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寻访路漫漫 只争朝夕(上)

发布时间:2014-08-29 09:22:58    作者:方磊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编者按:

陈国庆先生现任职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运城市分公司,是“历史”版主要作者之一,作为自1989年就投身保险事业的中国当代保险人,他于自身起承转合的保险事业中见证了保险在时代大潮中跌宕起伏。同时,作为一位收藏家他对保险历史更是有着痴心不渝的赤诚和追寻。从最初对中国老保险人的偶然拜访追记始,他感触到太多太深的内容,现在陈国庆先生已经决心对中国老保险人做系统和长期的寻访。而他的足迹亦已经跨越了山西地界,循着那些健在的老保险人撒下光阴和青春的留影,去挽回和抢救那些行将被人淡忘却弥足珍贵的记忆。

陈国庆先生在这样寻访征程中遇见着怎样的风景?他领略了怎样的神奇?他遭逢怎样的困途?他又收获着怎样的领悟?本报记者近日对陈国庆先生做了专访。

发掘深埋的记忆

记者:怎样一种际遇促使您开始对中国老一代保险人做系统化的寻访?

陈国庆: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单位同事母亲段淑英的追悼会上,老人生平简介的展板,赫然写着人民保险的从业经历,我的心被震动了,生活在我们身边不远的老者,活着的时候他们的保险经历我们竟浑然不觉,作为一名人保人,我们对曾经的前辈少了一份关怀。在追悼会上我也认识了段淑英的老伴金展老人,问起老人的经历,才得知金展和段淑英都是新中国第一代保险人。

参加完追悼会我萌发了一个想法: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与新中国同生共长,是中国保险业薪火相传,历史的传承。我作为一名保险人,有责任有义务寻找新中国第一代老保险人,记载他们曾经的辉煌,了解他们的苦与乐,展示他们曾经无私开拓奉献的经历,这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自己有收藏保单和保险资料的爱好,但这些东西已成静物,我们身边的第一代保险人却是鲜活生动的,是块待挖掘的“宝藏”,他们存在,是不可再生资源,是笔巨大的财富,对我们今天的保险从业者有巨大的现实教育意义。我心中有一种冲动,有一种紧迫感,作为一个收藏爱好者,过去只留意历史的落叶和碎片,而却忽视了身边更鲜活更生动更具价值的东西,我应该有所作为,推开时间之门,发掘已经被深埋的记忆,品读那些不被熟知的过往,体会老一辈保险人的艰辛努力。

记者:现今为止,您寻访的进程怎样?

陈国庆:截至目前,我一共采访了有四十几位老人,大多数在我所在的山西省,同时我也将足迹延伸到了上海、江苏、河南和重庆。现在我更迫切的想法要继续走完我的寻访之路,因为好多老人已经驶入了人生的最后光景,很多人也可能很快被辉煌的历史潮水淹没,我们今天的寻访不仅仅是对老一代保险人保险之路的记载,更是对历史的一种抢救和挖掘。

记者:您在进行系统化寻访之初是如何考量它的可行性和持续性的?什么促使您矢志不渝坚持您的梦想?

陈国庆:《中国保险报》历史版刊登我的第一篇稿子后,鼓励了我把这作为一个系统的采访,深入挖掘下去。确实在采访完金展后,当时思想上也很迷茫,究竟能寻访到多少这样的老人,心里也没有底,也不知道现在健在的有多少?他们身处何方?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保险从业者后来因为保险的停业,许多人都转到了其他的行业或者其他的单位,互相之间又缺少联系,所以现在再去寻找这些人,会面临很大的困难和挑战,在这茫茫人海如何去寻找?线索如何去找?怎样获得联系方式?成为了我面对的最大的一个难题。然而心中的信念支持我,一种激动,一种渴望,一种紧迫感激励我把这件事情做好,做下去,所以我充满激情和信心,也希望通过自己这么一个系统化的寻访来获取更多的东西,获取更多的精神营养,这就是我系统化寻访的初衷。

漫漫寻访之旅是从2011年开始的。这几年来,非常感激几位鼓励和支持我的老师。保险前辈金展老师的直接帮助我,为我寻访提供线索,人保诗人高星的指导,资深保险人成继耀、张天福对我不断地鼓励,更有每一位被访的老保险人全力配合和用心支持,这些都使得我的寻访之路能一直坚定走下去。

艰辛欢欣铺就寻访路

记者:寻访的老人是如何选定的?

陈国庆:至于老人的选定,我根据实际情况有自己的考虑。一、让现在已采访了的这些老人,把他们知道的和能联系到的人物提供给我;二、通过求助我们地市分公司人力资源部寻找线索。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人保公司工作的部分老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回人保,他们或多或少知道一些线索;三、由我们已退休的一些老员工提供帮助,这些老员工在人保工作二十年以上,也知道一些线索;四、通过我们行业的一些收藏爱好者来提供线索,比如重庆的赵同生老师是在高星老师的带领下寻找到的;洛阳的王兴民老师就是在建立中国首家个人保险博物馆张天福的介绍下寻访到的。上海的孟庆树老师是在收藏爱好者林振荣老师的引领下找到的。五、通过现有保存的老照片来进行寻访,比如我从金展老师那儿获得了部分合影照片,后来又在李饶老师那儿获得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运城分公司一张全体合影,通过历史照片请李饶和金展老师给我介绍每一个人的名字,按图索骥寻访;六、留意保险报纸上刊登的一些历史回忆性文章,一方面为采访一些老同志做了一些资料上的准备和存储更多寻访线索,另一面也和这个文章的作者建立联系,借助知情人的力量了解想寻访的老人近况,为寻访做更深入功课。

记者:您在每次寻访之前都做如何的准备?寻访的过程有哪些是必备要进行的?

陈国庆:每次寻出访前,我都精心准备好照相机、录音笔、书写笔和本,每采访一位老人之前都要编写采访提纲,进行摄影,录一段口述历史的视频,让老人签名,翻拍老照片,翻拍老人们保存的实物资料,最后我和老人合照留影。

记者:可以想见,漫漫寻访路上您有着百感交集,有着旁人无以领会的劳顿和艰辛,但您也一定有着他者无法感触的幸福和欢欣。请您谈谈您的寻访之路吧,以及在路上您的内心所思所感?


陈国庆与病榻上的李继明老人合影。

陈国庆:您说的特别对!我在寻访之路中五味杂陈。

寻访中面临的困难无处不在,最困难的有两点:第一个就是寻找难。有时就是知道了老人所在的大致地方,无论老人是身居乡村还是城镇居民楼,我去了都需要勤问路,勤打听,举一反三;第二个方面是语言沟通的障碍,不同地方各有各的方言,不要说一个市,就是一个小小的县不同的乡镇不同的方位不同的地域,方言都差别很大,所以有时和老人沟通,语言是一个困难,需要旁边有个当地“翻译”;第三个方面,有的老人听力下降,还有的几乎失聪。如张春芳老人,他从十多岁当兵,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战场,美军发射的一枚炮弹在他身边爆炸,巨大的气浪使老人的耳朵失聪。在老人的家里,我只能用纸和笔和老人交流,有时候非常想了解一些细节,但是由于沟通的障碍,心里很着急也毫无办法;第四个方面就是时间点的选择,有部分老人身体不太好或者卧病在床,早上的状态好一些,下午和晚上就不适宜去采访,如采访南京的李继明老人就事先和其家人沟通,家人说他近期一直卧病在床,只有早上头脑清醒,精神状态还可以,但一到下午和晚上,基本上就处于一种昏睡状态,所以时间点的选择也很重要。

记者:寻访之路有哪些遗憾?

陈国庆:寻访途中最怕走错路,南辕北辙,耽误大量的时间,出门在外又不得不遇到这些困难。曾经有次赶上学生放假期,火车票紧张,想节省路费,规划了一个小火车站,原计划两个小时抵达,不料路遇指示牌不清、修路绕行等原因晚上开了一夜的车,费尽周折才找到,却没有存车的地方,无奈只得放弃。

我想寻访王艺老人,但当时只知道王艺老人在山西运城老城区府东街一代居住,我在府东街转了一大圈,问了许多老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跑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打问到。后来,金展老人从他孩子的线索中得知老人在养老院,我开车接上金展一起去看望老人。

王艺老人今年八十多岁,由于身体的原因,讲话也很困难,过去的许多事已完全遗忘,我只能无功而返。得知一位朋友去大同办事,我搭乘顺风车,目的是返程路过忻州拜访张国亮老师。之前我知道他住在保险公司的家属院,当我到达忻州市区,就开始寻找保险公司。但由于忻州市内几条道路整修的原因,在市里边绕来绕去,到张国亮老师家属院时已夜幕降临。但赶到公司时我才发现公司的牌子写的是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我想一定是跑错了,因为张国亮老师是从中国人保退休的,然后我问了一下路人,路人说前边一里开外就是人保公司,然后我又到了人保公司,但到了人保公司门房一问才知道张国亮老师就在中国人寿家属院居住。只因一次问路不详细,既多跑路又耽误时间。又折回去到了人寿公司家属院,拨通张老师的电话才顺利找到。

外地寻访还经常遇到恶劣天气。那次去榆次采访姜国瑞老人,采访完天色将晚,天气突变,雷雨交加,为赶上最后一班车,我在暴雨中狂奔,浑身湿透。

再一个遗憾就是有时候老人讲的情绪高昂的时候,自己想把这段视频录下来,但是又怕起身举起相机打断老人的思绪,左右为难,犹豫踌躇,既想拍下这感人的一幕,又不敢扫了老人的兴头,如果有个助手多好啊!

陈国庆与王斌(右一)老人在历史旧照中追忆。

痛心伤怀催促寻访脚步

记者:您寻访的老人们哪些地方令您感触深切,难以忘却?

陈国庆:老一辈保险人品行和素养令我折服,是今天我们保险人为人做事的楷模和标兵。

比如:黄天福老人上世纪五十年代离开人保,在山西省新绛县二轻局担任局长,他率先垂范廉洁奉公,从来不为自己谋私利。他的几个孩子现在都在农村务农,没有一个安排到城里工作,老人的耿直无私令人钦佩。

范保元老人民国时期起在太平保险公司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人民保险总公司工作,筹建山西分公司时组织上让他去支援地方,他毫无怨言,服从组织安排,到省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接着下去筹建运城公司,他一如既往背起铺盖卷就到了运城,一直工作到退休。

记者:寻访中您有痛心和伤怀的时刻吗?

陈国庆:有。而且很强烈!黄文楷老人是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运城中心支公司的第一任副经理,主持全面工作。他工作能力强,思路清晰,兢兢业业,从不讲究吃穿。特殊年代因一句“错话”被划为右派,后来回村务农。为了写出黄文楷的故事,我专程找到位于运城市万荣县解店镇万和村的家,见到了黄文楷的老伴黄小多。我说明来意,但是老人始终戒备心很重,说到一些事情欲言又止,就是再三追问她也闪烁其词,中途老人流露了一句话:“怎么现在又调查他?”随后老人又自言自语道:“反正他死了这好多年,我不怕什么了。”我的心陡然沉重了很多,回望窗外老人住的房子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盖得土坯房,也已经破败不堪,算是整个村最旧的房子。更令我心情沉重的是老人的话,老人疑惑的目光,当我问起黄文楷还遗留下来什么老照片和保险物件时。老人说,他去世的那天全部都烧掉了,我心头升起了一股深深的遗憾。

交谈中老人讲了许多丈夫的事,那时候黄文楷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不顾家。黄小多说,她住在村里,丈夫星期天才回来一趟,往往回来还是晚上九点多,第二天一大早儿又赶回运城。后来黄小多搬到运城租别人房子住,黄文楷还是如此住在单位只是星期六晚上回来,第二天不管休息不休息,照常去单位加班。黄小多有了孩子,黄文楷还是不管家务,家庭重担落在黄小多身上,黄小多要照顾三个孩子,有一次一个孩子病了,黄小多抱一个拖两个。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黄文楷因为一句话,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被撤职。直到1979年平反,因当时的保险公司还没有恢复,组织上安排他到万荣县里望供销社工作,享受十七级干部待遇,然而工作也没有多长时间,他因为前多年的老胃病一直没有系统的接受治疗,一感到胃痛的时候,他就抓一把碱面吃,自我治疗胃病。1985年因患食管癌辞世。当我采访完黄小多,又采访了黄文楷的孩子,还采访了曾经和黄文楷一起在运城工作过几位的同事,我写成了文章《在河东开凿保险的光亮》,文章发表于2011年8月12号日《中国保险报》。过了一段时间,我和金展、武存温老人一起,带着报纸,带着礼物去看望黄文楷的妻子黄小多,老人见到报纸脸上的皱纹绽开了,渐渐地露出了笑容。

金展(右一)向黄文楷老伴展示发表在《中国保险报》介绍黄文楷的人物报道。

记者:那一刻您想到的是什么?

陈国庆:我觉得我的寻访意义正在于此。我打心底里感到欣慰和幸福。黄小多这才打开了话匣子畅所欲言,讲起了黄文楷许多的往事。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一位书法爱好者薛吉生,得知他曾在里望供销社工作,我问起了黄文楷,他告诉我两人曾是同事,老人在里望供销社工作虽不到三年的时间,却非常敬业,勤勤恳恳,单位他年龄最大,但时时处处总是工作走在前。每天早上六点钟天刚亮,他一人抡起大扫把,把供销社的场院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人要求他这样做,可这从来都是他自觉自愿的行为。每当柜台上顾客和营业员有了争执,吵吵闹闹,他主动出面调解,解决纠纷,设身处地为顾客着想,总能把事情平息好。在单位有一个二十岁出头,刚结婚不久的年轻人小胡,由于收入低,家里又要盖房子,妻子来单位闹了几回很不愉快。黄文楷知道了,主动跟小胡说:“我一个月也只有六七十块钱工资,这是我一个月工资,你拿去用吧,将来有了你还我,没有就算了。”至今小胡念念不忘。老人在自己身上很吝啬,一辆自行车已经许多年了,破烂不堪,车子浑身都响,除了铃铛不响。老人的故事得以补充和完整,我能做的,就是以寻访和追忆的形式,保留住历史的记忆,以告慰这位为河东保险事业辛勤付出者和开拓者的在天之灵。

记者:这样令人感怀而深受教益的故事,您还有哪些特别想与我们分享的?

陈国庆:李学仁老人为我讲起了救火的事。1953年的2月的一天,春光明媚,李学仁迎来了结婚大喜的日子。在运城保险公司大院里一派喜气洋洋,灶房里热气腾腾,大师傅炒菜蒸馍,李学仁穿上一身新衣服,胸前挂着红花,全体人员都忙着在张罗喜事,不料到十点钟的时候灶房不慎失火了,火苗顺着烟道窜上屋顶,木椽着了火,好多人面对此情景都惊呆了。而李学仁毫不犹豫冲锋在前,忘记了自己是当日的主角——新郎官,大家借来梯子,李学仁有股好胜的牛劲,提起水桶踩着梯子就上了房顶向着火点泼水,不料离得太近,一股气浪伴着浓烟扑面而来,一下子把他呛晕过去,差点从房顶上滑落下来,幸好同事挡住,大家七手八脚把他这位英雄抬下来,过了二十分钟后,李学仁才醒过来,大家的愁容烟消云散转而大笑不止,原来李学仁的脸成了大花脸,崭新的中山装也折皱不堪,胸前的大红花像墨染过的一样,怎么办,大家一合计,喜事照办不误,因为请帖已经发出,亲人也已经赶到,李学仁换了一身平时的旧衣服,重新买了一朵红花,洗净了脸,新郎官重装上马。

李学仁英勇救火的事迹曾被山西省人民政府嘉奖:“在伟大的爱国主义增产节约运动中成绩显著”,获得了三等劳模的奖章。

珍存与抢救“保险活化石”的记忆

记者:您认为您现在的寻访与曾经的拜访有哪些不同的意义?

陈国庆:系统化的寻访比零星的拜访,覆盖面更广,目标更明确,更有信心,更有经验。

中国第一代保险人,他们是新中国保险事业的奠基者,他们是保险事业的拓荒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渐渐离我们而去,而现在他们是珍贵的保险业“活化石”。他们身上闪烁着新中国第一代保险人不畏艰难,勇于战胜一切困难,不知疲倦,以苦为乐,以苦为荣,无私的奉献精神。他们的经历,他们鲜为人知的故事,是一个个亟待挖掘的宝贵资源,一种心底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促使我前行!

记者:作为保险人一员,您觉得为了实现寻访的意义能做的有哪些?

陈国庆:我始终有一种紧迫感和危机感,如饥似渴般想去历史中抢救和挖掘。被寻访老人们是一个群体,他们中有行业的开拓者和缔造者,有专家教授和学者,有战斗英雄,有国家级和省级劳动模范,有多才多艺者和能工巧匠,有“救火英雄”,有经济师和会计师,有展业能手等等。作为保险业的一员,我应该尽自己的一份义务,努力抢救和挖掘这些珍贵的资料。留住珍贵的老照片和保险实物资料,留住珍贵的视频和影像资料,让世人了解中国保险业的过去,了解中国人保的历史。

每当我采访完一位老人,我被感动着,被震颤着。每一次,内心都能得到净化,心灵得到升华,灵魂接受一次洗礼,是他们书写了新中国第一代保险人的风采。他们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正是用平凡铸就了伟大,他们是共和国的脊梁!我要通过寻访,写下他们曾经的辉煌,让世人记住他们,让历史铭记他们。