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程家发:铁肩担责

发布时间:2018-03-09 09:55:13    作者:陈国庆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陈国庆

“责任,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尽职尽责地对待自己的工作,才能展现自身的能力与价值。责任就是对工作的完成,就是对职位的坚守。责任意味着付出,意味着奉献。”程家发说。

84岁的程家发老人,20多年的军旅生活的磨砺,短暂的人民银行工作经历,17年保险工作的历练,构成了一生工作时间的板块。

老人腰板挺拔,洪亮的嗓音,话语慷锵有力,军人的作风展现得淋漓尽致。


程家发

军旅生涯

“1934年,我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市永康县。我的小学老师是中共地下党员。受老师的影响,我很崇拜红军,从小就怀有当一名军人的梦想。1951年3月,我如愿以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60军新兵团的一员。朝鲜战争爆发后,国家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被分配到了60军的野战医院从事护理工作。部队让我到医训大队学医,入朝担任卫生员。60军野战医院是比较有名气的医院,开始部队在东线打阻击战,1953年转入中线打反击战。在阻击战中,伤员比较多,一天转到医院的少则好几百人,多的时候上千人。伤员经过我们战地医院进行简单包扎处理后,避免延误治疗和感染,再送往后方的志愿军总医院。”程家发说。

说到这里,程家发讲起自己的一个笑话。“有一次战斗中,一位酒量很好的司务长腿部受了重伤,医院孙副院长叫我参加手术,由我负责麻醉。我把乙醚不断地往他头上淋,因为我不会喝酒,结果病人依然清醒,我自己却被麻醉倒了。院长叫人给我抬到了门口,等着清醒。整个手术做完后,我才清醒过来。面对忙碌完大汗淋漓的孙院长我自己觉得挺不好意思,头埋的低低的不敢说话。”

“还有一次是运送200多名伤员到后方去修养,部队安排了15辆车。我负责护送工作,坐在领头的一辆救护车里。行驶一段路程后,我自己开始晕车呕吐。考虑到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考虑到伤员的安全,我努力克服困难,镇定指挥汽车驾驶员,遇到敌人飞机封锁的路段,适当快一点;没有封锁的路段,车开得慢一点,尽可能减少伤员的痛苦。一路上,有的伤员因为伤痛的困扰,提出很多要求,有的则抱怨车辆过于颠簸,抱怨连连。我就下车去做工作,请求大家忍受一下,克服眼下的困难,支持我们运输工作,大家齐心协力,争取快速撤离到安全区。经历一路的坎坎坷坷,克服重重艰难险阻,15辆车的伤员顺利达到后方医院,我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我感到很幸福,因为圆满地完成了领导交办的任务!”

1957年,战争彻底结束,程家发坐闷罐列车,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之后他跟随部队到了安徽省进行整修,后又被调到了浙江衢州,部队医院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114医院。程家发先后从给养助理、管理员、会计,直到1972年晋升为院务处副处长。医院整编后,程家发转业到了衢县,在衢县人民银行担任党组成员、副行长。

程家发老人至今珍藏着抗美援朝时的纪念物品,老军装、茶缸、背心、老照片,每每打开,如数家珍。脸上绽放着光彩,仿佛那些闪光的日子都复活了。

缘结保险

1979年,国务院决定恢复国内保险业务。1980年,衢县人民银行指定程家发来负责组建保险公司。7月份开始筹备,11月2日正式开业。“当时公司只有6个人,我是经理,加上一名副经理,一名计财科长,3名业务员。由于我还兼着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工作,我的职责范围是管人事、办公、储蓄等这几项工作。储蓄的任务比较重,要劝大家去存款,要通过我去宣传发动。我们保险工作的办公地点就在人民银行里,现在的上街44号,当时由于没有房子,行长会议决定,是用人民银行的自行车库改装成了一个小房子,面积大概10-12平方米的样子。大家围着一张桌子,走进走出其他人都要站起来让一下地方,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开展保险业务。”程家发笑着说。

“当时做了很多工作,首先通过人民银行的信贷部门,用信贷的关系要求企业和相关部门参加保险。保费收回来,有点手续费,就买点东西给银行员工发一点,充分调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第二是通过各级人民政府,每当市、县召开大的会议,人民银行行长、副行长都要出面讲讲保险。凡是听到有会议的,我们都积极去参加,想方设法拓展保险业务阵地。”

“因为衢州地处浙江西部,相对比较贫困,也没有什么大的企业,所以保费收入开始时很少。第一年是1980年11月2日恢复,一个多月做了129000元保费,大家都很高兴。上报省公司后,省公司很满意。第二年收入保费36万多元,省公司奖励我们一个日本进口的录音机。第三年收入保费40多万元。到1994年公司升格,上级给配备了一辆吉普车。单位的交通工具是5辆自行车和一辆吉普车。凡是下乡,大部分是步行,小部分通车的地区就坐公交车。下乡时公司有规定,不允许吃别人的饭、拿别人的东西,要吃饭规定交5毛钱一顿伙食费,公司报销差旅费,其他任何补贴都没有。”程家发说,“我经常教育职工不拿保户的任何农副产品,更不允许拿人家的礼物。我自己也严格要求自己,不沾公家一分一厘。我是军人出身,对党纪国法要求很严,自己率先垂范。这和我在部队养成的习惯有关系,到地方工作我也要求单位员工这么做,员工对我的评价比较高。有一次,有位公司的查勘员向保户借了1000元钱,这个保户有理赔案件。过了很长时间,查勘员也不还钱。我知道这件事后,马上就找到当事人。我要求他,立即把钱退回去,而且还要向对方道歉。这件事对大家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

程家发讲起了在业务管理中一件难忘的事。1984年6月,衢州粮食车队到杭州去,回来路过建德,有一位老人骑自行车逆向行驶,车辆因为躲避不及撞上了老人,老人当场死亡。当地村民就把司机扣住了,车送到了交警队。那时电话还很少,通讯不便。交警队打来电话,告知情况。粮食车队获悉后,派出一个会计带着钱和慰问品到死者家里去。对方不接待,还把来人扣住了,让他们俩给死者守灵。后来,会计趁乱跑了出来,向程家发汇报了情况。程家发马上和理赔员到了建德,向交警队了解情况,又找了乡镇府,请他们帮忙做家属的工作。经过一番工作努力之后,家属态度有所缓和,但提出了很多苛刻的条件。程家发看很难一下子坚决,就回到建德,找到公安和检察部门要求解决。在公安部和检察机关介入下,死者家属才同意放人,但要保险公司表态,保证理赔款到位。“理赔可以保障,但要按照国家的规定进行。我亲自登门做对方的工作。人质被放后,村里又有很多农民围在公路上,公安部门考虑到我的人身安全,让我坐到警车上,顺利返回。后来,理赔款顺利到位,整个事情顺利结束。”

“我在展业中,印象最深的单位是衢州煤机厂,当时它算得上是市里最大的企业了。为了让它参加保险,我们几个领导一起去做工作。经过一番努力,煤机厂顺利投保。煤机厂拿下后,对全市影响很大,我们接着对木材厂进行公关,很快也保下来了。之后,衢州市的几个大厂都被保下来了。”程家发说,语气里带着自豪。“凡是县里开大会,我们就去宣讲保险,借助和依靠政府来做保险工作就相对容易。我们的理赔工作做得很到位,很及时,小案件当天出险当天就赔,那时候赔款,公司有一定的权限。”

责任为先

1985年5月15日,衢县升格为地级市。组织上让程家发担任中国人民保险衢州市中心支公司党组成员、人事科长兼监察审计科科长。

“工作意味着责任,无论你从事的是什么样的工作,只要能认真地、主动地担负起责任,你就会获得尊重和敬意。有的责任担当起来很难,有的却很容易。无论难还是易,不在于工作是什么,而在于做事的人。态度决定一切,责任感决定一切。”程家发说。

1989年,衢州遭受了严重的洪灾,公司全体员工全都下到一线,开展洪灾救援,程家发更是冲锋在前。衢州市委、市政府对保险公司的救灾工作评价很高,在总结大会上为其颁发了集体先进的奖状。

1991年,衢州中心支公司被评为省级先进公司,全市5个县被评为全省和全国的先进县,实现了满堂红。

1991年12月,浙江省公司任命程家发为衢州中心支公司工会主席。不久,省公司和省电视台组织了一次保险知识大赛。“为了把大赛搞好,我下了一个通知,要求层层组织,问答题发到各个县,各县在会议上学习传达,每个县选3名参赛选手。选拔之前,我都亲自去检查,合不合格,有没有达到大赛的要求。经过严格的选拔,选出了每一个公司里最优秀的选手。比赛要求不只是保险公司的人员参加,还要有地方厂矿企业的2位人员参加。比赛时,主持人之一是王刚,另一位主持人是一位著名演员。竞赛的大部分内容是抢答题,我们衢州代表队的抢答速度很快,最终获得了总分第一名。省公司总经理喜出望外,跑过来祝贺我,说:‘老程呀,你不简单,你们衢州公司能够得到一等奖,了不起,我祝贺你们!’我们几个听了领导的话,兴奋地都快要跳起来。因为连续几年工作出色,我还被评为全国工会系统先进工作者。”程家发说。

“公司创业之初,我们仅仅有27位工作人员,交通工具有10辆自行车。而到了1993年底,公司保费规模达到了1亿6千万元,公司的人员也增长到240人。尽管保费规模在全省来说还是比较少的。但每一笔保费来之不易,很多都是几毛钱、几块钱这样收回来的。例如:家庭财产保险,还有水稻保险、养猪保险都是这样一家一户,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程家发坦言。

1996年下半年,程家发退休。

“从事保险工作,我觉最大的快乐就是当展业成功后,收获一笔保费所带来的成就感,还有当我把赔款送到保户手中的时候,保户的眼神,充满感激的话语,我内心满满的幸福感。有人说,保险工作很苦。我觉得把责任扛在肩上,牢记使命和职责,就不会觉得苦。苦,顶多也只是一时半会,克服了困难就不觉得苦!”程家发言语间依然慷锵有力,充满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