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斯宾诺莎未完成的遗作

发布时间:2017-08-11 10:33:11    作者:刘英团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作者:(荷兰)斯宾诺莎

翻译:谭鑫田 傅有德 黄启祥

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时间:2016年7月

定价:28元

□刘英团

“要达到斯宾诺莎的哲学成就是不容易的,要达到斯宾诺莎的人格是不可能的。”正如黑格尔所言,尽管巴鲁赫·斯宾诺莎(Baruch de Spinoza)生活在教派林立和宗教纷争的时代,却始终坚持自由思考。他不但在《神学政治论》中批判《圣经》以还宗教本来的面目,还在自然权利学说和社会契约论的基础上主张建立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他在《政治论》中强调,真正绝对的国家是民主制国家,“在这种民主制国家中,所有人毫无例外地都只遵从他们国家的法律,在其他方面则各自拥有他们自己的权利,过着体面的生活,有权在最高议会投票和担任国家的官职”,“除非他们是罪犯或者臭名昭著”。

斯宾诺莎反对君主制,也贬低贵族政体。在《政治论》中,斯宾诺莎不但摒弃了许多政治学家的观点,还从自身经历中痛切地意识到思想自由的重要性。他认为,民主制是最优越的,在民主政体中,人人能表达意见。他说:“政治的目的是自由,” “在一个自由的国家每人都可以自由思想,自由发表意见。”作为近代西方哲学公认的三大理性主义者之一,斯宾诺莎与笛卡尔和莱布尼茨齐名,其学说被称为“斯宾诺莎的上帝”。斯宾诺莎高度赞扬民主制,他在《政治论》中讨论了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他认为,与君主制、贵族制相比,“民主政治是最自然,与个人自由最相合的政体”,“在民主政治中,没人把他的天赋之权绝对地转付于人……他只是把天赋之权交付给一个社会的大多数……所有的人仍然是平等的,与他们在自然状态之中无异。”

人类在进入社会状态之前,先进入的是自然状态。斯宾诺莎把“神或自然的力量”称为自然权利,不分贤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然权利。斯宾诺莎认为,“自然是由其他无数支配整个自然永恒秩序的法则所制约的……正是这个永恒秩序的必然性规定着所有个体事物都以确定的方式存在和活动。”作为典型的欧洲大陆唯理主义者,较之英国经验主义者,斯宾诺莎不但更注重对自然权利的建构,还从中延展出具体的政治主张。他不但直接将自然权利等同于自然法——“我把自然权利视为据以产生万物的自然法则或自然规律,亦即自然力本身”,还得出“一个人无论智愚,无论他努力做什么,他都是根据最高的自然权利而为之”的结论,这也明确了自然权利与自然权力的等同。而国家的权力只能来自于人们“让渡”(“社会契约论”)的自然权利,人们所保留的另一部分自然权利则是不能被剥夺的天赋人权。比如,人的天赋的自由思考判断的自然权利是绝不可转让于人的。

“人心不可能完全任由他人操控;因无论自愿或被迫,无人可将其自由思考并自行判断任何事务的天赋权利或能力让与他人。”在《政治论》中,斯宾诺莎对个人的自然权利进行了多方面的阐述。斯宾诺莎认为,所有人都享有绝对的、不受限制的自然权利,这不仅是权利也是事实。在《政治论》中,斯宾诺莎着重探讨了最理想的政体。在对政体的论说中,他把众人的力量所确定的共同权利称为统治权,并以此权利的归属作为区别君主政体、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的标准。他指出,“如果这些只能属于由众人全体组成的大会,那么这个国家就叫做民主政体;如果属于仅仅由选定的某些人组成的会议,这个国家就叫做贵族政体;最后,如果这个国家的事务管理以及随之而来的统治权被授予一个人,那么这个国家就是君主政体。”在谈论君主政体时,斯宾诺莎指出,“若将全部权力赋予一个人,所造成的是奴役,而非和平。”而在民主政体的国家中,所有人毫无例外地都只遵从他们国家的法律,在其他方面则各自拥有他们各自的权利,过着体面地生活,凡享有公民权的人,都有权在最高议会投票和担任国家官职。斯宾诺莎认为,民主政体与君主政体、贵族政体有很大差异,民主政体也远比君主政体和贵族政体优越很多。

作为自由主义思想家,斯宾诺莎不但用哲学的语言巧妙地融合了宗教与政治,还穷其一生致力追求人民的自由和民主的政治。斯宾诺莎认为,国民的美德和邪恶主要取决于国家以及完全的权利。那些让国民软弱如绵羊的国家,差不多算不上国家,“不如称之为荒芜的沙漠更恰当些”。人们的和睦相处也取决于其中真正的人的状态,“主要以理性、真正的德性和精神生活为特征”。在此意义上,《政治论》堪称是一部超越同时代的资产阶级政治哲学思想的经典著作。虽然《政治论》是斯宾诺莎未完成的遗作——关于民主政体的部分还没有完成,写作计划中有关法和政治的其他具体问题也尚未讨论,是被“带入坟墓的政治学说”。但是,斯宾诺莎的“理性让我们看见道路,而感受(又)让我们想去看”《政治论》,“我(斯宾诺莎)的一切论证都是根据人性的必然性,也就是每个人的自我保全的普遍愿望……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作为典型的欧洲大陆唯理主义者,较之英国经验主义者,斯宾诺莎不但更注重对自然权利的建构,还从中延展出具体的政治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