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人比思想更有趣

发布时间:2018-05-11 10:16:59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作者:(英)莎拉·贝克韦尔

翻译:沈敏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时间:2017年12月

定价:88元

□路来森

哲学,是形而上的,是艰涩难懂的;可是,当一位作家,把哲学家的哲学思想与哲学家的传奇人生,结合起来写作时,相信,那本书就变得很“有趣”了。

英国作家莎拉·贝克韦尔谈论存在主义哲学家和存在主义哲学的《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就是这样的一本“有趣”的书。书中,作者将哲学家的“传记”,与其哲学观点,交叉阐述——“传记”是一条主线,哲学观点,则是以“揉碎”的方式,掺杂进整体叙述中。

既然要谈论存在主义哲学,当然,首先要谈到存在主义的诞生。那么,存在主义是如何诞生的呢?

作者在全书的开头,这样写道:“现代存在主义的诞生时间,精确到1932年与1933年之交的某一时刻,其时,三个年轻的哲学家正坐在蒙帕纳斯大街上的‘煤气灯’酒吧里,一边谈天说地,一边喝着店里的招牌特饮杏子鸡尾酒。”——产生于“生活”之中。

这三个人,就是让-保罗·萨特、西蒙娜·德·波伏娃和雷蒙·阿隆。特别是萨特和波伏娃,后来,成为了现代存在主义哲学的大师级人物。

以此为起点,作者在书中,画卷一般徐徐展开,对存在主义的主要哲学家(包括现象学家)及其哲学观点,一一作了阐述,并且,这种“阐述”,展现给人的不仅仅是艰涩难懂的哲学观点、思想,更多的,是哲学家们迷幻一般美的哲学人生。所谓“迷幻般”,主要是指哲学家个人生活的特立独行、和思想的奇特。

应该说,谈存在主义哲学,离不开德国的现象学;而谈德国的现象学,则离不开现象学家胡塞尔和海德格尔。

胡塞尔,可以说是“粹然一学者”,而他的“承继者”海德格尔,就不同了。胡塞尔,不仅是海德格尔的学术领引人,而且,还在生活上对海德格尔倍加关怀,甚至于把自己的教授岗位让给海德格尔;可海德格尔呢?最终,却“背叛”了胡塞尔。海德格尔,一度还成为纳粹的支持者,他反犹太人、支持焚书、宣扬纳粹的反动言论,对于恩师胡塞尔所受到的纳粹的不公正待遇,他保持沉默,甚至把胡塞尔为其《存在与时间》一书所写的“献词”,也在再版中删掉了。海德格尔思想的复杂性,还在于,对于支持纳粹的这一错误行为,永远“不知反省”,或者说“不想反省”,始终以“沉默”的态度,来应对社会舆论的谴责。其实,只要我们检查一下海德格尔的思想信仰,就不难理解他的“不反省”了。海德格尔,极其崇拜尼采,多年来,他都一直收藏着尼采的一帧照片,甚至于还在人前,拿着照片炫耀:“不是每个人他都给的。”而尼采呢?可以说是纳粹的思想导师;海德格尔的哲学呢?晚期,海德格尔的哲学,竟然陷入了“神秘主义的色彩”之中。

萨特与波伏娃,是存在主义哲学的代表人物。两人的关系也极其微妙:一生相伴,是情人却不是夫妻;同时,又各自允许对方拥有自己的情人;互相占有,又互相包容。而在哲学思想上,两人几乎是绝对一致的,是彼此绝对的支持者、呐喊者和呼应者。

萨特存在主义哲学的核心,是“自由”。既追求个体的自由,又追求社会的自由。追求“个体自由”和他们个人自身的性生活的“开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西方的“性解放”。而追求“社会自由”,产生的社会效果就是:直接引导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各种各样的伟大的解放运动,在民权、殖民地独立、妇女平等和同性恋权益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绩。

萨特的“自由”观,解决了关于人的一个重大的哲学问题:“人的存在”的意义——自由。

不过,萨特在强调“自由”的同时,也对“自由”有一个限制性界定,他说:“自由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受约束地行动,当然,也不意味着随意行动。”

在书中,作者还介绍了其他的一些存在主义哲学家,诸如雅思贝尔斯、加缪、梅洛·庞蒂等。落脚点,仍在于人本身、人性方面。

“以‘揉碎’的方式,掺杂进整体叙述中”,是存在主义哲学思想在书中的展现方式。所谓“揉碎”,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就哲学家个体的哲学观点而言的,比如海德格尔的主要哲学概念:“此在”“当下上手状态”“现成上手状态”;萨特的“自由”观、“自欺”观;以及作为个体的哲学家他们的哲学观点在不同时期的“转向”、存在主义哲学家在社会影响下的表现等。但就存在主义哲学的整体而言,却是“揉”而不“碎”的,比如,存在主义对现象学的继承关系、存在主义的发展脉络、存在主义的社会影响等,其介绍,都是非常完整而清楚的。

因此,我们可以说,本书为我们了解存在主义哲学家和存在主义哲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通俗易懂的“窗口”,正如评论者所言,读其书,我们会感觉:思想很有趣,但人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