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里的生活本真

《牧羊人家》是中国人寿陕西汉中分公司杨铜矿历时四年跟拍的摄影系列作品。本刊节选了其中部分作品供读者赏鉴。 

□本报记者 方磊

四年之作

记者:《牧羊人家》这组作品您是在什么境遇下创作拍摄的?

杨铜矿:这组照片我跟拍了四年。四年前的一天,我与影友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采风,在下山回来的路上偶遇到一位村民正将一大群羊往山下赶,我们被眼前一幕惊呆了,纷纷拿起相机跟随主人一直从山上拍摄的山下。

记者:这样的创作成为您生活的习惯了?

杨铜矿:完全可以这样说。每遇到周末,我就跨上摩托车奔赴位于偏僻的小山村——南郑县大河坎镇丁元村进行采风。这里自然条件差,山高地稀,村民收入普遍偏低,多年来很少有女孩愿意嫁到村里来。

记者:作品中的人物成为系列作品的专注核心。他们的生活状况是怎样的?

杨铜矿:今年61岁的王锡华和他58岁的妻子杨海珍就是放羊的主人,他们育有两个儿子,因大儿子结婚时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害怕小儿子娶不到媳妇,只能应了亲家的要求,让小儿子做了上门女婿。

在当地,儿子当上门女婿,说明家穷,父母没本事。为了改变家穷的面貌,他们从2001年开始养羊,至今已有17个年头,目前羊的数量已达100多只。

时间一长,我与他们已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记录变化中的世界

记者:这样一个系列的创作作品是否代表了您现在的创作风格?

杨铜矿:可以表现出我现今的创作格调和取向。我早期拍摄的作品以艺术类为主。自2000年以后,摄影风格逐渐转向人文纪实类,并将镜头对准了秦巴山水之间的山村、小镇,十几年坚持不懈。山村、小镇是秦巴山区人文地域特色的集中体现,城镇化的进程让小镇上的人和物都在迅速地变化着,一些传统民风习俗、工匠手艺随着岁月而消失,我希望能通过相机,记录小镇和山村的生活、变化,留住这里的山民影像。

摄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作为一个摄影人,要把摄影当做事业来做,耐得住寂寞,持之以恒,更要不断地去学习,只有这样,才能够跟上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潮流。

记者:在创作之前您在当地做过实地考察吗?

杨铜矿:对放羊户做过实地走访。当地的“南江黄羊”养殖户前几年还有三四家,因为这活太苦、太累,加上羊价走低,销路不好,大都将羊卖掉不再干了,现在仅剩王锡华和另一户人家还在饲养。

在养羊初期,王锡华和妻子杨海珍因没有经验,每一步都举步维艰。记得刚把羊引进回来时是冬天,因不适应当地的低温气候,10多只羊开始感冒,患胸膜炎,而羊是群居,往往一只病了,整个羊群都会感染。他们只好不分白天黑夜,对照着购买的书籍,为病羊打针、喂药、消毒。经过一个冬天的艰辛忙碌和提心吊胆,终于让100只羊度过危险期。在得知养羊不易时,使我有了进一步要拍摄他们的冲动。

记者:在此次艺术主题的创作中,您运用了哪些艺术手法和技巧?努力达到怎样的艺术效果?

杨铜矿:多年来,我一直坚守在秦巴山区创作,用纪实的手法记录心中的秦巴父老和巴山姐妹;用抓拍的手法,留下他们生活中的劳动之美和勤劳致富的艰辛;用一颗纯朴而纯粹的心态去定格这些淳朴、憨厚的农民兄弟和父老乡亲。

在我按动快门的瞬间,不想丑化、嘲笑我的乡亲父老和兄弟姐妹,也不想避开或掩饰这里的贫穷和落后。我用凝重的影调来刻画巴山人的淳朴、粗犷、耿直、豁达、单纯的性格,也表达自己追求的艺术形式和对家乡人的真情实感。我总想,摄影不能改变世界,但它能记录下变化中的世界。

养羊以来,王锡华和杨海珍夫妻俩每天早上10点左右将羊赶到山上,下午6点左右再驱赶回来。因山高路远,上一趟山要花上近2个小时,在山上一待就是5个多小时,即使是冬天也不例外。如果冬天山上野草不够时,王锡华夫妻俩就要去割一些青草,然后将秸秆和晒干的青草配合起来喂养。除了用草喂,他们每年收的3000多斤玉米也都喂了羊。

思想,在按下快门之前

记者:这样的长期跟踪拍摄是复杂的创作过程,您的创作是如何进行的?

杨铜矿:为了拍摄他们割草、背草、铡草等场景,我提前一天就赶到驻地,住在收费仅50元由村民开办的农家乐。第二天早早起床迎着晨曦踏着露水去拍摄。我常想,创作来源于生活,生活必将成就艺术和摄影家,这也是我一贯坚持的真理。

记者:您在这样潜心的追索中,有着怎样全新的感悟?

杨铜矿:从这个主题的长期创作中,我感觉自己心灵对摄影艺术的领悟有了升华。我喜欢摄影,因为我相信文字和语言的描述代替不了那些来自生活本身的影像,尤其是来自我们铭心刻骨的经历,包含理解和感受的那部分。我喜欢摄影,因为我更喜欢让人们透过作品看到生活本身。

近年来,我把主要精力都用在拍摄农民、农民工、及保险服务三农及精准扶贫等一系列专题摄影的创作上,通过镜头去歌颂山区百姓辛勤劳动和默默奉献所展现的“中国梦 劳动美”的艺术效果。

记者:乡土气息和农耕文明似乎是这系列作品的气质,您缘何关注于此?

杨铜矿:我将拍摄秦巴山区的父老乡亲作为摄影创作的主线,秦巴山区是我摄影创作的大基地。大概是我出生自农村的原因,农村题材有一种特殊的感念时时牵挂着我的灵魂,她是我摄影创作的动力基础和创作源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记者:在这个系列作品的创作中,您有哪些心得收获?

杨铜矿:我的收获很多。其实作为一个非常投入的摄影家,你不能光说是你手快,其实,你应该思想走在前面。一定要想到了,你才会去注意,才会去观察。所以,想到是第一位的,要深入生活,与拍摄对象交朋友,比如说在摄影采风中,走进他们的生活,你要学会跟拍摄对象聊天。深入古镇茶馆跟他们喝一样的茶,他们抽着旱烟熏着你,你感觉到特别舒服,就是很接地气的生活,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近年来,我曾先后拍摄了“秦巴老人”、 “乡村老戏”、“陕南社火”、“巴山婚宴”、“赶集”等多个专题系列。

关切小人物 拥抱大情怀

记者:您希望您的这组作品可以对观者有哪些启示?

杨铜矿:我希望这组作品使观者能了解在秦巴地区大山深处,这些普通百姓,生活还不是很富裕,但他们养成的顽强、自信、乐观、拼搏的精神,深深感动着每一个人……

记者:创作中有什么细节令您难忘?

杨铜矿:拍摄中,王锡华、杨海珍夫妻俩说,羊是家里致富的根本,为了让羊健康生长,他们一直把羊当儿子来养,悉心照料,总怕有什么闪失赔了钱。因天天在山上放羊,杨海珍现在感到双腿经常有疼痛感,她说准备忙完插秧这阵子,要去汉中中心医院去看医生。

10年前,他们为缓解家庭负担,大儿子远赴珠海打工,只有逢年过节时才能回来看望他们,所以家里的一切都靠夫妻俩打理,艰辛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成为习惯。

他们生活的地方偏僻,每年只有冬季时才有外地人来收羊。前两年羊价好时,一年能收入3万多元,去年羊价走低,收入不到2万元。不过,他们说:“这比以前好多了,通过养羊,生活已经改观了不少,我们挺知足的。今后,只要条件允许,我们会增加羊的数量,用我们辛勤的劳动一定要让家富起来,再辛苦不怕!我们要用自己的双手实现咱山里人心中的梦!”他们的言行深深地感动着我。

记者:摄影给您最大的启迪是什么?

杨铜矿:摄影对我的最大影响是使我更加热爱生活,自从我背起相机的那天起,就一直在巴山汉水的土地上耕耘着,付出了辛苦的汗水,牺牲了多少个节假日,也付出了爱和情,我热爱这片热土,是这片土地给了我成长的机会。

记者:您一直以来关注的创作主题有哪些?

杨铜矿:10多年来,我为自己的摄影事业苦苦追求,秦巴父老总让我魂牵梦绕,这里是我摄影创作的源泉,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职业生涯,我觉得,深入群众,把镜头对准老百姓,对准那些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是任何摄影人都应有的大情怀。

10多年来,我摄影创作中沉思、探索、追求、跋涉者,想走一条自己的路,用镜头拍摄秦巴山区的父老乡亲,用情感和爱心去关注普通百姓的生活状态。

拍摄秦巴山区的父老乡亲是我摄影创作的主线,是我关注的永恒主题。几十年的光影追求,尽管涉猎的题材多而杂,但拍的最多也最为企业和圈内人士满意的还是普通百姓的人和事,这也是我众多摄影作品中极有特点的组成部分。我始终认为,摄影创作中要坚持不懈深入学习、深入生活、多拍、多反思、多体会,就会逐步养成一个良好的摄影人的潜质。我将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辛勤耕耘,多拍佳作,用手中的相机播种保险的“爱心”事业,为父老乡亲的幸福安康贡献自己绵薄之力!

(图1-图7为《牧羊人家》系列作品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