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对话自愿捐肝保险人林萍:萍水相逢 肝胆相照

发布时间:2016-01-08 09:56:24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农墨 记者 方磊

2009年5月5日,两台特殊的“亲体部分活体肝移植”手术,在上海瑞金医院同日进行。历时7个半小时的手术,让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从此肝胆相照。那一刻,时年43岁的太平洋人寿宁波镇海支公司营销员林萍无偿将自己48%的肝脏捐献给了同村患肝痘核变性的8岁女孩徐洁。

2015年7月8日,以林萍事迹真实演绎的国内首部保险业原创话剧《生命密码》在北京首演,保监会项俊波主席与全国各险企负责人共同观看了这一演出。《生命密码》的全国巡演,也让中国保险业再次为这位坚强女性感动与喝彩。见到林萍前,我们做了不少功课,从各家媒体的报道中,我们知晓了这一善举前后所经历的诸多波折,这次捐肝手术的许多细节与背后故事,感动于世间大爱与女性的坚强。而当我们真正与现实中的林萍亲密交谈时,才真正被这位女性身上所体现的独有个性与坚韧性格所感染。在江浙女子特有的轻言细语中,6年前的那些周折与苦思,那些曾经的坊间议论与家人反对,以及最后那一刻做出决定的果敢无畏,在她的讲述下,都成为了一笑而过的往事,成为一次人生的洗礼。如今的林萍,继续着平凡的保险营销岗位,兼顾每一个“微心愿”,尽己所能地投身公益,“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2014年度十大中国最美保险营销员”这些荣誉光环给她带来的,并不是任何的名誉与金钱,而是能够帮到更多人的动力与感恩。对此,她甘之如饴。

只因看到你

林萍与徐洁。

记者:林萍老师您好,您的故事在保险业内感动了无数人,首先,我们特别想知道,您的手术已经过去了几年了,您现在的身体恢复得怎样了?您帮助的这个孩子,现在的情况呢?

林萍:我现在身体恢复得非常好,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那个孩子现在也非常好,如果在人群中看到她,你们可能也看不出她曾经患过那么严重的病。她现在非常健康,个子也有1米70了,正进入青春期的发育,看起来非常正常,这也是一件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的事。

记者:林老师,我们一般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可能会同情,会给孩子捐点钱,但都不会想着要试试自己的肝脏能不能移植一部分给一个素昧平生的孩子,您当时是怎样想的呀?

林萍:其实也是出于一种母性的本能吧。我当时第一次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也没想到要捐肝或是捐点什么给她的,只是想以我的资源可能可以帮她介绍医院,或者给她献点血,捐点钱,当初也是这样想的。后来孩子的父母和爷爷奶奶的配型都没配上,我当时在医院说过一句话,说我也是O型血。所以他们在万般无奈下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愿不愿意给孩子配型,我当时也是犹豫了三五秒,感觉确实有点突然,后来就觉得孩子非常可怜,就决定去配型。后来也是满凑巧,配型成功了。当时去上海配型可能会对工作有一些影响,例如开早会要请假这些,所以我就和公司的直属领导请假,当时他们一听到我是为这个事情请假,都非常地不支持。因为出于朋友情也好同事情也罢,她们都非常担心我,反对我做这件事。所以我后来也没有征得她们的同意,就偷偷去配型了,也瞒着家人和同事。后来配型成功了,医生和我说要休息半年以上,我想这会对工作有比较大影响,才请同事帮忙和领导请假,后来媒体有报道,我父母才从报纸上知道了我做的这件事情。

记者:您做这件事是瞒着家人的吗?您之前认识这个孩子吗?

林萍:是的,我之前没有告诉我的父母。这个孩子的奶奶和我是一个村的,她住河东,我住河西,小孩子有时候周末回奶奶家会偶尔打个照面,相互认识,但不是很熟。

记者:我们听说您为了给这个孩子捐肝,不仅是身体上做出了牺牲,也为了顺利捐赠做了很多努力,您能和我们说说这其间的故事吗?那些难忘的,不为大家所知道的困难有哪些?

林萍:其实你要帮这个孩子,即便我已经同意进行无偿捐赠,但从现行的法律上其实是不允许的,因为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有规定:“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最后的这句话最后成了孩子的救命草,我们是一个村的,查了祖上的亲缘关系,查到我老公的婆婆和徐洁的外婆是表姐妹,通过公证这一关系的方式,我们就可以克服法律上的风险,进行捐赠。但当时我们去做公证的时候,又遇到了很多困难,我们在宁波各大公证处想要开公证证明,她们都没找到类似的案例,也没有公证处愿意帮我们做这个公证。后来我在政府部门的公开栏里看到了其中一位司法局领导的照片,我听说过他的名字,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叔叔,就找到了我朋友帮忙找他叔叔,请他帮忙找公证处的主任帮忙解决,帮我们做公证,之后又来来回回地从村里跑到镇海,从镇海公安、派出所,为了公证的事跑了不知道多少趟,从上午8点半,一直跑到下午5点,才把这个章敲下来。

公证出来后,我没有回家,直接去了上海,因为医生催得很紧,小孩子的情况也很危急。当时到了上海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因为太晚,又快到五一节了,手术就没做,最后是5月5日做的手术。因为做公证,村里的一些人也知道了这件事,后来的传言就很多了,说什么我欠了她们家的钱,因为赌博怎样了,还说是因为夫妻感情不好,要卖器官维持生活……各种传言,真的让人心里非常非常难受。特别不被理解,还有说她们给了我多少钱这类议论,听了挺难受。后来,我就给一个好朋友打电话说背后很多人在议论,我感动很难受。我朋友就问我到底拿没拿人家钱,我说哪里有拿呢?我肯定不会拿这种钱的,我朋友就说要不我给你找“讲大道”栏目,这是我们宁波的一个本地栏目,给你去做个声明?我说这倒不需要了,后来自己想想,我们农村里有这样的议论也很正常,很多伟人都被别人在背后议论,更何况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呢?于是就这样安慰自己,这个事情就过去了。

舍肝弃胆 只为重生

林萍和孩子们一起玩耍。

记者:您家人当初是怎么看您的这个决定的呢?后来呢?

林萍:我一直没和家里人说这个事情,包括我的父母,因为这件事,我当时和我老公的关系也比较敏感,在这件事上家人确实是有分歧,最后我去上海的时候,我老公发短信给我说:你现在撇开外界的所有因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说我确实觉得小孩子非常可怜,我应该救他。我老公最后给我回了短信说:既然你这样决定了,他会把这件事情以后有可能发生的责任承担起来。等于是他虽然是不同意,但在最后一刻还是无奈之下的支持,因为他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我是个比较执著的人,决定做的事情,他劝不回来。我的女儿当时在读高中,我们没给她配手机,但她知道我决定要去配型后,就很紧张,一定要她爸爸给她配了手机,一天一个电话地问情况。那天知道我配型成功的时候,她是在学校里崩溃了,在1000多号人的饭堂里号啕大哭,说你不能去,去的话我就怎么样怎么样……把其他人都吓傻了。我当时就安慰她说,也是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妈妈身体里面长了一个血管瘤,医生说了这个血管瘤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是要做手术的,现在做手术费用还有人帮我交,同时也能帮到别人,而且我已经答应人家了,就这样把她劝通了。

记者:当时您和家人说这个决定的时候,家人都是不同意的是吗?

林萍:我没有和她们说决定,因为知道她们一定会不同意,父母也一定不同意。但我能确定的是,我的父母都是非常明事理的人,一旦发生什么事,我的父母不会去找对方去吵去闹,这是我能确定的。所以我想把事情做完了之后,再回到家里告诉她们,我现在已经做完手术了,你看看我其实满好的,没什么影响,当时是这样计划的。但后来我还是给我弟弟打了电话,因为报纸做了宣传之后,她们就都知道了。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好事坏事都不会与人分享,她所有的承受都在心里,我记得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在人群里抹眼泪,当时就感觉心里非常地刺痛,因为我知道那段时间我的父母也是备受煎熬。他们的那种牵挂我能感受得到,所以感觉特别地对不起我的爸爸妈妈。

记者:从您做出这个决定,到最后走上手术台,这个过程只有短短的1个月时间。当您完成手术醒过来,您想到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

林萍: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手术真的是太痛苦了,我以后要得了癌症这样的绝症也绝对不要去做手术。虽然整个手术过程没有感觉,但醒来之后的那种痛是无法言语的,全身插满了管子,非常难受。但当我眼睛睁开四处瞟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孩子就睡在我的相邻病床,看到她的手脚在动,知道她活过来了,我心里也顿时得到了安慰。之前就真的只有一个念头,我再也不要手术了。后来看到她,觉得她的生命真的被我挽救了,感觉很安慰,也感觉没那么痛苦了。这个过程,也是很多的周折,手术前医生和我谈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做这个手术我的胆囊也要摘除,肝胆相连嘛,当时我就感觉很突然也很难接受。因为把肝捐给她一部分,我心里是有准备的,但要把胆囊摘除,我心里是没有一点准备的。当时就觉得长在身体里好好的器官,要割掉非常舍不得。无奈之下,我当时就和孩子的姨妈出了医院,说要逛逛,因为没法排解自己的情绪,不知道该怎么办。

出来的时候我给我一个医生朋友打电话,问我应该怎么办?医生说还要割胆囊,胆囊到底有什么作用?我那个医生朋友说,你连肝都愿意给人家了,一个胆囊又算什么?当时,也是想找一个心灵的安慰,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孩子父母看我的眼神,我现在还很清楚地记得,真的是太无助了,很忧郁也很不安,我当时就和他们说,我所有的东西都在医院里,钱也没带,就是出去走走。所以为了这个孩子,我最后还是下了这个决心。

这次手术一共做了7个半小时,在这之前我其实是有很多可以退缩的理由,但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真的退缩了,这个家庭真的会绝望,甚至有可能从楼上跳下来也是有可能的。2009年5月5号7点一刻,准备开始手术前,要先插胃管,过程也非常难受,那根管子要从鼻腔进去,可能也是因为我太紧张医生也比较紧张的原因,一直都插不进去,我要医生打麻药,他说不能打,要自己一点一点配合咽进去,但当时就怎么都插不进去,孩子妈妈都看不下去了,说要不我们不做了,我说都这样了,怎么能不做?很痛苦,都咳出血了最后才插进去了。

渴望保险帮助每个家庭

记者:您的故事真的让我们特别感动,而您的付出,也获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获得了全国第二届道德模范提名奖,全国劳模,保险业十大最美保险营销员等等的荣誉,您的故事在今年以《生命密码》的话剧形式,在保险业中广为传唱,这些对您的生活有影响吗?您是如何看待这些荣誉的呢?

林萍:我是这样理解的,当时做这件事,我只是冲着救这个孩子这一个目的去的,之后获得了社会的那么多肯定,也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些荣誉让我感觉自己身上的责任更大了,大家都知道,在国内,我们保险人本身在社会中的社会地位不是很理想,而我在凭自己的良心做事,能带给客户和社会一些向上的正能量,就感到是有所收获。其实我还是原来的我,没有多大的改变,我自己身上也有一些自己的坏习惯,但现在都会更加注意些,在一些公众场合上,更好地维护公司形象,维护我们保险人的精神面貌。

记者:我们也了解到,您其实一直都比较热心,这几年在专注保险工作同时,也在投身一些公益项目。您能为我们大概介绍一下这方面您做的一些努力和成果吗?未来您还将有哪些计划呢?

林萍:这几年,我确实参与了一些公益的工作,但也谈不上是很大成果,只是尽己所能。2009年6月,在公司和同业的支持下,我们建立了一个“林萍工作室”,很荣幸通过这个平台和公司以及社会上的许多爱心人士一起参与建设了一些图书室,开展爱心妈妈与留守儿童的结对,也向社会募集过衣服经过清洁处理后运到贫困山区帮助贫困儿童,我们在每年高考的时候还会组织高考爱心直通车去送交通不是很便利的孩子们参加高考,也帮到了一些患重大疾病的孩子募集到资金……很多事情,我们也一直在摸索着用更好的方法,帮助到更多的人。这几年社会和公司给我们的支持也很多,例如汇集宁波保险业同仁心意的“宁波市保险行业林萍慈善基金”,“镇海林萍爱心基金”,“太保林萍晚报爱心公益金”等等平台,都让我们的公益项目开展得比较踏实有效,我们做的公益项目里大都有一个“微心愿”的概念,就是我们在做的公益都不是很大的项目,但希望做的每一次公益爱心奉献,都是让受助人圆了这个心愿,救了这一条生命,我们就觉得很有意义,很有价值了。

记者:真的很敬佩您。不管是投身公益还是投身保险,您身上的那股劲,您也是一位比较资深的老保险业务员了,您一直从事的就是寿险业务的工作吗?在那么多年从事的保险工作以来,您对保险行业有着怎样的认识?

林萍:我是1996年下半年进入的这个行业,当时在平安保险,但开始做保险没多久,我妈妈生病没人照顾,我又是家里的老大,就辞职照顾母亲了。后来,我感觉对保险业还是比较向往,就应聘到了太平洋人寿,在2002年正式加入这家公司,从业务员做起,一直从事寿险工作。我觉得这个行业真的非常好,是一个十分阳光的行业,国家现在也越来越重视商业保险的发展,对我们营销员而言也是一个巨大机遇,而且我们做保险在时间上的掌控也比较自由,也能有自我发展的空间,你想要多少,只要付出了、努力了,就一定会有回报。与此同时,这个岗位也对自己的自我管理有提升,做保险会接触到各个层次的人群,对自己的锻炼和提升也十分有帮助,这些都是其他行业无法达到的。现在市场上的投保理念也越来越好了,大家对保险的理解这么多年走过来,是有了很大提升,至少现在不会和之前一样,我们去推销保险,客户还以为是推销保险箱的。观念已经在改变,而且转变得非常多,现在如果有意外发生,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问这个人有没有买保险?可见保险已经逐渐成为我们生活的必需品,发展空间十分巨大,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机遇,商业保险在未来一定是为国家、社会发展挑重担的行业。

记者: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保险意识也在广大民众中不断提升,您认为在这样的历史发展趋势下,我们保险人应该用怎样的心态去做保险?

林萍:我想诚信肯定是首要的,要把客户的利益当做自己的利益来看,要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问题,这个十分必要。要做好保险,要获得大家的认可,在为人上就一定要有正气,有信念,因为我们保险,特别是做寿险,大家都知道的,是要和客户做一辈子的朋友,容不得一点私心。

记者:您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也为这个社会增添了许多正能量,也成了许多人的榜样,在结束采访前,能否向我们保险伙伴们说一些寄语,说一些鼓励的话?

林萍:作为保险人,我们其实背负着巨大的使命,是要给这个社会承担起社会责任的。而这些责任,不仅仅是在大灾大难的时候,有我们保险的身影,其实也都体现在我们每个人做的每一件关于保险的小事上,因为如果保险能够帮助到每一个家庭,每个家庭都平安幸福了,那我们整个社会也就和谐安康了,这是我的个人感悟,也想和大家一起共勉。

 

相关链接

愿好人一生平安

每逢晚上,若是有空,林萍会在村口的一块空地上和大伙一起跳跳操。昨晚,由她无偿提供的音响设备依然振奋地欢唱着,而它的主人却静静地躺在上海的重症监护病房里。

“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人,恐怕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听说记者要采访林萍的事,很多村民停了舞步,都聚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向记者历数林萍的好。村民也是刚知道林萍确实给小女孩无偿捐肝了,以前听说时,还以为这是“说说而已”的路边新闻。昨天,村民们震撼了,感动了……

“林萍呀,那是真好,你看她平时,光献血次数就能吓死人。”一位阿婆说,只要有什么事情林萍能帮忙的,她肯定一口答应,而且办得特别卖力。

“她说话柔柔的,性格特别好,总能为别人着想。”一位阿姨接过话头说:“刚听到林萍要捐肝的消息时,大家简直惊呆了,没人相信这孩子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我们都知道林萍性子很爽快,可是怎么能爽快到连自己的肝都捐出去呢?这人的肝,是造血的机器呀!说实话,就算有人出我上百万的钱,我都还得考虑一下,何况她是无偿捐给那孩子。”

“你说捐个十万八万的也已不容易,林萍这可是把半条命给捐出去了呀。”一位姓潘的阿姨说,林萍决定捐肝以后,他们也问过她,咋会想到这么做。林萍说,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她觉得孩子实在太可怜了。也有人劝她要点“营养费”,她说,人家已经为孩子的病快倾家荡产了,这是万万做不得的呀。她甚至发动大家,都去帮帮徐洁,好让他们一家人渡过这个难关。

愿好人一生平安!这是记者昨晚在这个小村庄里听到的最多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