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何奇:以文学为媒 穿越历史

——解密《敦煌背后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7-05-19 10:17:53    作者:方磊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方磊

中国人寿酒泉分公司的西北知名作家何奇善于创作西部历史题材的作品,近期他的长篇历史纪实小说《敦煌背后的秘密》被多家媒体和网络连载,在读者中引发一轮“敦煌热”。何奇缘何关注类似于敦煌文化这样的历史题材的背景?创作中的历史与文学如何交融?通过历史纪实文学作品如何抒怀作家的个人思悟与心襟?历史纪实文学对于现实生活的关照如何实现?就一系列读者关切的问题,何奇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人物素描:

何奇,自1983年历任县文化局副局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地方志编委会总编、保险公司办公室主任等职。1984年当选为酒泉地区第一届作协副主席。现为中国金融文联委员、中国金融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文学院签约作家。

文学凝注敦煌文化 以史唤醒民族意识

何奇现今出版发表的600多万字作品,有相当部分是关注反映敦煌历史文化和民情风俗的。新近在多家报纸和网络连载的纪实文学作品《敦煌背后的秘密》,同样是纪录敦煌历史文化的。据他介绍,《敦煌背后的秘密》是一部长篇纪实作品,讲述了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发现经过、真实记录了当时那些外国所谓的“考察家”“探险家”等,挖掘、诱骗、盗窃敦煌文物的卑鄙情景,同时揭露了王道士盗卖文物的罪恶行径,何奇认为这部作品恰恰从敦煌文物的触角里映照了国人的悲伤史。“作品在连载前,我在全新修订中又增加了一些相关资料和内容,进行了补充、修改和完善,使其内容更加翔实,更加真实感人!”何奇称。

显然,何奇是一个有着浓厚敦煌文化情结的作家。在他看来敦煌的每块石头都有一个神秘传奇故事,每一座土墩都铭记着波澜壮阔的历史文化等灯。“这是名副其实的,特别是莫高窟和藏经洞,就是人类文化艺术的奇迹。”何奇就出生在敦煌,是伴随着敦煌传说故事长大的。因此,敦煌历史文化艺术对他幼小心灵的启迪、熏陶和影响是非常大的,他甚至认为正是敦煌文化确立了自己后来的文学之路,开掘了他的文学创作之源泉。“这种启迪和影响,对我来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东西,你想压也压不住,想挡也当不了,就像火山一样必然会爆发,像一粒种子必然会生根发芽破土而出渲染出绿色海洋!”

多年以来,何奇一直探寻敦煌文化的深处,“我决定把自己所考证以及发现的真相写出来,揭开敦煌背后的秘密。”于是,人们看到了出自何奇之手的《走进敦煌的魔鬼》《敦煌黑客》《敦煌镖女》《敦煌刀客》等小说作品,还有他创作的影视剧本《喋血敦煌佛》《水月敦煌》,新编大型敦煌曲子戏《田园新歌》,另有敦煌地方文史和民间故事等也都饱含何奇对浩瀚古远敦煌文明的崇敬和追问。

据何奇介绍,《敦煌背后的秘密》是他个人敦煌作品中耗时最长、下工夫最大的作品。“因为它是纪实作品,所用资料必须建立在真实可信的基础上,而且还要有可读性。”写作前,何奇重点做了诸多案头准备:一是基础资料的调查收集。有心得调查和史料探寻,何奇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开始了。“1972年我在酒泉地区‘五七’干校学习,有个从敦煌莫高窟来的摘帽‘右派’在那儿劳动。我抽空过去跟他闲聊,也获得过不少资料。”上世纪从八十年代起,关于敦煌莫高窟方面的书籍和研究资料渐渐多了起来,何奇除了聆听知情人讲述敦煌故事、收集敦煌民间各种版本的传说外,大量收集阅读有关敦煌莫高窟的史料典籍,并无数次前去敦煌莫高窟参观学习,实地考察。经过调查收集,获得了大量的基础性资料。

对于手头资料的研究分析,何奇在写作前仔细做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因为很多资料不是收集来就可以用的,是需要考证,需要分析,需要研究它的真实性,然后确定它可不可用。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工作。当然,也根据纪实作品的特征,做了一些合理可信的推断和虚构。”

同时,何奇在史料基础上,设立纲目,勾画构思作品,开始撰写。“因为我是业余作者,在单位有其他工作,所以时断时续,直到2003年初才写出20多万字的初稿。”从收集资料到撰写完稿,经过了三十多年,何奇将大量心血和精力投入在这部作品里。后来经过几次大的删减修改,浓缩到16万字。作品样稿出来后何奇先投放在朋友中间传看,没想到这部还未面世的作品,竟在朋友圈子里引起较大的热烈反响。

谈及《敦煌背后的秘密》这部作品,何奇说自己想寄望和要表达的思想就很直率单纯——让悲剧不再发生!

“敦煌莫高窟是中外佛教文化艺术的宝库,藏经洞的发现是二十世纪全球最惊人、最伟大的发现。这座宝库里藏存着近六万件珍贵文物,而这些珍贵文物却一夜之间,被外国所谓的‘考察家’‘探险家’们轻而易举地掠走了,当时的保管人王道士究竟包藏着怎么样的祸心?——国人哪里去了?政府哪里去了?这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让人最不可理喻的是,中国的莫高窟,中国的藏经洞,中国的文物被外国大盗掠去后,藏在他国的博物馆内,中国人想看看,还得通过他们的批准同意,还得向人家俯首乞怜,仰人鼻息,有的还禁止观看,确实令人气愤!”何奇说自己曾无数次去莫高窟参观游览,每每面对空空如也的藏经洞,每每面对那些被外国大盗剥离破坏的壁画,心里除了愤恨、痛惜、更多的是悲哀——中华民族的悲哀!在这种情绪鼓动下,何奇决定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一句话,“痴望通过这段扼腕痛惜而又悲哀的历史记录,唤起我们民族牢记历史,少点愚昧,少点悲哀,振奋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和爱国热情!”

地域滋养心怀 历史文学两相依

身为业余作家、业余编剧,同时也是一个地方文史作者,何奇笑言自己算是一个涉猎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两个领域的“骑墙”作者。“多年来,在进行文艺创作过程中,我还进行地方历史、经济、文化和民族情风俗的挖掘、整理和研究,撰写出版了《甘肃哈萨克族》《百年酒泉》《地方概况》《县志》等书。特别是《阿克塞县志》(创志),从调查搜集史料、设立纲目篇什,到编纂完成,由我一人承担。”据何奇称,此书1993年出版后,得到了各级领导和专家学者的好评,对他一个人创编县志,给予了高度评价,先后两次被评为全省修志先进个人受到表彰奖励。这些著述都属于地方文史和方志类作品,涵盖了地方区域的各个方面。

何奇表示,通过编写这些书,自己的收获非常大,他把这看做是自己人生最大的财富。“首先我深刻感受到地方人文历史的深邃博大,源远流长,特别是敦煌的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它就像一条历史长河,奔腾流淌,永无止境;二是这些东西为我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原料,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三是为我的创作开掘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有了这些丰厚的积累和体验,就会像岩浆涌动的火山和喷泉不得不爆发,不得不喷射,不得不写,不得不记录!那是一种巨大激情在催动你,鼓舞你,还有一种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再则,我出生在敦煌这片土地上,对这片土地有着独特深厚的情感,一种思乡情、恋乡情、寻根情结牢牢牵绕着,挥之不去,不得不倾吐,不得不宣泄。这就是我为什么偏爱历史性和地域性写作的缘由。”

巴尔扎克曾说过:“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可以说历史是记载人类社会活动进程和历史事件的,是人类社会历史和进程的一面镜子,而文学是写人的,也是反映记载人类社会关系和社会活动以及历史进程情况的。从这个意义上何奇觉得,历史和文学是相同的,是紧密联系的,也是相互依赖的。“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真实。不同之处,在于反映的思维方式和记录方式不同。作为历史,它是一门社会学科,是抽象思维的范畴,需要真实、科学、合理地记录,而文学属于形象思维范畴,可以用文学语言和艺术手段来反映社会,记录生活,为了达到艺术效果,还可以打开想象的翅膀,虚构的空间,创造出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人物,反映社会的本真。”

创作需发时代声音 文化支撑行业大厦

何奇认为现在是一个大发展时代,作为一个作家、艺术家,肩负着建设精神家园的重任,所以首先要站在时代的潮头,发出时代的先声,努力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党中央发出‘一带一路’战略号召,对于身处丝绸之路重镇敦煌的我来说,是一个文学创作、发展和出精品的绝好机遇,因此要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抓住这个大好机遇,深入实际,努力创作出好作品。”据何奇称,近期,他正在策划系列反映丝路之路历史人物的长篇小说,计划在3至5年内完成。“其实,这个系列作品早有策划,每部作品早有故事大纲,但至今没有动笔,原因是它是历史小说,必须尊重历史,不能胡编乱造,也不能戏说。所以现在还在做调查收集有关史料工作,这就是现在所讲的‘接地气’。”

长期以来,何奇进行文学创作,体会心得不少,但他感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深入社会实际,从生活中挖掘创作源泉,从生活中打捞文学菁华。“只有做反复细致的调查研究,掌握了基础资料,心里才会踏实,创作起来才会有底气。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比较重视深入生活,调查研究,每部作品的调查收集资料和酝酿准备时间都比写作时间长得多。”何奇相信这是一个作家的必修课,也是必须做的功课。

无论什么行业和职业,都需要强大的文化来支撑,否则就像一个没有筋骨、没有灵魂的人。何奇确信保险企业亦同样,文化已经成为其软实力的重要体现、竞争力的重要支撑,起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1993年初,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和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联合举办了“人民保险杯”全国诗歌大奖赛。那时的保险公司,在社会上知名度还不太大,了解保险产品的群众更是寥寥无几,此次的“保险诗大奖赛”在宣传保险,向全社会普及保险知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其反响巨大、影响深远。当时何奇作为基层保险公司人员,也与当地有关县市文联取得联系,组织策划了“保险诗歌”大赛和文艺演出等活动,在宣传保险,普及保险知识,提高群众保险意识方面起到不小作用。“有不少群众通过文化活动知道了保险,认识了保险,提高了投保参加保险的积极性。我本人也先后写出了多首反映保险生活的诗歌,编创出反映保险生活的戏剧作品,供文艺部门和基层公司演出,宣传保险。如歌舞小品剧《热合曼老汉找保险》、小话剧《姨妈来了》和反映农村保险代办员生活的剧本《小康人家》等。”从实践中何奇感知,正是通过这些实践活动,充分证实文化艺术已经成为保险业创新发展的支撑和主心骨,在打造保险业、创新品牌中具有不可缺失和不可磨灭的作用。

一语中的

“文化已经成为保险企业软实力的重要体现、竞争力的重要支撑,起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何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