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怀珠韫玉的生命

——记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国外业务的开创者刘凤珠

发布时间:2018-03-23 11:28:52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高星

源远流长的刘氏望族

仪征古称真州,大运河在这里汇入长江。仪征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滨江古城,史称“风物淮南第一州”。从两宋到明清,仪征籍科举连登进士及第,状元榜眼探花三鼎齐全,涌现出一大批文化学者,奠定了浓厚的文化基础和淳朴的民风。

在仪征东圈门街14号,至今保留着一座青砖黛瓦、古朴典雅的宅第,这就是著名的“青溪旧屋刘宅”。早年为刘师颖和家人居住,后来是刘子乔和家人居住,现在是刘模的夫人杨素云居住。

刘家是扬州著名的家族,从清代乾隆年间始,经嘉庆年间以后,刘家出现了一代又一代著名的经学专家和国学大师,他们筚路蓝缕,爝火传薪,成为扬州历史的佳话。

所谓经学,是专门研究诠释春秋时代儒学等古典经书的一门学问。刘家三代在清朝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的学界声名显耀。他们研究诠释《春秋左氏传》,著有《左传旧疏考证》等多部传世著作。他们的名字登上了《清史稿.儒林传》,这在清朝的历史中是绝无仅有的。

所谓“三世一经”,即刘文淇→刘毓崧→刘寿曾祖孙三代穷毕生心力证疏注传之谓。

乾隆时期刘锡瑜(字怀瑾,1749~1840)生子刘文淇。刘文淇(字孟瞻,1789—1854)自幼家境贫寒,得传其舅凌曙(字晓楼,1775~1829年)之经学,开创经学家风,成为刘氏家族第一代经学家。刘文淇的儿子刘毓崧(字伯山,1818—1867)、长孙刘寿曾(字恭甫,一字芝云,1838—1882),都是清代著名经学家,皆有成就。

刘文淇

刘毓崧有四子二女,长子刘寿曾(字恭甫,1838~1882),次子刘贵曾(字良甫,1845~1898),三子刘富曾(字谦甫,1847~1928),四子刘显曾(字诚甫,1851~1928)。

刘毓崧

刘寿曾有一子二女,子刘师苍(字张侯,1874~1902)。刘贵曾有一子一女,子刘师培(字申叔,1884~1919)。刘显曾有二子刘师慎(字许仲,),刘师颖。刘富曾没有后代。

刘寿曾

刘师苍有长子刘葆儒(字次羽,1899~1952),次子刘崇儒(字子乔,1902~1961)。

据刘凤珠的小儿子朱延平向我发微信介绍:关于仪征刘氏年谱,学界讹传甚多,就管见所及,除对各世墓志铭的考释外,应以小泽文四郎1938年编纂的《刘孟瞻先生年谱》最为可信。另有1962年在沪刊印的梅鹤孙(号元鬯1894~1964,书画家)著《清溪旧屋仪征刘氏五世小记》,此著出典多系“小的时候外祖母和我母亲说的话,参考了清史儒林外传以及外家几代的著作和各家所撰的传状碑志年谱”(外祖母即刘师培之母李汝蘐),故亦可靠。

刘寿曾44岁逝世时,疏证仅完成至襄公五年,儿子刘师苍尚年幼(旧时家学很少传女),自然经学难以承继。其侄子刘师培倒是获得衣钵,成为近代经学大师。到刘师苍的儿子刘葆儒这一代,成为了刘氏国学最后的继承人,但他后来一直从事了实业。至此,刘氏家族彻底告别了经学家传,尽管刘葆儒给他们唯一的儿子起名“经传”。

可惜,刘家这三、四代人都生活在忧虑和动荡之中,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从未摆脱过贫穷和疾病的滋扰。但他们皓首穷经、自甘寂寞,身处陋室、著书立说,而无怨无悔。因为动荡和穷困,他们大都短寿早夭,刘文淇只活了66岁,其子刘毓崧年仅50岁,长孙刘寿曾年仅44岁。不仅如此,其不幸命运竟延续了数代,包括刘师培只活了36岁,而他的堂兄刘师苍29岁时落水而死,刘师慎33岁时自杀身亡。刘葆儒53岁时也是意外亡于车祸。

三叔公刘师培传奇的一生

刘家在扬州第五代中的佼佼者,当属刘文淇的曾孙、刘毓崧的孙子、刘寿曾弟弟刘贵曾的儿子刘师培。刘师培的父亲刘贵曾为光绪间举人,著有《春秋左传历谱》、《抱瓮居士文集》等。母亲李汝蘐,是江都学者李祖望的次女,通晓经史。

刘师培生有异相,尻部有一根长不及寸的无骨肉尾,左足正中有一块龙眼大小的鲜红方记,故被称为“老猿再世”,此为聪明异常之兆。

刘师培

刘师培自幼天资聪颖,过目成诵。8岁开始学习《周易》,10岁时曾在两天中作《凤仙花》绝句百首,12岁时即已遍读四书五经,被称为“神童”。刘师培17岁进学,18岁考上秀才,19岁中举,可谓少年得志。

1902年,刘师培因科举考试失利,辱骂清廷制度。被官府通缉,听说陈独秀、章士钊等人在上海办《苏报》,便来投奔。当时陈独秀正在章士钊寓所聊天,忽见一满身污脏、蓬头垢面的少年叩门而入。章、陈二人考其《左传》上的学问,才始信此少年便是刘师培,此事章士钊在《孤桐杂记》有记载。

1903年,“苏报案”发生前,刘师培回乡探亲期间完婚。他的妻子何震,原名何班,字志剑,出生书香世家名门。父亲是武进县学教谕何承霖,何家为晚清仪征四大家族之一。何班容貌秀美,家教严格,是一位教养极好,能写诗作画的大家闺秀。何、刘两家为世交,何班的长兄娶刘师培叔叔的女儿为妻,因此刘师培和何班的婚姻属于亲上亲。

婚后,刘师培携妻子返回上海。何班进入蔡元培开办的爱国女社就读。因此,她从一位旧式的大家闺秀变成了极端的女权主义者。为了显示男女平等,她改名为震。何震在婚后的生活中,强势狂妄,常常对刘师培发“河东狮吼”,动辄对刘师培施以训斥惩罚,甚至拳脚耳光。

因畏妻如虎,刘师培被人戏称为“惧内泰斗”。据张继回忆:有一天晚上,刘师培慌慌张张地冲进张继家中,喘息不定之际,突然传来急促的叩门声。刘师培面色惨白,哆嗦着说:“必是我太太来了!”说完就冲进卧室,躲到了床底。张继开门后,发现是他的一位朋友,就叫刘师培出来,但刘师培认为张继骗他,不肯从床底下钻出来。

1904年春,刘师培又变故参加开封会试,落第回乡。在扬州创办师范学会,协助乡人出洋留学,支持学生运动。

刘师培在少年时,就与年近不惑的经学家章太炎齐名。二人在上海结识后,相互推崇,又有共同的排满倒清信念,成为知交。因章太炎字枚叔,刘师培字申叔,二人被人合称为“二叔”。

1904年秋,刘师培在上海与章太炎、蔡元培、谢无量等一起参加反清革命,参与《俄事警闻》的编辑工作。报社遭清政府查封,他至浙江平湖避难。

1904年冬,刘师培与章士钊等人密谋行刺广西巡抚王之春,但刺杀时,子弹竟没有出膛,刘师培被拘入捕。捕房见其形色苍黄,言语支吾,一看就是怯懦书生,次日便将他释放。

1905年,章太炎、刘师培等创办《国粹学报》,使“国学”之名,得以广泛传播。

刘师培办的杂志。

1906年春,刘师培与陈独秀在安徽组织公学,宣传革命,同时出版《中国文学教科书》等著作。

1907年2月,刘师培应章太炎之邀,偕同母亲、妻子何震及何的表弟汪公权东渡日本,加入同盟会。结识孙中山、黄兴等革命党人。

刘师培夫妇发起成立“女子复权会”和“社会主义讲习会”,创办《天义报》和《衡报》,宣传无政府主义。刘师培曾组织编译《共产党宣言》,被专家公认为最高的译本。当时在早稻田大学上学的李大钊正深受他的影响,最后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及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

1907年,同盟会发生以章太炎为首的“倒孙风潮”,刘师培是章太炎的支持者之一。他曾派日本人北辉次郎雇佣杀手,欲取孙中山的人头。

在何震向苏曼殊学画期间,何震和表弟汪公权曾经有染。有传汪公权在章太炎的茶壶里投毒,加上章太炎拟赴印度学佛,刘师培最终与章太炎的反目。

1907年底,刘师培脱离革命阵营,倒向清廷改良主义者端方,充当其暗探。他作《上端方书》,表示今后“欲以弭乱为己任,稍为朝廷效力,兼以酬明公之恩”。落下“外惧党人,内惧艳妻”的恶名。

刘师培随后组织齐民社,举办世界语讲习所。由于日本警方监视严密,《衡报》被迫停办。1908年11月,刘师培全家回国。

1909年,刘师培夫妇在上海充当端方暗探,因出卖张恭,表弟汪公权被王金发击毙。刘师培公开入幕,随端方任直隶督辕文案、学部谘议官等职。考订金石,研究天文历法。

1911年,刘师培随端方南下四川,镇压保路运动,在资州被革命军拘捕。

辛亥革命胜利后,章太炎不念旧恶,与蔡元培一起在上海登报寻找刘师培的下落。陈独秀上书孙中山,历数刘师培功德,为之求情开脱。1912年初,刘师培被孙中山保释出狱,后任成都国学院副院长。

1913年6月,刘师培与南下寻夫的何震沿江北上山西,由南桂馨介绍,投靠阎锡山,任高等顾问。

1915年8月,刘师培任袁世凯的参政及上大夫。与杨度等发起成立筹安会,为袁世凯称帝鼓吹。洪宪帝制失败后,流落天津。

1917年,刘师培应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之聘,任文科教授,开设“六朝文学”等课程,又回归到他的学者身份。当时,刘师培与辜鸿铭、马寅初、胡适被称为北大的四大才子。他著有《中国中古文学史》讲义传世,为近现代中国文学史研究首屈一指的巨著。

刘师培自小“体素羸弱”,十几岁便患肺结核。他不修边幅,蓬首垢面,衣履不整,看上去活像一个疯子。刘师培好吸烟,他的书案经常布满烟灰,衣袖经常有烟烧出的破洞。他喜欢边吸烟边看书,有时看的太入神,常将烟蒂错插入墨盒中。而他有时一边看书,又一边咬馒头蘸酱油,因专心看书,把馒头错蘸在墨盒里。

刘师培上课既不带书,也不发讲义,从不写板书。但讲得头头是道,援引资料,都是随口背诵,当时学生都很佩服。

1919年3月,刘师培曾声援林纾攻讦陈独秀等“新派”人物。但当陈独秀被捕时,刘师培与北京大学的新旧学者们一起联名上书,请求保释陈独秀。

1919年11月20日,刘师培因肺结核病逝于北京,年仅36岁。陈独秀主持了刘的丧礼,并引用康有为诗悼念亡友:“曲径危桥都历遍,出来依旧一吟身。”

师培与妻子何震曾育有一女,不幸夭折,膝下荒凉。虽曾过继刘师慎的长子刘葆楹,但最终还是将经学传给了他的学生吴遐伯。刘师培英年早逝后,何震亦进了尼姑庵与青灯古佛为伴。

刘师培在短暂的一生中,著作颇丰。钱玄同等人将其著作整理编辑成《刘申叔先生遗书》。

刘师培晚年曾对早年参与政事很是后悔,他去世前对黄侃说:“我一生应当论学而不问政,只因早年一念之差,误了先人清德,而今悔之已晚。”

有人嘲弄刘师培一生是“在风雨飘摇的乱世中笑傲江湖”。刘师培善变,总是在污泥浊水中辗转其身,最终变得委琐龌龊,道德学术双双受损,遭人鄙弃。

黄侃曾评价刘师培:“忧思伤其天年,流谤及于后世,贻人笑柄,至可痛惜!”王元化曾说:“世人诋诃,多出于道德上的责备,殊少思想上的探索。其实从激进革命走向拥戴独裁,也不是没有思想上的线索可寻。这在中外近代史上是不乏先例的。所谓两极相反亦相通。”鲁迅在给钱玄同信中称刘师培是个“卖过人肉的侦心探龙”。

刘葆儒的外孙朱延平给我提供了一份刘师培叔父刘富曾所撰的“亡侄刘师培墓志铭”,从中可窥知刘师培一生动荡的缘由:“……侄才蕴瑰奇,少年气盛,思欲有以己见,然名之所在,谤亦随之。……夫物忌过盛,侄得名太早,厥性无恒,好异矜奇帽,急(功)近利,……”

在名门望族的环境中成长

作为刘家第四代中的老大,刘师苍29岁那年溺水去世,留下长子刘葆儒,次子刘崇儒(字子乔)。

刘葆儒早年于国立南京高等师范商科毕业。著书众多,有《近世会计学》、《实业上个人效能论译意》(以上商务印书馆出版)、《广告心理学》(中华书局出版)、《汉译财政学导言》、《汉译经济学撮要》(以上钱业月报出版社出版)。曾编译《商业月刊》、《家庭杂志》、《英文周报》等。涉及广告学、会计学、财政学、经济学等领域,这在当时年轻人中是少有的。其中,1930年出版的《广告心理学》一书,是中国广告学的奠基之作。而《实业上个人效能论译意》,则是翻译出版美国浦林登的经典之作。

刘葆儒一生经历十分丰富,曾任上海教会司库协会会计,上海商务印书馆业务科、编辑所进货科英文书记,上海华昌贸易公司英文速记书记,上海汇培洋行英文秘书,上海信源行秘书,上海兰格木行协理,上海通用公司翻译员。在永泰和烟公司的工作,可能是刘葆儒的最后职业生涯。

刘葆儒不仅具有经济头脑,而且掌握了当时在上层社会和少数精英之间交际的英语,编辑过英文报纸,显示出高超的英语语言功底。因此,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他能够左右逢源,从事多家公司的英文翻译、速记工作。

刘葆儒不仅从事实业,还接过传承家学的重担。在繁忙的公务之余,不忘研究家学,在保护、整理、出版青溪旧屋刘氏著作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不仅协助南桂馨、钱玄同等人出版了《刘申叔先生遗书》,还著有《国语注补辑》、《元代帝王世系表》数种专著。

当刘葆儒在上海的现代的街巷中穿行的时候,迷乱的霓虹灯与穿梭的车水马龙,构成了他眼前的景象,让仪征家乡书房里昏暗的油灯和陈旧的经书,相去甚远。整日忙于生计的他,不得不面对并不清晰的现实与未来。

刘葆儒成家后,住在虹口东熙华德路寿品里,其夫人芮瑟华,也是书香门第家庭子女。刘葆儒育有三女一男。

1923年1月,刘葆儒的大女儿刘凤珠出生,作为父母掌上明珠的女儿,自然得到了有着深厚文化底蕴家庭的抚育,在传统与现代的文化背景的交织中,刘凤珠的人生帷幕悄然打开。

1940年,刘凤珠在著名的江苏省立上海中学高中学校商科专业毕业。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泰山保险公司做财务会计工作,这既是女承父业的节奏,也是受时在天津中国银行工作的堂叔公刘师颖的影响。

1940年刘凤珠在上海中学

30年代,《孔夫子》等历史题材电影的放映,给“孤岛”吹来一股清新之风,也吸引了上海一些进步文化人士的关注,时在商务印书馆工作的刘葆儒也参与其中。刘葆儒还热心研读鲁迅的著作,抄录鲁迅的《热风》、《南腔北调集》等作品,估计有10万多字。可以想象,刘葆儒当年工作之余,伏案潜心阅读鲁迅先生作品的模样。这一切对刘凤珠后来热心进步事业,无不影响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