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高家”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4-09-28 10:33:38    作者:张茂春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很多保险人都知道中国人保公司有个高星,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尤其是他那一头略带弯曲的长发,很有特点。他爱好写诗,人送雅号“诗人高星”。他平时总爱穿一身有特点的文化衫,酷爱红星图案,别具一格,乍一看,就是个地道的北京文化人,不凡的谈吐由里及外的透着那么一股文化味儿。其实,高星的喜好挺广泛,摄影、美术、收藏。

说起收藏,高星给中国人保收藏了不少宝贝,他有一颗非常敬业的心,从业保险几十年,收集了大量的保险老照片和保险文物,在业内那也是有口皆碑。自费收购了大量老保单老宣传画老照片,正在为公司筹建中国保险业的第一个司史博物馆。并将出版中国第一套保险历史收藏系列丛书。领导说他个人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是人生最高境界的具体体现。他的爱司敬业,是有生动内容的。

“博物馆”居家

高星自称自己家就是一个“博物馆”,那叫一个有特色。

高星的家,在北京市繁华区的一座普通的民居住宅楼里,大概也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人保老宿舍楼。进入灰黑的楼栋,随着主人的引领,穿过七零八落杂物的走廊,看到一扇门口的上檐赫然挂着“高家胡同”老搪瓷的胡同名牌,左右两边堆放着收集来的石雕和木刻,就连门上也挂着老物件,一看就知道,这就是高星的家,也就是高家“博物馆”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的情景就会让你感到震撼,各种收藏品几乎要夺门而出,一股浓重的文化气息迎面扑来,本来不宽的过道,上下左右的地上、墙上堆放的,张挂的满满当当,进来的人,自然地缩进身体,唯恐哪里一不小心碰到,走到客厅,说是客厅,其实只有十几平方米的面积早已被码放的老家具,成堆的书籍,各种各样的老物件占满,仅仅留出了不到两平方米的通向卧室的通道,如果人多时,就不得不侧身而站,靠墙两侧是书架,打开灯后,才看见摆放的是多年来收集的一百多把老式瓷茶壶。收集茶壶、老版书籍是高星的一个癖好,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是有收藏价值的,他都会倾其所有,不惜重金拿下,否则,绝不甘休。

再看卧室里,还是一个字“满”,到处都是码放的各种书籍,几乎码爆,能挂的都挂了起来,基本找不到空着的墙面了,沿着墙面的顶部是一块接一块的胡同名牌,从走道到卧室又回到走道,足有几十块,都是他从旧房拆迁地弄来的。一张双人床标志着这是主人卧室,周围有小柜和高高码起的旧书、旧物就像围墙一样,床铺就像深陷其中的盆地,成了卧室里面的卧床,只是在靠近门口的地方留出一个半米宽的口供出入,客人戏称“自古华山一条路”。相邻的女儿卧室虽然也是满档,但活动空间略大一些,能读书写画,不过写的书画也无处放,只好挂到了两个门上,一开一关飘来荡去,煞是别致。

这套房子也就是六十多平方米,可从屋顶到所有的墙壁以致卫生间都让高星利用到了极致,即便如此,每次有外出的机会,他还是大箱小包往家拎,看着这些,高星总是乐呵呵地说道:这是他多年的心血,看着就高兴。

收藏爱无价 真性情至高

高星不讲究吃,更不讲究穿,讲究随意,在随意中品悟,在随意中创作。即是一个文化人,尽管还是人保的中层。高星爱读书、爱交友。书店、书市,他是常客,不但读书而且买书,高星见到中意的书就像蚊子嗅到血一样,即刻买下毫不犹豫。有人估算一下,仅他的私人藏书,也能开个书店了。

圈内的人都知道,高星爱交友,几瓶“牛二”可以聊一夜,这可能是所有文化人的特有的情调吧。

在他的博物馆里,收藏的物品很宽泛,有着中西文化的交织,它能将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著名作家和诗人的故事讲给你听。有着汉藏文化的交流,例如藏传佛教及唐卡的传承。有着古老与现代的穿越。老木家具、旧年代文物、各样茶壶的演变和时代变迁,随手拿起一件,他就能说上一段,尽管他讲的不是很专业也并非完整,但每次收藏都给他一个收获、一个文化启发、一个铭记于心的故事,赋予了他智慧和灵感。

当有人问他这些东西升值如何?他总是淡淡地苦笑道:它曾大方地送给过朋友,却从没想到过卖。从大件到小件,每件他都是爱不释手。他不是商人,不具有文化商人的浮躁,从未想到利用收藏去投机,总他把攫取文化营养作为第一乐趣。

当有人问他有什么想法时,他说:收藏是乐趣,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私人博物馆,并且是生活原生态化的。怀旧不是简单的时尚,更不是无穷的占有,他是想让古老的时间在有限的生活空间中得以尽情地展现。

凡是去过高星“家庭博物馆”的人,都经过了:拥挤、杂乱、震惊、吸引、欣赏、品味、思考、难舍的几个阶段,从而产生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文化的感染力。

这就是高星和他的家庭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