格证书的护理服务人员占比最多,占比50.66%;而在具备相关资格证书的护理服务人员中,具备养老护理服务人员职业证的比例最高,占比41.50%,具备其他职业资格证的护理服务人员较少。总体上看,部分护理服务人员对老年疾病护理知识、生命体征观察知识等养老护理相关专业知识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比较了解的护理服务人员占比42.82%。

护理服务人员的职业前景不明确,就护理服务人员晋升体系而言,多数养老服务机构没有明确的护理服务人员职位或职称晋升体系,拥有职位和职称晋升体系的护理服务人员分别占比34.57%和34.41%;就工作上升空间而言,护理服务人员多认为自身工作没有上升空间(51.82%)或上升空间不明显(37.21%)。收入增加是护理服务人员最高的职业期待,占比85.56%;同时,护理服务人员的职业期待不仅集中于收入增加、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的保障(65.35%)等方面,其对付出得到社会认可(39.93%)、定期组织培训以提高专业水平(36.96%)等自我提升、自我实现方面也存在着诸多期待。职业培训程度不足。在养老服务机构的职业培训状况上,大多数养老服务机构偶尔安排培训,占比50.74%,且培训形式多为单位内向经验足的护理服务人员学习(帮带交流)、短期、形式简单的培训服务。

护理服务人员的工作强度大,以护理服务人员每日工作时长的分布情况为例,多数护理服务人员每日工作时长在12个小时以上,占比42.74%,护理服务人员面临着高强度的工作,具体体现在照护老年人数量多为6-10位、工作时间多超过12小时、每周工作天数多为7天、加班频繁等方面,大多数护理服务人员认为其工作强度比较强,勉强可以接受。护理服务人员的工作原因最多为工资、福利待遇,占比50.74%;其次为个人价值观影响,占比50.00%。工作环境、就业压力大、个人性格、职业发展前景等也是护理服务人员从事护理服务工作的重要原因。护理服务人员最主要的工作内容为日常生活照料,占比94.88%。此外,环境卫生保洁(62.79%)、文化娱乐/健身活动(35.31%)、心理咨询/精神慰藉(34.16%)、医疗护理服务(31.35%)也是护理服务人员的重要工作内容。在看待目前从事的工作方面,多数护理服务人员认为工作有成就感,能够获得尊重,占比33.25%;25.74%的护理服务人员认为工作很好,但还不被人理解,缺乏足够的尊重。

大部分养老服务机构尚未为护理服务人员购买五险一金(49.92%),或是只够买部分基本社会保险(19.14%),尤其是西部地区、农村地区、养老院性质的养老服务机构。为护理服务人员购买全部五险一金的占比19.22%。机构福利不足,以护理服务人员享受交通补贴为例,89.11%的护理服务人员不享受交通补贴,仅有3.96%的护理服务人员享受机构提供的全部的交通补贴。此外,在养老服务机构提供的福利待遇中,多数护理服务人员不享受养老服务机构提供的用餐补贴、养老服务机构住房福利力度不足、文体活动举办频率低、旅游和学习机会少、不设置纠纷调解机构,护理服务人员对机构福利的整体满意度较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