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友谊是一种怎样的人类情感

发布时间:2017-09-22 13:20:59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作者:(英)A.C.葛瑞林

翻译:叶继英

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时间:2016年4月

定价:39元

□刘英团

“人类所有关系中最崇高、最美好的莫过于友谊。我们都认为如果我们长大后跟父母成了朋友、我们的孩子长大后跟我们成为朋友、我们跟同学和同事成为朋友是一项成就”,“那些处于贫穷窘况以及所有其他身陷不幸之中的人们把朋友当成是能够获得救援的唯一庇护所”(亚里士多德)。在《友谊》(Friendship)一书中,英国哲学家、伦敦新人文学院创始人A.C.葛瑞林把“友谊”描绘成人类众多“美德”的一种,是引领人们过上优越而有价值生活的基本要素,他说“一个没有朋友的人就像无人照料的花园,会变得荒草丛生——看上去蓬头垢面、阴郁内向,再往后就愈发变得古怪反常、半痴半癫。”在葛瑞林看来,没有朋友是很可悲的,一个人“对待他的朋友应该就如同对待他自己一样,因为他的朋友就是另一个自己”。

葛瑞林认为,“友谊,或等同于,或涉及一种品格,一种德行。”为了澄清这个问题,人们提出了“被爱又是什么感受”,以及究竟什么才是“讨人喜欢”的“可爱之处(phileta)”?亚里士多德把“讨人喜欢”的“可爱之处”分为“实用之处”、“合意之处”和“卓越之处”三种,而这三种“可爱之处”又相应地代表着三种朋友:“那些因彼此可获得实际收益而相互结交的朋友”、“那些因彼此可获得愉悦感受而相互结交的朋友”,以及“那些因为彼此所具备的相似美德并且如同喜爱‘另一个自己’一般相互结交的朋友”。亚里士多德在名著《尼各马可伦理学》(Ethika Nikomachea)中强调,只有最后这一种朋友之间才是人类最真挚且最高尚的友谊。他认为,德行具有内在的永久性,具有相似德行的人们之间的友谊,才是完美友谊。因为那些无需任何先决条件而优秀到极致的人(即“那些能自我约束、完善而卓越不凡之人”),是维持时间长久且完满无缺憾的友谊。

“美德里有和谐,有坚贞,有忠诚,有无私,有明智,有善,有爱。一个人的美德一旦表现出来,便会光芒四射,并且借助这种光芒、照见别人的美德。美德与美德互相吸引,光芒与光芒交相辉映,结果便燃出友谊的光焰。”西塞罗经常在其哲学作品中谈到“友谊”。其中,名为《荷尔顿西乌斯》(Hortensius)的对话集,书名即来源其与好友昆塔斯·荷尔顿西乌斯·霍塔卢斯的对话。奥古斯丁在《忏悔录》(The Confessiones)中说他在19岁读《荷尔顿西乌斯》时,全身就被一股哲学“炽烈燃烧着的热情”所充满,他感觉“这世界上除了朋友之间的赤胆忠心和相互喜爱,再也没有其他更加伟大而令人慰籍的人或事了”。托马斯·阿奎纳在《神学总论》(The Summa Theologiae)甚至将“友谊”归类为组成某中幸福生活的物质之列。“……友谊成为时间最为神圣的事物,不仅值得人们致以高于一切常理的崇敬之心,而且配得上任何与日月同辉的永恒赞美……”,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杰出代表乔万尼·薄伽丘在其代表作《十日谈》(The Decameron)的第十日有关提图斯和吉西普斯的故事中如是神采飞扬的写道。

友谊是什么、友谊有何价值?在哲学家、文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乃至我们每一个人的眼中绝对是形象各异的“哈姆雷特”。“如果把漫长的历史进程按时间维度切成片段,那么在每个事件片段上都可以贴上许多标签。”葛瑞林认为,有关友谊主题的观点也经历了一定的发展过程。就当下,能在多大程度上理解有关友谊的理论,特别是亚里士多德对政治友谊(或对公民之间政治友谊)的见解,本身就是对“友谊”理论的发展。在《友谊》一书中,葛瑞林从两个方面来解释友谊的发展所造成的变化。首先,启蒙运动的发起人(那些明确而有力地表达出新感性主义理念的思想者和作家,如狄德罗、伏尔泰、休谟和康德以及其他人)希望能够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和概念去解决社会和人类生活中的有关问题。其次,友谊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历史演进。葛瑞林认为,相比之下,启蒙运动存在某种伟大的多样性和多元化的特征。“启蒙运动是人类从强加于自我的不完美状态走向人性复苏的运动。”康德不但在关于启蒙运动之著名论述中述及这两方面的因素,还在其公开的伦理学讲座中为“友谊”增加了“相互平等”的理念。

友谊永远是美德的辅佐,不是罪恶的助手,“我们将视友谊高于政治。”一如阿尔贝·加缪在《反抗者》(L’Homme révolté)中所言,平等不仅是政治得以成立的一种预设,这预设需要不断地被提出,并致力于平等实践的持续创造。作为政治原则,平等的终极目的是在推进人的自由,而非固执于某种结果层面的相同。当然,不同国家的人们因文化的差异而对友谊有不同的看法。葛瑞林强调,友谊的不同不仅有国家和文化的差异,还有男女性别的差异。在《友谊》中,他还透过探究文学经典中的“友谊”,以“迫使”人们重新审视友谊。葛瑞林认为,友谊的核心特征在于喜爱之情、同情之心和忠诚之意。友谊可是我们和父母、子女、同学、同事之间的“朋友”之情,也可是我们和素昧平生的人产生的相见恨晚的好感和喜爱;友谊可使我们分享彼此不同的兴趣和思想,融入对方的世界,并担负起相互守护的责任。“如果没有这些连接的存在,我们将会变得更加微不足道,并将一步步走向虚无主义的险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